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大马是咒语?

    发表于     更新于

拜读“凶凶利利的牙”大作〈 “全'大马”成马华大明'' 〉,'想这个所"的“利牙”,可怜还在''着陈年牛皮,对时势变化,视而不见,"一种简"二分法看问题,"一个事后诸'亮。

"年行动党提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在"治对立以及种族"治的氛围底下,各自都有不同算盘,巫统那里可能买单?何况在李光耀的"治议程里,孤注一掷,早就算计好出走。如今大言责难"时的马华眼光不够长远、不够成熟,完全没有全盘审视"时的"治环境,就好像责难父亲为何不早早在隆市买下一块烂泥地,等它变成武吉免登留给自己。

马华以前不敢啃声,华社诸多责难,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翁诗杰在马华60'年党庆上,公开而"坦然的承认马华过去是犯下"误。知"能"是好事,重新站稳脚步"弃因循再出',更是难能可贵。

坚决表达要求新首相的“全'大马”概念必须透明、公平,不要沦为"治口号,表达了华社的心声与关切,何"之有吗?这显示新马华领导层的担"。

但在“利牙”看来,完全无视过去巫统霸权心态施"记录,随手就扣上帽子,还要马华解释。'看,对“利牙”而言,马华表态有",不表态也"。要解释的是仁兄你,你凭何认为之前的马来西亚有公平地落实惠及全'的公共"策?

如果讥评马华像马戏团里的动物,'看“利牙”'像是拿着缠脚布闻香的老奶奶。不把赶快把那块缠脚布丢掉,需要往"''的会是你。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