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来函
拒绝“呐粹式”的反应:回“七孔生烟”

我实在不想占黄明志的名声,不过也要实话实说我是一个柔佛人,跟他来自同一地方,麻坡。我是未曾留学海外的一个山芭佬,祖居在现属于礼让县的华人小新村。小村一向来受到慕希丁的政治庇护,基本设施也过得去。

“七孔生烟”

说柔佛华人亲国阵,也是一知半解的想法。308投柔佛国阵的华人最多在50%左右,70%比重的亲巫统马来人是柔佛州成为国阵堡垒的主因,华人只算是陪太子读书。

我与黄明志真人是不认识,也无私仇。你要捧他为“民族英雄”是你的自由,我对他的所做所为的评价是对华社害多于益。

我完全不苟同他的表达方式。他的勇气顶多是愚勇,至于他的用心是牺牲国家的利益以求达到他个人的目的和名气。

他公开大肆侮辱女校长的人格是会激怒马来人和其他讲道理的华人、印度人等。我也是忍不住,才站出来替女校长讲几句公道话。

女校长案件是问题的症状(symptom),不是根源(root cause)。侮辱马来女校长也是在侮辱自己的智慧。政府的双重标准是天下皆知,批评矛头应剑指国阵,不是女校长。

难道华社六百万人要轻易被“呐粹式”的煽动短片扯着鼻子拆腾,情绪化去跟马来人搞种族对抗?马来人社群已出现一个受保护的Perkasa,华人想以硬碰硬,再鼓吹一个黄式的Perkasa是愚不可及的策略。

即使民联赢了,也是赢了战争,失掉战场。失败的一方也会采用黄明志式的战略来反扑。以暴制暴,冤冤相报何时何了。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华人和马来人极端分子会占据政治主流,把国家带向万劫不复的动乱的方向。

想说一句,我没有资格去代表柔佛华人说话。我也很想打倒国阵,不过不是通过谩骂和煽动种族情绪的方法。以个人浅薄的能力,一年里已能够列出74项 向国阵说不的理由 。说我不痛恨国阵是言轻了。

民联想攻占柔佛,先撇掉跟黄明志的关系吧。我个人是不会投一个搞“呐粹式”大团结的华人政党。

若赶走一头恶虎,迎来一头凶鳄是对民主的大讽刺。多数马来人是温和派,华人不需要用闹事的方式去激怒马来温和派,白白拱手让马来极端派争取到他们的支持。另一方面华人也要全面拒绝走极端路线的华人,向以暴制暴和低俗恶意手段说“NO WAY!”

注:作者部落格 http://www.nkkhoo.com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