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哀悼江燕雪 ——那些年的点灯人

陈慧思

更新: 2020/5/2 3:15 凌晨

【当今特约】

八、九年前的马来西亚前路迷茫,每一个发出声音、走上街头的人都是探路者、点灯人,凭着满腔热血就向理想出发,探索未知的未来。腐败的国阵促使一小群关心国事的母亲从脸书走到街头,坚定要求落实干净选举及还大马一个干净的环境,让下一代拥有美好的未来。在那个风风火火的高压年代,母亲的声音犹如一记清音,唤醒了许多沉睡的人,而江燕雪的声音,就是这把时代的声音。

2012年,母亲们自发组团从柔佛、吉隆坡等地出发参与一个又一个的反山埃和反稀土厂集会,并积极投身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将政治与选举改革的讯息散播到全国各地。那些年无数讲座和集会都有江燕雪的身影,哪怕刚从国外回国,碰上讲座日她仍会到场分享,捉紧每个可以传播讯息的机会。大大小小声援被捕人权斗士的烛光会,燕雪亦总是想办法到场。

428净选盟大集会来临前,母亲们发起“净选盟母亲”联署活动,号召全国母亲一起走上街头,克尽公民义务,为孩子争取一个干净的未来。这群探路的母亲感召了无数马来西亚人在428那一天走上街头,与无数同路人汇成浩大的黄潮。包括江燕雪在内的母亲们,都是那年头街头运动的造势者。

428集会以警方施暴收场,但母亲们仍无惧威胁,成立了净选盟母亲团。江燕雪当仁无惧,当上净选盟母亲团主席,过去近八年皆领导这个组织主导及参与各类活动,包括在东海岸大水灾期间发起赈灾活动、动员参与净选盟大集会、参与声援烛光会、筹划与参与各类推进人权、民主与环保的活动与联署等等。

2012年网络在乡区尚未普及,主流媒体遭到政治压制,以致城市与乡区出现讯息鸿沟 ,深有远见的她与母亲团及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的战友们深信,资讯自由是民主的要素,唯有掌握充分详实的资讯,人民才能在票箱前作出知情的选择。眼看第13届选举在即,他们决定印发民办免费报,以将国阵腐败、稀土厂、山埃等讯息传播出去。

行动力极强的他们(包括三个月前离世的包久安)在短短时间内发起网络筹款、联系印刷商、制作与发行向阳花免费报,并且还全国动员义工“扫街派报”、商家提供定点取阅等,令派报蔚成一股全国运动。那段时期燕雪积极投身其中,与大伙儿一起在隆雪华堂“塞报纸”、搬报纸、到早市夜市餐馆住宅区甚至远赴关丹、文冬、芙蓉等地“扫街”。“扫街日”总有她领军作战,大伙儿提着扩音器、沿途派报纸,燕雪则负责捉麦广播免费报带出的重要讯息。

无数个晚上与假日,战友们就跟着燕雪东征西讨。以燕雪积极的程度,实在很难想象她有一份正职,但她就是可以兼顾事业与社运,下班后再累都好,燕雪拿起麦克风就能坚定有力地分享她作为母亲要走上街头的缘由。都说她当仁无惧,偶尔去到一些咖啡店前大伙会感觉气氛尴尬极想开溜,但只要燕雪一开口演说尴尬的气氛就会一扫而空。燕雪的演说真诚、平实,就象一位朋友形容的,犹如母亲在声声叮咛,这把声音有着莫名的感染力,总能吸引食客倾听,演说完毕总有人会竖起手指赞好甚至鼓掌欢呼。

燕雪一直是战友们的骄傲。无论是站上1117人民集会向数万民众演讲,还是在咖啡店向几桌食客演讲,她关心的都是讯息能否传达出去、能否唤醒人心。她点一盏灯,再点一盏灯,总希望这个世界能因而变得明亮一些。

燕雪是个总想把自己分出去的人,除了社运工作,燕雪亦担任生命线义工多年。可以说,她乃是用生命来关怀这个世界,即使在重病期间,她仍无法停止关怀其他人。

尽管此刻这个美丽的灵魂已离开了我们,但我们相信,这位当年在黑暗中给我们点灯探路的母亲已成灯塔,继续点亮我们的道路。灯塔背后,是给她最大依靠的丈夫与两个孩子——谢谢你们,深深鞠躬。


陈慧思,曾是媒体工作者,目前留英攻读政治与国际关系博士学位。

编按:江燕雪,是一名母亲,也是净选盟母亲团主席,本月20日因肠癌离世。她自2011年第二场709净选盟集会起,开始参与公民运动;隔年,在净选盟3.0集会(又称“绿色盛会”)催生净选盟母亲团。此后,她便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积极在“妈妈群”中推广公民意识。2013年,净选盟母亲团获颁第4届公民社会奖

更多关于净选盟母亲团和江燕雪的新闻,请点击此处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