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华教的危机在哪里?

陈良

更新: 2019/3/4 6:15 早上

【林晃昇纪念特辑】

依稀记得十多年前,董总邀请中国暨南大学教授郭熙前来演讲。郭教授对马新华语素有研究,在会上提出多年观察心得。他认为,大马华人的华语将会像新加坡华语一样,往第二语语言发展。

此话一出,立即引来台下连番炮轰与质疑。大家一致认为,大马华教是深厚的母语教育,绝不会步上新加坡的后尘。

我当时人在现场,虽不置可否,却暗服郭教授的洞见。这十多年来,我与本地青少年有大量的接触,也留心中文媒体的语文表述。今天,我不得不承认,郭熙在十多年前的观察,似乎是越来越接近事实了。

华教欲振敝而无力

最近,董教总与独大发起“华教新路向”系列活动,华教号角似乎再次响起。这无疑是2008年董总风波后的重新出发,也是华教沉沦十年后的自救呼唤。然而,今天华教最大的危机在哪里?华教之路又在何方?这是华教衮衮诸公必须先深切审思的。

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从来都在危机中渡过,也向来都在逆境中求发展。百多年一路走来,凄风苦雨,未曾平静过。二十世纪初,华教为回应官方的管控,一种救亡的教育运动开始动员起来;进入五十年代,华教面临建国新形势,而将教育运动掀翻成社会与文化运动,汇聚成举世无双的华教运动,开创出影响深远的族群文化自强运动。

华教运动的出现,激发华人办学的热忱与潜能,也让华文教育有了明确的敌手与奋斗目标。那么多年来,华文教育的生命与精力,大部分用在对抗外来的打压围困,进而争取合理权益与平等地位的抗争运动上。

一代又一代,我们疾奔高呼,忍辱负重,团结不屈,将华教筑成了轰轰烈烈的民族事业,在全马遍地都开了花 ,让全世界都括目相看。华教,成了大马华人的一种矜持与标记。

我们从华教历史来看,敌人越强,华教就越茁壮;危机越大,华教就越有成就。然而,上世纪末以来,国际形势越趋开放,国内环境越见有利,坚忍孤守了百年的华教,却为何没迎来云开月见,反倒是欲振敝而无力?

忽略教育的本质

或许是华教百来年悲壮的奋斗史,让我们一直忽略了教育的本质,无法静心审思华教的初衷。本文开头所引述的,是楔子,也是警言,期能引起认真思考。我们可以列出长长的华教危机与挑战,但最大的危机究在何方?

今天越来越多的有识家长,甚至是华小老师,痛心割舍将孩子送入私立学校就读。说“痛心”是因为他们也同样爱华教,却不忍心让下一代被劣质的教育牺牲掉。

简单的一句,今天华教的“教育”,尤其是华小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满街蹩脚的中文

“革命革了四十年,不觉回到解放前”,似乎也是今日华教的写照,真让人心伤欲泪。奋斗百多年的华教,而今换来的是满街蹩脚的中文,以及越来越多第二语言思维的华语新生代。试问我们还有什么好自豪的?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当今华教最大的敌人,并不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由里到外的腐坏。不必等国家机器来剿灭我们,我们早就在给自己掘坟了。

但我们不绝望,我们期待危机即是转机,回归华教精神,正视问题本质,华教才能收拾旧残局,重新出征,再创辉煌。



陈良,文史工作者。

本文为“纪念林晃昇逝世17周年公祭暨华教行”系列文章之一。由董总及雪隆董联会组稿,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组织立场。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