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终结强行拆迁

苏淑桦

更新: 2020/1/15 8:42 早上
1

【边缘叙事】

2020年1月6日是泗岩沫柏迈原居民被逼迁的最后大限。自1960年代就在那扎根的三代村民接受直辖区部安排,清空原居地和领了地主七千块的补偿后,将搬到人民组屋的临时居所。

这意味着又一个位于吉隆坡市中心边缘的甘榜步入历史。至今为止,该地段并无任何发展计划,未来会怎样也无从考究,但历经几代人协力建设的社区遗迹和甘榜生活将一去不返。

村民纳晋把后院的鸡都给宰了卖钱;法雷兹把宠物白鹅寄放到姐姐家里去。那个全村共用的唯一邮箱也随着社区礼堂兼前幼儿园的倒下而不见踪影,只能深埋在这几十年来村民们的集体记忆里。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