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的其他作品
mk-logo
专栏
2018 大选:什么才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读者特约】第14届大选应该很快就要到了。可能就是几个月以内的事。

很多人觉得大选是要评审政府的时候,其实,它也是评估马来西亚人民的智慧、勇气和素质的时候,也考验着我们对民主制度的了解、民主程序的意义,还有政治知识的渗透有多少。

在过去五年里发生的事情,国际上的政治观察家和媒体,到了这一天,会张大眼睛看我们怎样反应。大马政府闹上近代来牵连最广的挪用公款事件,被几个国家的司法部和银行彻查着,被不少国际媒体报导着,如《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彭博社》(Bloomberg)。在那样震撼的丑闻的前提下,我们是无动于衷、姑息养奸、嘻哈作乐、不当一回事;还是投反对票,把那样的政权拉下台?

如果是不当一回事,那大选后的国际头条就会是:

“马来西亚人民作出了选择,依然保持原状让前任政府继续执政。虽然这显得有点难以置信。”

过去的 505,我们的反对票得到强大的胜利,占51% 选票,国阵只拿 47%。之后,大家都朗朗上口,说我们是 51%的那群。然后,因为我们胜了人数却输了选举,开始有人觉得要变天,太难了,难道要赢得 70% 吗?

我们真的是 51% 吗?其实不是的。

关键在于VAP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看着大选的数据,发现我们并没有看到事情的全貌。

我们要看的其实是投票年龄人口(Voting Age Population,VAP,注1),那是大马可以投票的总人口,即21岁及以上的族群。

我从国际民主与选举援助机构(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Assistance, IDEA ) 的网站找到VAP 的数据(注2);然后,再去国家统计局找到了截止2015 年的大马人口结构数据,作了简单的计算,得到跟 IDEA 大约相近的 VAP 数据(除了 1999 IDEA 的数据有点“脱线”之外)。

2013 大选数据

国阵 523万7699人
民联 562万3984人

但是我们要再看几个数字:

投票年龄人口(VAP) 1788万3697-1840万570人
已注册为选民但未投票人数 210万855人
未注册为选民人数 461万5695-513万2568人
未投票总人数 662万6550-714万3423人

以 VAP 为总数的巴仙率:

国阵 28.46-29.29%
民联 30.56-31.45%
未投票 37.05-38.82%

换言之,我们的反对票在这个国家只佔30%。

最多的一群,其实是不投票的一群,达到660万到710万人,而国阵只有区区的520万人。

700万人没投票,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命运。就是在那么多人那么努力地想要拯救这个国家,上街反抗暴政,付出了心血生命的时候;700万大马人选择无动于衷、在家里什么也不做,觉得事不关己,觉得政治不是严肃的事,觉得自己的个人选择对大局没影响的自我良好感觉下,选择不投票。结果,国阵漂亮地赢得了这个国家,虽然他们只有 28% 或 29% 的支持率。

难以置信,是不是?

不投票是关键

让我们再看之前几届大选的成绩会更令人吃惊。因为 2013 年大选是个全民热烈出动呼吁投票的一次,所以那时其实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之前,更糟。

  1995 1999 2004 2008
 投票年龄人口(VAP,人)         

967万1410-

1017万5010人

1121万6640人* 1348万5960-1380万2493人 1528万3282-1569万8540人
国阵(人) 388万1214人 (38.14%-40.13%) 374万8511人 (33.42%) 442万452人 (32.03%-32.78%) 408万2411人 (26.01%-26.71%)
反对党(人)   266万7818人 (23.78%) 235万6338人 (17.07%-17.47%) 379万6464人 (24.18%-24.84%)
未投票总人数(人) 351万8601-402万2201人 (36.38%-39.53%) 458万5546人 (40.88%) 621万6604-653万3137 人(46.10%-47.33%) 712万2243-753万7501人 (46.60%-48.01%)

*没有IDEA 数据,因为不太准确,只拿我自己的估算

1999 年烈火莫熄的时候,国阵支持率明显变低了;但这些人并没有完全变成反对票,反而不投票。结果?国阵依然拿下政权。如果这约400万人把他们对政治的死心转换成反对票,国阵早在二十年前就倒台了。

2004年和2008年,不投票的巴仙率越来越恐怖,甚至去到接近一半的马来西亚成年人没有去投票,差不多等于投给国阵和反对党的人数的总和。2008 年国阵的支持率暴跌,让民联拿超过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否决了国阵三分之二,但是那一年,也是不投票率达到高峰的一年,即46%-48%。如果这些人投票的话?国阵早就在十年前倒台了。

所以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我● 们● 不● 投● 票。

不投票的人,一直都是这些年来佔最多数的一群;不投票一直让国阵稳坐宝座,甚至拿下三分之二。过去六十多年来,我们也只有在过去两届才很辛苦的否决了三分二,停止他们继续修改宪法。

所以,最可怕的是国阵吗?不是,最可怕的是冷漠及逃避政治的我们,国阵只不过有区区的平均 30%支持者,不投票的人在过去却有超过45%、接近一半的人口。是谁真正让小部分人统治着大部分人?是选区划分吗?不完全是。真正让马来西亚被小众统治大众的,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放弃了民主制度,以为单独的放弃行为不影响整体,而直接造就这个国家命运被摆佈、被玩弄、被独裁统治。

不投票,才是我们的常态。我们在上一届出尽全力,才勉强改善一点。

700万名沉默的大多数

我真的不晓得要如何再强调,投票的重要性。我们继续不投票,不单止国阵会更腐败,反对党也会慢慢变质来取得更大的支持。如果没能在把45% 不投票的人口里拉拢过来,反对党惟有变得越来越像国阵,从国阵那边的支持者,拉拢人过来,取得胜利。这也是现在发生的事。

我们越迟让这六十年腐败政权下台,只会把规则定得越低、越烂,因为我们等于告诉一切政治工作者,要拿下马来西亚政权,只能变得越像国阵。为什么呢?很简单的逻辑啊,做国阵可以六十年不倒,做好人不会赢,那谁还要做好人?

700万沉默的大多数啊,你们是不是要醒来救救这国家了?你们再不投票,一切可能没法再扭转了。

每当前线的政治工作者在奋斗的时候,谁挑战谁,就看到有人在面子书里说,“这次有好戏看了”。

我想说,在这一切的抗争里,我们从来都不是观众。我们都是正在台上演着戏的一份子。一个国家的最大悲哀,莫过于其人民以为自己是观众,但其实,他们都是主角,影响一切的主角。

现在要做什么呢?

去登记成为选民。

真的,恳求你。

虽然已经很迟,但不要再管那么多,去邮政局登记就是了。

那些已经登记的500万人要做什么?全力发挥你在你社交圈子的影响力,去保证你身边不再有21岁以上但还没登记的公民,而且登记之后在当天一定要投票。

因为你的社交圈不等同于我的社交圈,你拥有别人无法达到的群体,你拥有只有你可以达到的城镇、学校、行业、兴趣小组和年龄层。你,有你独特的力量 。

也因为你只有一票,如果到投票日那天,你静静不出声、只是默默地去投票,你没法更大地扭转现在的劣势。惟有去宣传你的想法,你的投票选择、你的一票,才可以发挥最大的力量。因为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一小批人,而是6、700万不投票的人。

一个国家伟大因为其人民伟大;一个国家有素质因为其人民有素质。这是“国家即是我们,我们即是国家”的缩影。我们要令这个国家被人瞧得起,我们自己需要先令人瞧得起。

政治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有时很累,政治有时很累,我知道。累了,可以歇息。但当这个世界需要到我们,向我们求救的声音响起时,我们还是要站出来,做我们该做的部分。

号角声已近,是时候了。


编注

文章原刊于作者的面子书,获授权转载,题目原为“2018 大选(一):什么才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注释

1.VAP 数据,请参阅此处

本数据所运算的VAP ,即21 岁以上人口的方法,是以大马政府提供的“ 0-14 岁”的人数除于14,得出一年大概多少人;然后从 “15-64 岁”的人口里,减去 6 年的人数,再加上 “65 以上”的岁数人口,以得出与 IDEA 大概相近的数据。

此数据为作者耗费多周,查核众多来源的数据所得出,希望能够让大家广传,理解不投票的问题之严重性。

2. IDEA的投票年龄人口(VAP)数据,请参阅此处。由于有关大选的部分数据有出入,作者仅取大马投票年龄人口的估算数据,而大选数据则取自维基百科,请参阅参考资料(一)。

参考资料

一、各届大选人数数据:19821986199019951999200420082013

二、国家统计局人口数据,请参阅此处

 


查看评论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