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为何外资却步?

陈亚伦

更新: 2010/8/3 5:24 凌晨

2009年流入大马的外资重挫81%,贸工部长慕斯达法认为不严重,并辩称我国乃重质不重量。这是一贯性的官腔,政府不及时纠正错误,令市井小民感到遗憾。

部长此言差矣!外资应重质重量双管齐下。目前全世界都广开市场,争相招集外资。外资愿意进入一个国家,显示它们对那个国家有信心。我国目前的经济环境,并不是轮到我们挑剔选择的时候。当我国内部投资环境不理想,恐怕不是我们选择批准不批准外资申请的情况,而是相反的别人选不选择进来。

大马在1970、80年代的经济,是许多亚洲经济劲敌感到惧怕的亚洲小虎。以前我们的经济竞争力排在中国、台湾、韩国、泰国、印尼和新加坡前面,而现在我们却落在别人后头!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外资甚至不足我们那什么资源都没有的弹丸邻国新加坡的十分之一。除此,有迹象显示,向来被国人认为经济很落伍的越南和柬埔寨也快要追上我们了!所以希望官老爷们予以重视我们的倒退,不要再找藉口自圆其说了!

我国得天独厚拥有大量天然资源,尤其是石油,难怪新加坡资政李光耀认为大马应该比新加坡更富有,无奈新加坡今天的人均收入1万5000美元却比我们的7000美元多一倍。首相纳吉在4月宣称要在10年内使国人增加到1万5000美元。这是否意味着我国比新加坡落后十年?

外资撤离及没有新外资进来,原因主要围绕几项东西:一、我们的经济政策是否有吸引力。纳吉的新经济模式仍然摆脱不了新经济政策的马来人股权。纳吉提倡一个马来西亚,却又在保守的马来人施压下,不敢斩掉马来人股权,使得新经济模式模糊。其实许多外资正在观察纳吉是否来个大开放,但若新经济模式乃是新经济政策的外在包装就免谈了!大马这只亚洲小虎长大了,然而保护主义却使到大马变成今天一只没有了牙齿的老虎!

二、我们的政治吵吵闹闹,屡屡出现跳槽事件。霹雳州的变天,及雪兰莪州和吉打州酝酿国阵夺权的威胁。是否想过都是民联议员退出政党,却变为支持国阵的“独立议员”,那是什么诡异?政治不稳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平定下来,那肯定使我国进一步错过很多外资的机会。

三、我们的人力在量方面明显不足,不过这不是太大问题,可以引进外劳。问题是人力的素质有限,我国过去30年已经大量流失许多人才,因为行政偏差,许多非马来人不获机会而移民及被外国聘用。除非我国公平对待各族优秀生和人才,不然我们只一味为外国花费培训人才,消耗国家资源。

四、我国的政府部门官员贪污问题严重,我国必须解决。尤其要晓得来自先进国的外资,这些商家的国家廉洁指数是排在前面的,他们做生意靠讲信用及正当管道而不是靠台底交易的。

五、我国的司法接二连三发生令人质疑偏颇掌权者的判决,令外资欠缺对它的信心。所以,我国必须决心扶正司法独立,不受政治势力左右。

注:作者部落格 http://allenstae.blogspot.com/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