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来函
慕尤丁重写行动党史

我们那“尊贵”时而没脑的副揆慕尤丁,在一下乡活动中声称行动党是“倾向一种族的政党”,“他们从来不曾委派马来人参与大选,且旨在华人为大多数的选区上阵”。这位“尊贵”的副揆在去年巫统大会中提议,要中学生被迫历史科及格,搞笑的是,单看慕尤丁的历史成绩单,便足以拿“F”,“肥佬”是也。

行动党去倾向一种族,是国阵分治政治所导,巫统在巫裔选区侮辱行动党、马华在华裔选区恐吓,以致行动党长期无法获得多数巫裔支持,仅能在华裔为主和混合选区获胜。自308后,主张多元政治的民联三党已竭尽最大努力,尤其以行动党为例,尽力在拉拢巫裔党员加入、争取巫裔选票、栽培巫裔候选人,这是国人有目共睹的事实。

遗憾的是,国阵种族主义大毒草根深蒂固,要拔起并不容易。他们继续双面夹攻,巫统眼见马华已毫无用处,使尽全力向巫裔贯彻不实的“反马来人、反回教”,借此继续恐吓和妖惑巫裔选民,妖魔化行动党是“华人沙文主义政党”、“共产党”;马华就讽刺行动党搞单一政党、搞“神权”回教国、分裂华人。经比较一番,无疑觉得国阵“人不像人,鬼不像人”,是个严重患上精神分裂症而乱吠、乱咬人的疯犬。

在行动党草创时期,马共还打着游击战时,1966年成立后的第一届中委内的巫裔高层有副主席诺吉蒂(Mohd Nor bin Jetty)、副总秘书再因阿查哈里(Daing Ibrahim Othman)等,成立的六个支部主席华、印裔都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已无关乎新国,而是行动党成立以来的终极目的,就算是近年推广的“中道大马”理念,亦是前者的延伸。

60至70年代的行动党,可谓全马第一个实行多元主义的政党,内部执委的种族分配均匀:1972年的妇女组执委的副主席、委员;1973年社青团执委的副主席、助理秘书里都不缺巫裔同胞;其中还有印裔、欧亚裔等。

行动党“不曾委派马来人参与大选”吗?这显然是逃避事实或BTC的人所言。1969年大选中,已故行动党元老依布拉欣辛格(Ibrahim Singeh)当选霹州打巴区代议士,以及森州斯里路沙的哈芝哈山(Haji Hassan bin Haji Ahmad)等二人。无可否认,自国阵成立直到种族主义英豪马哈迪时代后,行动党在巫裔为主的选区难有突破,就算委派巫裔党员上阵亦很难获胜,而迫使行动党攻打以华裔为主的选区,以致局限了自己的斗争目标,反复被扣上“华人沙文主义”。行动党中委里就有位屡败屡战的阿末顿,虽然没有胜过选举,但他无愧是最忠诚巫裔行动党的之一。

阿末诺(Ahmad Nor)于1990年中选为槟州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是行动党的第一位巫裔国会议员。1995年大选中,行动党更是派出了十个巫裔候选人竞选九个州议席和两个国会席,不巧的是,丹绒三役面对行动党史上又一次惨败,因而导致这些巫裔候选人全军覆没。

据林吉祥的文告指出,行动党曾一共有六名马来领袖中选,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派出最大规模的巫裔候选人的次数不多,但历届大选中行动党亦尝试委派各个族群的候选人,在更多的混合选区上阵,最显著的成绩当数2008年。巫统和副揆妖言惑众的行为举止着实让人作呕,先不说远的,不妨回看上个月的砂州选,行动党在成邦江选区既派出了土著候选人里安吉玛多纳上阵;还有武吉哥打,一个马拉瑙人占多数的混合选区,派出了华裔候选人梁广耀。而且,2006年所派出的土著候选人比起今届州选还要多。

国阵一贯奉行种族分化和极端主义,犹如在国阵里就天下太平,孰知种族政治在国阵成立的那天始,已严重蚕蚀了大马的世俗化多元民主国家的地位,将它转换成党国不分、种族关系和宗教和谐恶化,由贪腐的官僚资本主义所领导的极权国家,有朝一日唯恐将导致大马沦为混乱的失败国家(failed state)。民联各政党已尽最大努力,争取公正与平等的民主大马,吓得国阵反复语无伦次,什么极端言行举止和奸诈无耻的阴谋都耍尽,一直用“种族主义”、“分裂多元”来随便扣帽子。

若慕尤丁强硬实施历史科须及格的制度,那么大马的莘莘学子无疑就得吃苦,就算考试不“肥佬”,也被迫灌输国阵党国一体、国阵就是我国历史、“马来主权”等的伪史观,到时不被考死都变脑残。更何况,我们“尊贵”的副揆和“一个大马”幕僚都残到可怖的程度了,叮咛他们千万别加害于大马人民呐!

注:作者部落格

http://anti-generationism.blogspot.com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