《当今大马》 观点

我的“让椅子飞”版本
——毫无隐瞒2.0人在现场

发表于  |  更新于

【新闻人札记】窗里窗外的编采人纪事

上星期天(13日)下午,我提前半个小时,在下午2点20分抵达沙亚南拉惹慕达慕沙礼堂(Dewan Raja Muda Musa),礼堂前方有一片宽敞停车场,把车子泊好后,往礼堂正门走去时,见到一群群“红衣人”聚集在停车场与礼堂外,有那么一刻产生错觉以为身处“红衫军”活动。

后来通过主持人宣布,才发现原来这些抢眼的“红衣人”是主办单位团结党青年团(Armada,简称团青)的成员,他们约百人,年龄在17至20多岁间。

这次的毫无隐瞒2.0论坛原订下午3点开始,但到了3点多,活动仍未开始,但礼堂内已坐满观众。

礼堂中间摆着一个红色四方小舞台,约一米高,上面有两张精致的高脚圆椅与一张高脚圆桌,舞台四方皆有观众席,场景跟政府系列对话会TN50的摆设形似。

等待马哈迪等希盟领袖到达的当儿,主办单位似乎发现,高脚圆椅不适合年事已高的马哈迪,几名工作人员赶紧上台替换成有靠背的四脚椅,整个布景才稍微摆脱TN50的影子。

舞台前方和右方是公众席,后方是希盟领袖席,媒体则被安排坐在左方。前方的观众席也有一部分预留给“纳吉代表团”(Delegasi Najib),约百张,但在活动开始前,那些席位已被观众填满。

“个人秀”演讲沉闷

这场万众瞩目的辩论会吸引约600人到场,记者们都在猜测首相纳吉会否应前首相马哈迪挑战前来辩论、会否有政府或巫统代表出席,甚或暗自臆测会否有人来闹事。

拖到下午3点40分,司仪才宣布论坛正式开始,大家精神一振,所有目光聚焦舞台,惟台上只有马哈迪和主持人,马哈迪右边的椅子空着,不见纳吉身影,现场也不见纳吉任何代表方。

接着,辩论会转变成马哈迪的“个人秀”,马哈迪开始老调重弹地追击一马公司案,并援引美国充公行动形容大马如何沦为“盗贼治国”、政府如何滥用官方机密法掩盖罪案、一马公司资金如何被用以购买粉红钻石等。

马哈迪长篇大论地重复过往论述,使得现场沉闷,部分观众昏昏欲睡甚至打起瞌睡。然而,这一切竟是暴风雨来袭前的平静。

提问尖锐气氛升温

马哈迪演讲约40分钟后,论坛进入问答环节,由于现场抛给马哈迪的问题道道颇尖锐,一些发问者的情绪也高昂,气氛开始升温。

首道问题询问马哈迪,如何“驯服”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以便他不一再倾向伊党,第二道问题则问,如何确保纳吉的犯罪记录不会消失。

对马哈迪而言,这两题似乎毫无难度。他回答,希盟如今专注打倒纳吉,包括阿兹敏也赞同,或许阿兹敏在伊党课题上有不同观点,而希盟正解决此事,最终阿兹敏将遵循希盟议程;至于第二题,他说,就算纳吉可删除国内的犯罪记录,也无法删除全世界的电脑或手机记录。

来到第三道问题,尖锐度快速升级。一名观众要求马哈迪回答,安华当年被控肛交案时是否真有罪,抑或仅是马哈迪的政治受害者;若安华真有罪,难道希盟要推举一名前囚犯当首相?这名观众的发问语气颇重,让现场气氛直接升温。

马哈迪淡定地回应:“我见安华时,安华从来没问我这些问题,他没问我是否陷害他,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一再重提仅没完没了。”

惟该名观众不满答案,连连高声喊道:“这是毫无隐瞒论坛,你应该要回答,你没回答问题。”

只见马哈迪继续说:“他(安华)都没问,我还要回答什么?”并指首相人选非由他一人决定,若多数人选择安华任相,则大家都要接受。

说完,台下传来“敦(马哈迪)万岁、敦万岁”,声声欢呼声把诘问给镇压下去。根据现场媒体观察,这名提问者正是巫青团中委法立兹(Fariz Hadi),巫青团隔天也在文告中承认,法立兹在毫无隐瞒2.0论坛上问了一道问题。

舞台前突然飞出鞋

接着,其他观众接踵发问,问题包括马哈迪如何算出一马公司有400亿令吉债务、如何确保行动党不主宰希盟、马哈迪儿子慕克里兹的政治生涯、是否原谅安华与烈火莫熄成员等。

中午5点20分时,论坛已开展一个半小时,问题来到第8道,一名站在舞台前方的男子要求发问,惟主持人要求他稍安毋躁,先让路给前一道未问完的问题,该男子不满的抗议:“这是发问的时候”,但遭现场报以嘘声。

媒体后来追访发现,这名男子是莫哈末道菲(Mohamad Taufik Abas)。根据团青团长赛沙迪,他是前团青中委。

在马哈迪结束回答前一道问题后,道菲终于有机会发问,他首先说明自己要挑起一起陈年悲剧,由于年轻人不太了解,所以他要先说一些故事,但其余观众却立即嘘声抗议这种慢条斯理,一些人更呛声,“快点发问”。

道菲反击说道:“这是毫无隐瞒论坛,不要成为‘马仔’(macai),请让我说话,在(1985年)11月19日发生一个默玛里悲剧,警方当天突击甘榜默玛里,导致4名警察及14名村民死亡,我的问题是,马哈迪你说他们(村民)是罪犯,我想问是怎样的罪犯,他们只是带巴冷刀(parang),请解释这怎么会是罪犯?他们是大马人、穆斯林。”

这时马哈迪缓缓起身说:“4名警察是空手被杀吗?当他们(警察)被杀时,他们使用标准作业程序(SOP)还击。”

这时现场报以热烈掌声,并喊道“敦万岁”,马哈迪想要继续说下去:“若你……。”

瞬间,道菲所在的观众席区,接连冒出鞋子和多个水瓶,朝舞台上的马哈迪方向飞去。

燃烧棒抛向媒体席

眼见飞物,马哈迪停止发言,但仍伫立原地,直盯前方。很快地,椅子也从前方观众席飞出,而相信是保安志工的一堆人霎那间涌上舞台,团团围住马哈迪,护送他和其他希盟领袖离开。

我和其他记者坐在舞台左方,正专注敲打电脑键盘记录,却出其不意地目睹了鞋子和水瓶直朝马哈迪方向飞去的景象。当椅子也飞起,大家才惊觉大事不妙,还来不及反应,瞬间又听到“砰”一声,远方的观众席火光闪闪,烟雾迅速弥漫整个礼堂。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燃烧棒也朝媒体席飞来,落在媒体席旁,喷出团团热火和烟雾,我下意识地抱起电脑和书包,起身和众人一起闪避到礼堂右后方。

这一刻,媒体工作者不忘发挥互助精神,一名记者“逃亡”时及时拉了同行的手,一起逃离危险。

在确定骚乱发生的那刻,心里只想怎么办新闻还没发,在烟雾来袭下,只来得及给自家的Whatsapp新闻群组发了两个字:骚乱。

“逃生”门一度被堵

礼堂顿时陷入一片混乱,有火光、烟雾、人潮散乱,骚乱声久久不散。

我、我的同事安妮(Anne Muhammad)和其他媒体工作者,与部分民众立即朝礼堂右后方移动,准备由礼堂右后门“逃生”。

惟令人难以费解的事情发生,一些人包括身穿红衣者竟堵住该门口,禁止人们离开礼堂,一名红衣人更喊道“关门关门,不要让他们出去。”

安妮告诉我,当时她也看到一名妇女带着约莫6岁小男孩,希望由此离开,惟同样碰钉。

那刻,我只想,这几名红衣人究竟是人是“鬼”,故意把大家困在礼堂有何意图?何以不协助疏散,反而堵住后门?

事后查访发现,这个后门通往后台,经此可用一条通道离开礼堂,因此这或是所谓的“VIP”通道,即保安志工队护送贵宾,包括马哈迪等人“避走”的途径。

当场捕捉“闹事者”

后门无路,大伙只好掉头,希望经由礼堂前方的正门离开。我一转头,发现火光已熄了,也再不见“空中飞物”,但骚乱声持续不散,正上演的是擒拿“闹事者”的戏码。

上述整个过程,时间极短,从鞋子飞出,到燃烧棒爆开,到火光熄灭,不过短短几分钟。此时,我抓紧机会,给编辑打了电话汇报,作即时新闻之用。

接着,我便由正门离开礼堂。步出礼堂,只见到处都挤满人,停车场也是,一时有人情绪激动呼喊,一时有人动作激烈,也有人不时拉住怒气冲冲的人,相信是在安抚对方,免冲动行事。

突然间,一群相信是团青的红衣人捉住一名黑衣男子,人群涌上前,不时有人喊道“冷静冷静(tenang)”,这名男子据悉是团青所谓的“闹事者”,只见大批人围着他,人潮推来挤去,激动的呼喊声此起彼落。

男子在人群团团包围下被带返礼堂,一阵熙攘后,人潮散去,黑衣男已不见踪影,相信已被转交给警方。

安妮告诉我,在此之前,现场民众也已逮捕另一名男子。就在步出礼堂当儿,她就见到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在礼堂外被捕,并且被人打至流血。

众人变得疑神疑鬼

“抓鬼”戏码落幕后,现场一名中年红衣男子拿起麦克风,语气激动的呼吁现场所有人撤离,并说道:“我们今天没法给马哈迪提问,但没关系,请立刻离开。”

随后,骚乱正式平息,不久,团青召开记者会表示,当场逮捕的3名“闹事者”已交给警方,并批评这些闹事者穿起红衣,冒充团青挑衅寻事。

冒充闹事的情节,使得现场所有人都有点神经兮兮起来。

骚乱平息后,我在礼堂中遇到一名膝盖受伤的中年男子,拿起手机欲拍照时,这名男子反复问我是不是媒体,更要求出示媒体证才愿意让我拍照。他喃喃自语说道:“你也可能是假扮的”。

多名保安志工在拯救及疏散现场民众时,遭飞椅击中受伤

数名媒体人员也在骚乱中轻伤。独立记者拉兹(Radzi Razak)为闪避横空飞来的椅子,跌倒受伤,被送往莎亚南医院治疗。另一名《SelangorKini》的摄影师苏阿布(Shuaib Ayob)控诉遭人推撞,膝盖挨踢。安妮也一度陷入围捕“闹事者”的人阵,难以呼吸。

一些媒体人员也遗失个人物品,如:录音笔和充电器。

马哈迪仍占舞台中心

到傍晚7点多,沙亚南警区主任沙菲安(Shafien Mamat)前来礼堂巡视,并透露警方已扣留3名男子,包括两名学院生和一名无业者,警方之后清场调查,所有媒体被迫转到礼堂外,埋头完成报道,至夜幕降临。

虽然论坛最终在骚乱下嘎然而止,但此事再度证明,马哈迪仍将占据这个国家的政治舞台中心,继续给所经之处掀起阵阵的风暴。

马哈迪昔日权倾一时,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凡出席活动,不是红毯相迎就是鼓乐齐鸣;但时移境迁,这名曾是压迫体制的一员,如今站到权贵的对立面,需要面对嘘声、口舌挞伐甚至暴力对待的风险。

在飞鞋迎脸的那刻,马哈迪的脑海中闪过什么呢?命运的巨大落差,暴力当前,能撼动这位92岁老帅的铁杆灵魂吗?

 


叶家喜是《当今大马》中文版记者。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