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疫情时“看见”移工:共情的伦理思考

颜仕宇

更新: 2020/10/20 2:47 凌晨

大专论坛】青年进击,世代革新

数月前回国,回家路上在雪兰莪与森美兰州的河境边界遇上警察临检,过程显得格外森严。顺利通行之后,父亲拉上车窗,语气一如平常地说,“最近警察比较严,尤其是车上如果载着外劳的话,肯定会被请下车。现在外劳都到处乱走,疫情很难受控。”

自疫情爆发,国内部分舆论将群聚感染归咎于外籍移工(注一)。媒体报导借助官方的话语权威,使社会民众也相信移工不检点的生活习性和不愿配合检验的低落卫生意识,助长了病毒的扩散。

数月前,外媒播放一支争议性纪录片,揭露移工在疫情期间的不公处境。公权单位指控片中受访移工批判政府,破坏大马在国际的声誉,因此谴责外媒报导并下令取缔和遣返片中移工。政府甚至在官方社媒平台上,发布受访移工的个人资料,以追查他的行踪。不料,这竟获得一票网民的响应。最后,该名移工也已遣返回原生国。

本质化的污名

移工合法性和人数暴增的问题在我国不是新议题,这当中牵涉到客工利益以及跨国中介的庞大商业链。不过,移工个人在迁移体系中没有话语权,经时间累积下,早已成为大家视为不见的日常现象。令人困惑的是,为何偏偏在疫情这个时间点,政府与民众均有默契地针对边缘群体,并发起猎巫的行动?回看网络上的言论,他们与移工也不是真有什么深仇大恨,反之是假以国家正义之名,恶言相向地逼迫移工走向绝境。

疫情之前,社会习惯将移工统一视为来自低度发展国家的“外来劳动者”。事实上,他们千方百计找机会离开贫穷的原生地来到大马,从事一些多数国民避而远之、低薪又肮脏的体力活。他们束缚于临时雇用契约,沦为可抛弃的劳动力,甚至成为企业雇主为了节省营运成本,而高压控管的牺牲品。

举凡各类政策分析和经济发展报告,移工的劳动经验和生命价值都简化为可供核算的商品生产总值,或是执法单位评估治安效率的指标。目前,国内法治条例无法让外籍移工成为合法公民,严防他们与国民通婚,否则将会撤销他们的工作准证。这有违人道的法例显示,地主国将移工排除在外,不认为他们是有情绪、思想和欲望的常人,甚至以此预设他们为本意不良的潜在罪犯。

疫情期间,全民更在民族国家、“大局为重”的共识下,短时间内将移工塑造成共同的敌人。这说明了地主国如何因移工群体的特定职业属性和族群身份,而强化他们是“天生”的社会乱源、难以受控且非法存在的形象。说白了,这些指控都是一套种族阶级建构的过程。地主国为移工贴上非公民身份标签,削弱他们行动的自由,剥夺发声的机会,最终还以驱逐出境来压制他们的反抗。

这些外籍蓝领阶层仿佛没有完整的人格和自主情绪,永远受限于无以表述的“危险异类”这一族群修辞之中。国家掌权者认为,移工是抢占国民工作机会的外来者,或是不具公民资格的道德低落者。无论是何者,掌权者抱持着“移工带有原罪”的立场,皆呼应了移工面对社会的污名凝视。此次疫情所带来的生活失序和恐慌,合理地揭示了移工会成为众矢之的原因——社会根深蒂固的阶级政治,是一套人群分类明显的界线。

翻转视角的可能

我们与“外劳”之间,是否只能永远维持着本质差异的距离,而没有其他生命交融的可能?前面提到的族群阶级,多是政治行动和市场运作的建构结果,而不是客观存在的范畴。因此,这也表示我们还有另一种视角翻转的可能,让平民百姓可以从日常经验,反思“外劳”的生命涵义,并挑战官方论调所形塑出来的社会距离。

我们与移工的日常纽带,包括通婚、情感陪伴、家庭照护和资源分享,是在复杂动态的社会互动中产生的,更是国家治理所无法容纳与理解的另一种经验汇流。我们究竟是否只能从“外来廉价劳动力”,这一种僵固而无生命创造力的面向来理解“外劳”,还是能够以人性共情的角度来重新划定彼此之间的交际?

共情(Emphathy),即有意识地换位思考,理解别人的处境和行为目的。不同于同情心,它更强调试图贴近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对方,从彼此的差异去寻找共鸣。它主张的绝不仅是天真的善行表现,反而是敦促我们对彼此的文化历史要有纵深的理解,迫使我们思辩污名歧视背后所潜藏的政治经济结构问题,以避免先入为主地断定彼此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换言之,我们分类与合理化人群界线的标准不只限于法定形式,更不应该崇拜现有法规为一切。除了以身份证件来确认一个人的合法存在之外,日常交汇经验或许能让我们发现,移工并非完全地不同于“我们”。在疫情危机当前,这些日常经验可以避免我们惯性诉诸于国族情操,同时更有意识地自我警惕,国族情操并非是调解生存危机所仅剩的语言。


注一、选择以移工来替代国内惯常称谓的“外劳”一词,表示我的立场主张跳脱“外劳”所预设的外来者差异的法定本位视角,并对照migrant worker的原意,强调回到该群体的跨国迁移特性来看待他们的主体身份。


颜仕宇,森美兰州的爱猫者,国立台湾大学人类学硕士,关注婆罗洲环境政治与能源企业、原住民族知识产权和土地法、多元性别、影像民族志等公共议题。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大专论政】青年进击,世代革新!诚挚邀请国内外大专生投稿,冀望鼓励大专青年以积极进取的精神和学理训练针砭时弊,点评校园民主、世代交替、文化消费、性别边缘等政经文教课题,反映青年世代的关怀。。投稿须知请点击此处,稿件请寄至[email protected]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