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专栏
突破种族藩篱的李文材医生

长久以来,马来西亚的种族主义政治造成不少的专业人士和受过高深教育的国人 移居国外 ,或对政治采取不闻不问的冷漠态度。在怡保执业的心脏专科医生李文材却是其中一个例外。

虽然这位华人新村出生的华校生在个人学业与事业都有了成就,也反对种族主义政治,他还是留在国内並热心参与无利可图的反对党政治。

为了更深入了解这位与众不同的华人专业人士,我最近通过电邮邀请李文材医生分享他的从政理念、经历与心得。以下是我们交流的内容:

黄: 身为一位个人学业与事业都有了成就的人,你为什么不参加执政党?

李: 今天执政党的华基政党已经失去方向和执政效能,重大政策的决定权在于巫统。因此无论马华或民政党都无法改变巫统和国阵的政策,之前董教总以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口号,“护送”代表加入民政党,结果有目共睹。因此今天选择加入执政党的话,根本就是浪费青春、消耗生命。

黄: 你决定了参加反对党, 为什么会选择全新而且不能提高你个人中选为国州议员机会的公正党?

李: 1998年的经政危机,当权者滥用传媒、司法和执法机构对付前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摧毁了民主机制。在这个情况下 公正党 诞生了,过后和人民党合并,成为一个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政党。对于马来西亚的政治局面来说,尤其是马来社会,是一个新的政治局面。今天如果无法打破巫统专政的局面,种族主义将继续猖狂,在21世纪、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国家将继续背着种族政策的包袱,无法和外国竞争。 因此“去种族化”是当务之急,公正党的存在和壮大,能够促进“去种族化”的过程。

黄: 身为一个华人华校生, 你於去年在怡保举行的公正党党选中, 获得以乡区马来同胞为多数的各族代表支持, 高票中选为党中央的副主席之一。你是否可以分享你跟马来同胞交往和沟通的经验与心得?

李: 开始和我们的马来同志交往时,我们对于两族之间的隔膜感到惊讶。当“宏愿学校”课题爆发时,我们有机会向马来同志解释华社对于母语教育的忧虑。当我向他们解释华小缺乏拨款和遭受不公平对待时,许多马来同胞都会感到不可思议,同时开始了解和支持维护母语教育运动。

当公正党的华裔党员在怡保第一次举办宴会时,是在怡保一间华人神庙的礼堂举行,结果不但华社的反应热烈,马来同胞们也能够克服宗教的顾虑,踊跃出席。在2004年12月的党全国代表大会也在同意的神庙礼堂举行,对于任何政党来说,尤其是一个马来人居多的政党,绝对是空前的创举。

还有,当马哈迪在2000年国庆日痛骂华社在1999年大选前成立的“诉求工委会”时,公正党挺身而出声援“诉求工委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2000年一场公正党在霹雳打巴的政治演讲,公正党中央的领袖向上万的马来同胞逐点解释诉求的17条文,获得群众大力反应和支持。这一切证明通过交流和沟通,各族能够融洽相处。

2004年12月的党代表大会,公正党代表能够以超越种族,支持一个多元种族背景的领导阵容,证明公正党多元种族路线已经扎根。

黄: 你在公正党全国最高理事会反映华社的教育、经济和其他问题时, 有没有遇上什么语言沟通、刻板印象或种族偏见的问题?

李: 无论在最高理事会、州联委会或区会,马来语是基本的共同沟通语言,偶尔可以利用英语补充。对我本身来说,不是问题。一般上中央和州级领袖都能够以超越种族的立场、客观的探讨问题。在基层方面,在教育、经济方面,由于在国阵用分而治之的影响,还是必须加强沟通。只要是合情合理、大家都能够以“公正”原则看待问题。

黄: 巫统党外的马来社会, 尤其是中下阶层和新生代, 看来也有不少合情合理的冤情与诉求。华社应如何看待与回应?

李: 其实马来社会的贫穷率,还是相当高,尤其是乡区居民如稻农、种椰子的农民等等,都会遭受原产品价格的波动影响。我曾经到过江沙附近的马来乡村演讲,我发觉到那些马来乡村,道路和其他基本设施都非常落后,除了水、电供应以外,其他还是停留在60年代时期的阶段。因此,虽然政府发展马来乡村的拨款,远远超越华人新村。然而,许多马来甘榜还是非常落后。

许多华人新村居民面对没有合法土地耕种问题,一些马来同胞也面对同样问题。在太平后廊附近的甘榜,一些马来同胞的土地,被州政府分配给发展商。这证明民生问题超越种族,同时在一个利益至上的环境下,没有种族差异,只有剥削者和被剥削者之分。

在国阵的英语政策下,在中、小学利用英语教数学和科学,对于许多数乡区和大部份的城市学生来说,由于在家里没有应用英语的环境,已经造成学习的困难,结果导致学业的倒退。2005年初许多马来学者在一个“马来教育峰会”已经向首相阿都拉反映了这事实。在这课题上,华社必须和马来同胞合作,争取恢复母语教学的政策。

除此以外,宗教学校拨款被大幅度减少,目前状况犹如华小的处境。因此我们能够以教育权力为基本人权的大前提下,争取公平对待、公平拨款。其他显著的问题是大道收费、汽油和柴油涨价所引起的通货膨胀,由于马来家庭的收入较少,同时孩子较多,每个月扣除开销后的储蓄有限,因此通货膨胀的影响尤其巨大。同时,由于国阵贪污、朋党的文化当道,许多普通老百姓并没有拿到好处。汽车入口准证(AP)事件爆发出国阵的弊端,也让许多马来同胞大开眼界,因此,公正党顾问安华提出的终结“新经济政策”,已经道出华社多年的心声。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ADS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