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孩子,靠别人来养

    发表于     更新于

日前副首相在中国接见了当地的大马留学生,表明将和中国政府签署教育协议。随行的蔡细历更表示,两国将相互承认彼此所承认的国内大学学位,换言之,所有中国政府所承认的中国国内大学学位,大马也会“全盘承认”。

吊诡的是,根据数据显示,现今中国的大马留学生有2000人,持统考文凭前往中国留学的独中生每年约300人,以就读科系平均三至五年计算,在中国的大马留学生至少有1000人。这也就是说,蔡细历的“全盘承认”,有一半所承认的学位,都是凭着统考文凭到中国留学的独中生。这个计算只是在中国,其他国家如 美、英、澳、港、新等的“全盘承认”更是不计其数。

独中生六年的政府华小教育后,选择六年的独中教育,换来的统考文凭却进不了本地国立大学。成功申请奖学金或是家境富裕的,就能到海外升学。兜了一个大圈,才获得我国政府的“全盘承认”。

做个简单的比喻:这个父母辛辛苦苦哺育的孩子,小时候吃自己父母种的米,中学的时候选择别个牌子的米,大学时更跑到了隔壁家吃别人的米。吃饱了,父母竟然对这个看似不听话的小孩说,如果别人家的米是好米,你才是我们的孩子,否则你以后都甭想踏入我们家一步。

这不是很奇怪吗?自己的孩子,死都不要养,靠别人来养,养得好,才能带回家。然后别人养到肥肥白白后,还不知廉耻地说:喂喂喂,他其实是我们家的孩子!纪家葵、潘建成、林伟豪、蔡明亮等等扬名海外的独中生,新闻标题大大地标榜着“大马人”,但你懂是谁养大的吗?

我曾经属于这群孩子,我也会问:我不是在大马出生吗?我不是个百分百的大马人吗?我为什么不能进入寄宿学校?我为什么不能就读玛拉工艺学院?大学预科班为什么只收10%的非土著?我又为什么不能拿着统考文凭申请本地国立大学?我这个一等公民,到底享受了什么所谓公平的教育政策?也就是这样,我高中二后放弃了独中生身份,考了大马高等教育文凭,才能如愿进入本地国立大学就读。

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却是华社引颈长盼的期 待,也是个不能不继续争取的斗争。政府之前派了的糖果,从一个大马公司颁独中生奖励金,到独中生就读本地私立大学可申请高等教育基金,再到独中生海外留学 后可回国当公务员——诸如此类的小甜头,其实到喉不到肺,政府对统考文凭还是推三拉四的,一个“拖”字诀要你耐心等候。

首相纳吉在政府转型计划下启动招揽人才政策,从五年内所得税率保持在15%,到免税购买两辆本地组装轿车,都急着要在海外的大马专才请回国服务。要纪家葵回来?要潘建成回来?为何不要对症下药,认真的思考,要怎样才不把人才送出去?当然,独中统考文凭只是人才外流的冰山一角,公平廉洁的政策、前瞻的发展蓝图、尖端的科研技术等等,都是相辅相成的“留住人才配套”。

亲爱的政府,自己的孩子,请自己来养。

注:作者部落格 http://kfcdelicious88.blogspot.com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