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政治对话困难重重?

专栏  |  吴振南
发表于  |  更新于

【岛屿信札】

有自由派朋友兴奋地在社交媒体群组中,高度肯定马来西亚即将废死,并询问大家对政府即将提呈废除死刑的法案到国会立法的意见。

其他友人虽也支持废死,却对政府最终是否顶得住民意反弹贯彻废死则不置可否,用这友人的意见来说:“我是支持废死,但在马来西亚,事情是怎样我们知道的,呵呵,不可能。”

另一个显然是反废死的朋友,则在抱怨政府在没有听取足够的意见下,就作出废死的决策:“这种做法跟以前的国阵又有什麽不一样?”

谈话就这样嘎然而止,也无法再深入讨论,因为大家都知道,彼此价值观太过殊异,所以只有各说各话,无力开展对话。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