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大马汽油津贴、规划经济国策之弊端

李明仁

更新: 2010/2/25 12:27 中午

自70年代起大马发现油田之后,国人庆幸自喜,以为百年有好日子过,以当时的1800万余人口量一个净出口石油国家赚取外汇,补贴生活必需品,反惠于民,减低社会生活成本,巩固政权,国人安居乐业,居安而不思危,但石油这种资源,是不可能百年用之不尽。随着人口增加,石油资源的减少,从净出口石油国家到净进口国家,逐渐已经超出政府所能承担的了。

30年来,虽说国人生活安逸,没与其他国家那样受到世界石油价位的波动起伏,但如深一层去探讨,我国是以本身国有稀缺的资源,不可继续发展的经济模式,日复一日补助其他国家经济发展如欧美近30余年。

举一个例子,在没有引进外劳的年代时,我国民是以自己廉价的劳动力,付出艰辛的努力,丢掉国人宝贵的健康根本,耕耘自己的农作物,不作息生产电子产品出售给发达国家,以美国为例,我们卖给她的是以我国汽油津贴制度之下,低于国际石油价位的附加物品(含低估的国人工资薪金),而向美国买回来的是以她近于国际石油价位的附加服务和物品,确实倒贴他人,资助他国发展。

而近10几年来引进和应用外劳效益,无非是要持续国家低廉经济模型的成长,却不及时发奋探讨可继续发展经济观和如何去转型,反而坚守本土油价,不让它逐渐自由浮动,却紧绑国油外汇所得来给以本土油价财政补贴,即不能松绑释放国油外汇所得以其更大化的利用,也没更有效的去推广发掘国家长期可继续发展的经济效益,加上政党贪污腐败,种族政治民粹,国油管理不当,消耗自身民族国家长期利益。

因此,低油价压着各个社会生活成本和收入所得,自欺欺人出售他国所谓大马制造 “有竞争性”的廉价产品,低估国货应当原有成本和更高的回收收入所得,无形中压迫老百姓应当的收入,即又流失与国际接轨高水平生活的契机,不是明智之举,更何况国家与社会还要付出更高的成本来应对外劳所带来种种低收入国家的社会问题。

这样,长期恶性循环,30余年过去了,相对比起其他国家,我国倒退了10余年。

石油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必需要物,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离不了它,这里,我就用国际汽油成本来做一个简单,同等平台的比喻。

如今大马95号一升为马币1.80,其它国家没有汽油津贴政策下95号汽油一升为大约马币3.20。大马2006年GDP国民人均所得7千余美金(而2007的大马官方还没公布告示),按照大马国情,GDP成长率为4-6%来计算,那2009年GDP国民人均所得为7000 x 1.06 (2007年) x 1.06 (2008年) x 1.045 (2009年) =  美金8200。 如再加上恢复接近国际原油价位的原则,以95号一升为马币3.20来计算,那大马国民人均所得的付出成本应当为3.20/1.80 x 8200 = 美金14600。这一计算就轻易把大马归纳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其实这算法,真正意义是反映出大马国货真实的原国际成本和国人应当的收入所得。

所以,把汽油价位回归到国际水平石油价位是个转型,也是走入高收入国家计划之一步,是必然要走的路线。但如何去把握?

我想,随着油价“正常态”后,万物之价也随着上涨,这时国民应认知事理,百姓应对水平也要优化,把竞争能力有所提高,工资薪金也要逐步加快上调以反映国民更优化的竞争能力,同时,整顿重整国家总税收政策,除基本食品、统制品、水电费,教育和居房产外,全面实行基本消费税但税率不宜高(1%-2%),把基本消费税平常化纳入各个阶层社会,进一步减低企业与个人所得税率,如从26%调整到16%,减低过路费,免掉轿车路税,更进一步减低水电费,岂不更能和邻国他国竞争,这样,可以减低国民生活成本,提高国民可支配收入所得与生活水平,这是上策。

说到这里,君不见如今当局也来这一招,把军警“加薪”了,作长期政治算计,以免为患,呵呵,有关优化的能力还没提升呢。我在想想,如果把有关的KPI连接于工资薪金上调,我是不反对,比如犯罪率,人民投诉率,老百姓事件处理成功反馈率等。

话又说回来,国民在逐渐具备更优化竞争能力和工资薪金上调的同时,如果完全取消国人食品津贴,基本统制品以及水电费等种种财政津贴经费,老百姓可能有一段苦日子过,我想,食品津贴,基本统制品的种种津贴与水电费辅助等仅能减少到一定的水平,这水平可以合理维持符合最低社会工资薪金群体的人道补助需要。

大马是个全年阳光普照,雨水充足的好地方,这水与电低成本也就是大马特色,就是“可继续发展的经济”和“有竞争性”的软实力。如仅为了减少政府补贴开销(因含管理不当,烂摊子以及浪费,成本加乘),也想把水与电费调高以收回成本,不去充分考虑长期利用这些资源,给以长期科学规划,投资和管理,没把它利用价值最大化,是错误的政策。

我猜想以当今国情,中央会先把水与电费调高,来个“先上船,后补票”方式,收了老百姓的钱再去作长期科学规划和投资,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一来一往,退尽国家可继续发展和有竞争性的经济契机,如大马再退5年,真无所谓?

有人建议积极改善公共交通系统与设备,以提高公共交通使用率来进一步消化正常化后的汽油价所带来的冲击是完全可行的,一来减低国民生活成本,二来刺激国内经济。但我想大马实行“锁国”政策,不敢开放轿车行业市场,不论国产车“傻瓜”还是“苯鹿”,或海外品牌当地本土组装还是海外组装进口,价位都是超高,科技含量不符合现有官方建议出售的实际价值。

如能减低国民购车成本,不止减低国民生活成本,也符合国家长期利益之一,这“买车易,养车难”的科学道理才是符合现代高收入国家可继续发展观的经济模式,才是经济转型重点之一,大马要“解放思想”,国产“傻瓜”还是“苯鹿”,或任何国内行业市场,要去掉“锁国”经济政策,要“改革开放”,才是个强道理。

当今新中国大陆的共产主义,虽只有70-80年历史,但人家不惧怕与欧美资本主义来个较劲与竞争,早已放弃所谓旧思想红色共产主义,革陈弊政,修明法度,日新月异,坚持节操即法不阿贵,不拘身分举贤授能,合理性的选拔培养注重人才,国家走上富强的正确道路。

正所谓“不论大马马来人、华裔、印度人以及其他友族,只要能付出经济贡献的,就是好大马人”。我想大马受英制资本主义思想,阿拉伯千年高度科学文明和悠久清真至善教义,以这些背景的大马,难道还不能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真有点摸不着。

无限游览方案
每月

~RM12

马上订阅
您可随时停止续订
通过网站和App无限游览
可参与评论
先收藏再阅读
付费方式
已经订阅?
登录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