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多元与单一源流教育之辩

松松

更新: 2010/8/24 10:52 上午

身为华裔的我们普遍认为,要保留多源流教育制度,主要的原因离不开饮水思源、马来语在国际舞台不实用和中国的崛起。

我们也相信多源流教育制度阻碍不了种族的团结与宗教的和谐,好比一杯萝卜鲜奶,虽然鲜奶与萝卜的味道是天涯之别,但当它们搅拌在一起的时候,不愧是杯好味道的饮料!

而迦玛的立场是将多源流变成单源流教育制度,理所当然母语和所有课程的媒介语也将使用国语。他的看法就是多源流教育制度很难真正造就种族与宗教的和谐,更不用说国民意识和爱国的情操。迦玛当然不是要我们完全不学华语,而只是将它摆在第二位罢了。他的论点可以为证?

他的论点从古至今都有例子。古代,秦朝统一了多源流文字,成为单一文字,也是汉字的字形结构基本定型,影响深远。单一文字也让秦王朝不管是在政策或经济更上一层楼。

现代,日本和韩国是典型成功使用单源流教育制度的例子。我所谓的成功是指国民意识和爱国情操。日本以他们的族群为豪,享有八个诺贝尔奖得主。韩国人民更在金融风暴体现他们的爱国的情操,将家当也借给了国家。

反观我们会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豪吗?你会不会在金融危机时献出你的家当?相信普遍人民会回答:傻的才会!

当然,我们不可否认也有许多单源流教育制度的国家也有种族与宗教的冲突。但这的多元观点激荡对话不就是我们要的吗?这也是言论自由所扮演的角色,即从不同角度去探讨一个问题!

注:作者部落格 http://issueword.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