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观点

他们只关心安华能否当上首相

发表于  |  更新于

upm student proceeding 221107 sitting in front upm 2008年6月6日,全国36个青年团体发表了《 青年与大专生宣言 》。阅读了全文以后,身为大专生的我不禁要为宣言的进步性拍手叫好!一个感觉直接闪入脑中,“吾国有青年与大专生如斯,前途可期也!”。

奇怪,这般美好的感觉怎么与现实中的无力感如此相左?

大专生的冷漠和无助

再次仔细端详宣言的标题,“青年与大专生宣言”。咦?怎么不曾听过身边一众青年与大专生朋友谈论宣言中的事项呢?

“阿强,你觉得有必要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吗?”

“地方议会选举?什么来的?哎呀,这些政府的东西,关我屁事啊?”

“阿明,你觉得马来西亚应该实行最低薪金制吗?就是让那些贫穷的工人能够过日子啦。”

“哎呀,顾好你自己就好啦,管那么多干嘛?这种贫穷问题哪里是我们这些大专生可以解决的?”

友人们的回答如此干净利落,如此头头是道,如此理直气壮。

大专生团体青黄不接

student anti auku parliament pc 080508 02 堂堂“青年与大专生宣言”八个大字,听起来还真声势浩大,实际上却明显有唬人之嫌。且不说青年团体,仅就宣言中36个团体中的大专生团体而言,学运、马大新青年、理华、北华等各大专华文学会就不见得有什么代表性。

在学生政治冷感,对社会漠不关心的大环境下,这些进步团体在吸纳会员与教育方面皆面对严峻挑战,有者更濒临青黄不接与没有会员的危机。在会员寥寥无几的情况下,更妄谈什么代表性了。

宣言不过一纸文件

说得透彻一点(希望不是残酷),所谓“青年与大专生宣言”无非是36个团体里高高在上的几十位“头头”联署发表的一纸文件。团体中大部分会员对这份宣言可说是没什么参与感,甚至是不知情的。若将《青年与大专生宣言》看作是全国青年的心声,未免贻笑大方。

年初的308政治大海啸,为我国多年来仿佛一沟死水的政治局势掀起层层涟漪,令到国人开始有勇气编织国家前途的美梦。可悲的是,在这场历史性政治海啸中,大专生可以说是缺席的(尽管一小部分投入了助选与新闻工作)。

放眼世界各国,大专生在在扮演着社会良心、人民喉舌的角色。相较起在野党敏感的政治立场与非政府组织议题的局限性,大专生更有条件挺身而出,将人民的声音传送到全国各地。

除安华,就剩吃喝玩乐

有朋友说,我国政治局势的转变让人开始关心时事课题,重视民生状况。然而,就我个人在大专中的观察,这样的说法似乎很难成立。大专生们的生活重心依然离不开吃、喝、玩、乐,对社会的弱势群体依旧漠不关心,对种种恶法视若无睹,对汽油涨价逆来顺受。唯一热衷的课题,无非是安华当不当得成首相(也有人说这已是一种进步)。

尽管一些思想进步,生性乐观的朋友会出言安慰,“慢慢来,我国大专生已经渐渐改变了。瞧,他们不是在讨论着安华的事情吗?”奈何,恕我悲观,我仍对我们大专生的社会冷感(在此不用“政治冷感”)与功利心理感到无比失望。

当你鼓励同学上街头示威,为遭剥削的劳动阶级争取最低薪金时,他们会说你是极端份子;当你号召同学到白小去帮忙筹款,为捍卫母语教育尽一份力时,他们会说你是种族主义者;甚至你只不过是邀请同学出席分享会,了解城市开拓者被逼迁的事件,他们会为你扣上“反政府”的大帽子。

期待社会良心的苏醒

upm student hearing 191107 lee song yong 在我们当今所谓“高等教育学府”,正义已无立足之地,功名利禄成了大家眼中的唯一。我们似乎忘了,是谁在每一年缴税,让我们得以接受高等教育;我们似乎忘了,当我们成为社会中一小撮有幸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之际,多少不幸的人在不公平制度下惨遭剥削,连三餐温饱都成问题;我们似乎忘了,何谓“饮水思源”,何谓“取之社会,用之社会”。

我开始怀念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那群不顾一切,与华玲农民与打昔乌达拉城市开拓者站在一块儿的大专生。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像他们一样,堂堂正正扛起“知识分子”、“社会良心”的旗帜呢?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