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捍卫华教的真正底线:回应贾光骅

退休教师EJT

更新: 2011/2/28 11:12 上午

拜读贾光骅君〈 华教的底线,进一步退三步:华教前途堪虞 〉一文,可以感受到贾君对华教前景的忧虑。贾君认为,在1987年华小高职事件中,华教领导人为了捍卫华教,可以抛头颅洒热血;但在当前华小被派来不谙华文的国文科老师的课题上,华教领导人却委屈就全,只能争取华小一二年级由双语老师教导,造成不谙华文的老师逐渐派来华小,华教的最后一道缺口可说已经被撕开。

无论如何,笔者认为贾君把1987年高职事件和不谙华文的国文科老师混为一谈是不妥当的,因为这两者根本就是不同的议题,而且也有着不同的背景和发展渊源。贾君应该先对华小国文科老师的事件作出全面的了解才做出评论,不然就会引起混淆,甚至是误导读者。

高职事件涉及的是华小的行政人员,包括了正副校长职,明显是当局蓄意改变华小的企图,从行政和管理上下手,以达到变质华小的目的,因此华社群起反对和抗议。

至于国文老师事件,主要是教学方式的问题,也就是语文教学有效性的问题。事实上,早在高职事件发生前,也就是70年代开始,华小国文和英文课,就已经有不谙华文老师来教导。由于这些都是受训教导国文和英文课的老师,所以当时并没有引起议论。但是到了80年代末,被派到华小的不谙华文的国文老师越来越多,甚至超额,使到一些国文老师被安排教导美术和音乐等科目。由于这已违反了华小非语文科目必须以华文教导的原则,因此华社就大力反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董教总、全国校长职工会和马华公会于1989年3月进行会议,讨论国文老师超额的问题,并达致4点共识,即(1)不谙华文的语文老师不能教导非语文科;(2)教育部必须调走超额语文教师;(3)教育部将发出通令,凡是有语文教师兼教导非语文科目的学校,将采取行动根据第(1)项原则加以纠正;以及(4)教育部须为华小训练足够的华文教师和双语(华英或华巫)语文教师。

虽然如此,当时大家并没有针对语文老师的资格进行讨论。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演变后,一些办学者才提出相关问题:到底华小国文科是由掌握华文的双语老师来教导比较有效,还是由主修国文的单一语文老师来教导就可以了?基于种种主客观的因素,华社基本上都认为政府必须为华小培训具有华文资格的双语老师来教导国文科。无论如何 教育部却坚持在教导学生学习第二语言的问题上(例如国文),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双语教学,而是全面采用单一语言教学授课,因为教学过程中,若老师采用双语教学,将影响学生掌握有关的语文。

虽然如此,华教工作者还是极力争取由双语老师来教导国文科,特别是低年级的学生,根本没有国文的基础,一旦由不谙华文的老师来教导国文科,其教学效果可想而知。在不断的争取下,2001年1月,内阁终于通过华小一二年级国文科须由双语教师执教的决定,以避免华小学生的国文学习受到影响。

遗憾的是,内阁的这项决定并没有获得全面的贯彻,而陆陆续续发生过多不谙华文的国文科老师被派到华小执教的问题,并再次引发华社的大力反弹。几经波折,内阁再次于去年11月确认其在2001年1月有关华小一二年级国文科必须由具备华文资格双语老师教导的决定,而教育部也于去年12月发出正式公函指示各州教育局必须遵守此项决定。

由此可见,不谙华文者担任华小国文老师的事件早在70年代就已存在,并不是现在才发生的问题。华社很早就提出培训掌握华文和国文双语老师的建议,惟这没有获得教育部的正视。无论如何,近10年来,教育部的师资培训人数与需求脱节,结果导致国小国文老师过剩,而且问题日益严重。为了解决这些超额的语文老师没有工作的问题,教育部就以华小缺乏国文科老师为由(指华小安排华文老师教导国文科是不对的做法),借此名正言顺要把这些主修国文,但却不谙华文的国文老师调派到华小,结果引起华社的非议。

笔者认为,在不谙华文老师教导华小国文科的问题上,涉及到教学方式的争论,这是个教育专业问题,因此必须从语文教学的规律,结合实际的教学情境来详加探讨。教育部认为,要达到第二语言教学的最佳效果,就必须排除双语教学;相对于华社来说,培训双语老师来教导第二语言才是最有效的教学方式。无论如何,不管是教育部还是华社,至今都无法有根有据地提出哪一种教学法来教导国文最有效。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目前首要的工作是华社,特别是教育工作者必须要对华小的第二语文教学进行深入和全面的研究工作,以向教育部提呈具体的建议,并作出合理的争取。希望在各造的努力下,能够为华小非母语语文课的教学,寻求更为有效和妥当的教学模式。从广义而言,这不单单是华小的问题,而是整体的教育问题,因为淡小和国小也都同样有学习非母语语文课,因此都会面对类似的教学问题,这是政府必须严正看待,以确保各源流学校语文课的有效学习。

其实,华小在英文科的教学上,也同样面对不谙华文老师来教导的问题,但是却鲜少听闻争议的声音,这感觉相当吊诡,到底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华小学生在英文课的学习上难道就没有面对同样的问题吗?因为不管英文还是国文,对华小而言都是第二语文,其情况应该是相差不远。笔者认为,这也是值得大家去了解和深思的问题。

总而言之,在华小第二语文教学的课题上,华教工作者应该是时候集思广益,通过种种管道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报告,包括举办研讨会,收集国外教学的例子等等,以向教育部提出最适合华小第二语言教学的方式,这才能真正保障华小学生的学习和华教的发展。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若把只能争取到华小一二年级国文科由双语老师教导,形容为华教的最后一道缺口已经被撕开,这个说法太言过其实了,因为关键是,我们要从教育的角度去探讨怎样才能够在华小有效教导非语文科,当然这过程中,也必须考虑到华小的特征绝对不容被侵犯。但笔者相信这两者并不是相对的,一定会有妥当的方案,只要大家能够理性和专业的加以探讨。

事实上,华小真正的底线,是必须确保华小的主要教学和考试媒介语不能够被改变,也就是说,除了语文科,华小其他各个科目都必须以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这是不可妥协的大原则。另外,就是必须确保华小的高职,也就是校长和副校长都必须由具备正式华文资格者担任,否则就是撕破华教的缺口,严重影响华教的发展。这两项大原则是全体华社必须坚守和捍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