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游行vs吉隆坡的游行

发表于     更新于

作者:房怡谅、姚文杰

(注:房怡谅为世新大学社会发展所的学生)

12月9日(周六),当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一群律师浩浩荡荡举行进行着争取“集会自由与人权”的游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台湾首府台北市同时也有一场游行活动在进行,那是来自印尼、泰国、越南、菲律宾等东南亚籍外劳争取休假的大游行。

台湾有36万多的外籍劳工,其中16万是家庭帮佣,由于外劳不在台湾劳工法的保护范围,因为外劳的劳动条件不受法令保障,连基本的休假权利也没有,因此常有传出有人三年内得不到一天的休息,而这个由台湾国际劳工协会所发动的游行,其诉求是呼吁台湾政府重视基本工权、基本人权,让家庭类劳工也拥有劳动权益保障,得以休息、放假。

歌舞表达诉求与嘉年华无异

在12月9日当天,来自台湾各地超过两千名的外籍劳工以及台湾本土各界人士,共同走上街头,以站出来、身体力行的方式共同争取休假的权益,并以华语、英语、印尼语、泰语、越南语与菲律宾语喊出“我要休假”的各语口号,一致呼吁外籍家庭帮佣也需要喘息休假,更应纳入劳工法的保障范围。

有许多在台湾辛苦工作的外劳都没有获得平等合理的对待,但他们在12月9日都心平气和地出席游行,与自己的同乡、外国以及台湾朋友一起透过以“游行”的方式表达其愿望,而在游行的过程中,参与者都非常遵守规矩,以喊口号、歌唱、演奏、跳舞等方式表达诉求,甚至还有剧团朋友穿上创意打扮的服饰参与游行,大家都露出灿烂笑容,整个过程跟嘉年华会没有两样。

谁说集会游行就一定会煽动情绪、破坏国家安宁呢?除了要表达“我要休假”的意愿之外,大家都有一个共同意识:没有人要来找碴或捣乱,大家只是来表达意愿,希望台湾社会能听到他们的心声而已。

而作为人民公仆的“警察”在游行中最主要的任务就只是维持秩序而已,游行从台北最为繁华的忠孝东路(SOGO商圈)经过光复南路,再走到国父纪念馆集合,这整整四小时的游行里,只有十多名警察与志工站在路旁维持交通秩序,大家也都非常配合。

大马警逮捕人权日前夕游行

反观同一天在吉隆坡举办的游行,非常讽刺的是,在世界人权日的前夕,仅有百多人的和平集会游行竟能获得警方的“高度重视”,出动近两百人的人力来监视游行的进行,而原本被允许进行十分钟的和平游行,最后因警方反悔食言而解散,警方随后在游行解散后开始逮捕游行参与者,而逮捕理由竟也没有告知,无独有偶地,台北外劳争取休假权益的游行与吉隆坡律师争取集会自由的游行,都是在两地的SOGO百货公司附近开始。

从11月10日的黄潮以来,大马的警察,将人民的和平集会视为毒蛇猛兽,将人民妖魔化成恐怖份子,将人民的诉求描绘成会引起种族冲突,而政府动辄以内安法令扣留和平示威的人民,出动整个国家机器的力量去对付人民,游行一直都很和平啊!是政府唯恐天下不乱,用水炮、用逮捕、用强制解散、用各种罪去让人民屈服,不正视人民的诉求,不倾听人民的心声,打压宪法赋予人民自由集会的权利,这样的政府如何进步?又如何继续获得人民的信赖?

同样是“游行”,对比台北与吉隆坡这两个场次,实在是差天隔地,也突显出大马的自由与人权的权利争取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其实,在12月9日台北的游行里,我们身上也有洒到一些水,不是警方的水炮,而是微风习习,将国父纪念馆喷泉里喷出的水花,吹到在旁边席地而坐的游行民众。希望有一天,我们能自由游行,从国家艺术广场一路走到国家英雄馆,大家汗流浃背时,可以被那里的喷泉喷一喷,不也很快乐吗?谁说集会游行一定不和平呢?套句巫统吉兰丹州哥打巴鲁区国会议员查益依布拉欣的话,游行只是一场运动而已嘛。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