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宫的绵羊

    发表于     更新于

他是总会长

他是知识份子

他敢'敢言

'对反对党小小的缺失

他举起刚劲勇猛的阳具日以继夜地扫射

日以继夜,"将"'磨成绣花'

'对私人床上的宽衣解带

他"起"德的尺狠狠"在那有谋位潜能的"人的掌心

不包括其他正常"人'自己,偶"在国外的勃起

'对巴"港口46亿自贸区的舞弊

他捡来一块抹脚布轻轻地"拭

轻轻地,不让'花宝典"上一丝尘埃

'对巫统无法无天的祸国殃'

他温""贴小心翼翼怕吵'恶狼的午睡因而沉默地规劝

纳吉听不到,报章的头条自然也听不到

他是总会长

他是自宫的绵羊

他叫岳不群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