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抗争意志与持久战的典范

陈亚才

精选书摘

环顾我国历年来以及进行中的各种社会抗争,基于各种客观和主观因素,一般成败难料;在达成目标之前,抗争者能坚持多久,往往无从预估。就环保公害和社会课题而言,霹雳怡保红泥山新村反辐射运动(1985-1993)、雪兰莪八打灵17区白小“保留原校争取分校”运动(2001-2008)、彭亨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反对山埃采金(2006-2017)等,可说是比较明确验收成果的案例。这些抗争都经历8年或以上的艰苦岁月。

社会运动中的持久战,展现参与者坚定的抗争意志,以及自我调适后长期抗争的心理建设和行动投入。雪兰莪万挠新村村民反对高压电缆穿越新村的抗争(2005-2017),也展现持久战的特质。

万挠村民反对高压电缆穿越新村,历经3位雪州大臣,从国阵政府的基尔(Mohamed Khir Toyo,任期:2000-2008),改朝换代到民联的卡立(Abdul Khalid Ibrahim,任期:2008-2014),再到从民联易名为希盟的阿兹敏(Mohamed Azmin Ali,任期:2014- ),抗争运动断断续续至今已经迈入第13个年头(2005-2017)。

基尔的基本立场是支持国家能源公司(TNB),接受该公司所建议的路线,让高压电缆穿越万挠新村(Kg. Sungai Terentang)。后两者可说是凭借人民力量上台,比较会顾虑到村民的健康与安全,因此接纳和探讨高压电缆绕道而行,避开新村。

尽管民联/希盟政府对村民相对友善,也曾有新官上任的行政议员夸下海口,要在100天内完成绕道工程。但是绕道计划没有预期中的顺畅和快捷,有一段时期甚至陷入停滞不前的状态。所幸村民虽有抱怨,但始终没有放弃抗争。

万挠的抗争运动最初是由5人小组(吴亚九、王仲进、王仲辉、林成錩、张炳洲)带领。为了应对更加频密和专业的谈判,2006年3月26日扩大为万挠反对高压电缆工委会,正式通过以争取绕道作为抗争目标。

工委会跟州政府、国能、土地局不断交涉,也尝试借助朝野政党的力量促成绕道。工委会发动签名运动、展开司法诉讼以及“3月围村”等等保卫新村的行动;其中新村“8朵金花”手无寸铁,奋勇以身躯阻挡国能试图强行进村动工的果敢举动,成为村里村外的美谈。

吴丽春、曾爱金、陆美兰、梁桂娣、唐金婵、蔡金珍、李彩凤以及谢细妹,这8多金花立下保卫家园的好榜样,激励和鼓舞了许多抗争者。村民捍卫家园的行动获得肯定,荣获人民之声(SUARAM)颁赠2007年人权奖。

抗争运动促进村民的政治醒觉,掀起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雪兰莪、霹雳、槟城、吉打和吉兰丹5州变天,同时也否决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为我国政治开创新局。

万挠所在地是万挠州议会以及士拉央国会议席,则分别由人民公正党的颜贝倪和梁自坚击退代表国阵的马华公会候选人,投票结果反映鲜明的民意取向。雪州改朝换代是让反对高压电缆进入新村抗争重见曙光的关键因素。

所谓凡努力过必留下痕迹。出版此书的重大意义,在于不让青史尽成灰。刊物记载万挠村民顽强抗争意志与持久战的典范,为后世交代,激励后来者。


编按:本文原为陈亚才于2017年9月3日为《保家卫村—万挠反高压电缆抗争13年记事(2005—2017)》一书之序,作者也是争取绕道、反对逼迁万扰新村工委会顾问。本文获得文运企业出版社授权转载。谨此致谢。

欲知该书详情以及邮购,敬请点击此书介

Share this story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