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届大选:对抗幽灵,救国救民

    发表于     更新于

“马来西亚反对派谴责执政国民阵线使用卑劣手段来争取11月29日星期一大选的胜利。 反对派又指责国民阵线在情势不明朗的选区造出二十多万假选民,给政府投票。反对派发言人说,很多被发现持有伪造身份证的选民都是出现在总理马哈蒂尔的家乡吉打州。”
 
那是BBC中文网1999年11月27日的新闻 报导摘要 。当时烈火莫熄运动方兴未艾,马来社会因 “安华事件”掀起空前反风,马哈迪政权岌岌可危,不少人认为国阵会失去三分之二的国会多数优势。

选举成绩揭晓,巫统—国阵获得56.53%的选票,在192个国会议席当中,赢得148个,即占了76.56%;替阵虽获得42.39%的国会选票,却只拿下23.31%的席位,或42个席位。当年的投票率高达69.33%,即在956万4071位合格选民当中,有663万1094名选民出来投票。

确保《丧国大业》如期上映

12年过去了,马哈迪已退居幕后,假选民的大戏尚未下画,反而越演越精彩(还加入生物指纹识别系统的高科技特效),卡士阵容越来越壮大(可能涵盖15国的临时演员),确保这部空前大制作的《丧国大业》如期上演。

强权大手笔投资的《丧国大业》其实只是新瓶装旧酒、沿用12年前的剧本,不值半颗星的低劣作品。然而,如果它成功上映,国家破落、民生凋敝,指日可待。

12年前,马来社会野火狂烧,马哈迪为抵御回教党和公正党的攻势,必须向华社借水救火,于是接纳华团诉求,以讨好华社。(借水灭火成功后,马哈迪指控诉求工委会为共产党,巫青团则恫言放火烧雪华堂的故事,大家都已耳熟能详。)

另一方面,他通过马华挑动华社畏惧保守回教的神经线,并将回教党描绘为类似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宗教极端份子,令华社厌恶回教党,疏离与回教党结盟的行动党,转而支持巫统—国阵,缓和马来票流失带来的震荡。

 “其中一个广告发出警告说,投票给反对派将会损害他们的宗教自由。这个广告描绘了一帧中国人在佛寺朝拜的照片被撕毁。”当年的BBC新闻网如此报导。

把宗教当成变形玩具

风水轮流转,今天的反风之强,远超12年前,尤以华人居多的城市选区刮得最劲。于是,纳吉从其 “亚父”马哈迪那里偷师,在马来人居多的乡区,制造类似12年前华社一度经历的不安和恐惧——宗教信仰受到威胁,用尽手段让马来票回流。

当年华社的 “恐惧因素”(fear factor)是回教党/塔利班,而今天巫统—国阵在马来社会散播的“恐惧因素”变成了行动党/基督教教会。可恥的是,12年前巫统—国阵玩弄神权回教国课题,12年后则操弄基督国、基督教威胁论,把宗教当成变形玩具,可随意拆装组合,时正时邪,那是对宗教最大的亵渎。

操弄宗教或许有助于选情,但强权要的不只是胜利,而是压倒性胜利,即否决三份之二的国会多数优势,才能让首相成为大权在握的真命天子,否则充其量只是个跛脚首相,随时踉跄滚下台。

林吉祥曾败给幽灵选民

因此,12年前在野党对巫统—国阵的指控——制造成千上万的假选民,12年后依然有效,而且证据确凿。

事实上,早在1999年大选的前一周,时任民行党总秘书林吉祥在11月24日的一篇 文告 ,揭露他所竞逐的升旗山国会选区,一共发现了279名幽灵选民,分布在打枪埔8栋组屋内,平均每一栋有30个至40个幽灵选民。正如林吉祥的预感,他在国州选区皆铩羽而归,其中国会选区以104票微差落败。

在这12年来,选委会矢口否认有所谓的幽灵选民,其举证就是反对党在2008年赢得不少议席,以及回教党在吉兰丹执政22年,却对在野党提出的各种实质证据,包括已故选民的名字仍在选民册,有者还 “阴魂不散”前往投票,以及最近的非公民变选民的丑闻─“米斯玛门” 。

选委会所谓的证据连小孩都可以反驳,若按其逻辑反证确有幽灵选民的存在,我们可以这么说: “如果没有幽灵选民作怪,国阵早在2008年倒台”, 以及“国阵不拿下吉兰丹,就是要以此来掩饰大马没有幽灵选民,以便幽灵选民可在其它更重要的州属肆虐”。(亦可如此推论:国阵让回教党执政吉兰丹,就是它具有可利用来炒作回教神权国、恐吓非回教徒的价值,藉此赢得非回教徒的选票。)

法庭证明幽灵选民存在

无论如何,法庭已在2001年证明幽灵选民的存在,扇了选委会和巫统─国阵一巴掌。当年法官莫哈末卡米尔(Muhammad Kamil)宣判1999年沙巴立卡斯(Likas)州议席选举无效,其中包括证实投票日当天出现幽灵选民、非马来西亚人民出来投票。

幽灵选民的存在已是铁一般的事实,只有幽灵选委会、幽灵政府才无法察觉其存在。“尘归尘,土归土”,管治幽灵归阴曹地府,人民需要的是一个完全由合格选民选出的民主政府。

宗教和种族议题被翻来覆去炒了数十年,一切对强权有益的营养几乎流失殆尽,人民更对此感到索然无味,或许在资讯口味单调失衡的乡村还,但若要赢得口味多元开放城市选区,唯有加拌幽灵选民,强权的权力飨宴才得以开席,连摆5年。

要如何拒绝成为强权刀叉下的美食佳肴,任其去皮拆骨?难道面对来势汹汹的幽灵选民大军,我们只能束手就擒?在议会选举制度下,选票是我们的武器,是改变自身命运的炮弹火药。因此,唯有集合足够份量的选票,才能将强权顽固的江山炸开,开辟民主之路。

踊躍投票抵销幽灵冲击

我们无法复制选票,却可以制造选票,也就是注册为选民,然后在选举当天踊躍投票,设法将投票率推至最高点。

以1999年选举为例,当年只有69.33%的投票率,若提高10%的投票率,意味将增加超过95万张的选票。假如在野党的指控属实,有逾20万个幽灵选民搅局,那么所增加的10%选票便足以抵销幽灵选票的冲击,当然前提是有关选票都倾向于在野党。

鉴此,当强权把非公民、外来者变为选民之时,我们更应竭尽所能把身边的亲友从非选民转变为合格选民,唤醒他们的投票意识,影响他们的投票取向,将沉默的选票化为 “向强权说不、向幽灵说不”的响亮声音,阻止《丧国大业》在马来西亚上映,因为我们的国家正在步向崩溃边缘!

那些居住国外的合格选民、那些对政治冷感的合格选民、那些立场摇摆不定的合格选民、那些对幽灵选民懵然不知的合格选民、那些完全将命运交给强权的合格选票……都是决定国家兴败存亡的关键选民。

沙巴困境大马未来问题

马来西亚未来面对问题,可能就是当今沙巴陷入的困境——国土被非公民所侵占,如大马选举观察网络协调员黄文强所言 : “1960年的沙巴和2006年的沙巴,其实已经差不多变成另外一个国家了。”

披露 ,沙巴在1960年拥有32%的卡达山人,但却在2006年剧降至17.76%;华人则是从原本的23%的比例下降至9.6%;原本在1960年只 占0.4%的马来人,却在2006年暴增至11.48%;而最显着的变化是,2006年的沙巴人口,有25%是非大马公民。

一张选票变为一磅炸药

12年前,在 “烈火莫熄”运动熊熊燃烧之际,强权成功以种族宗教议题分离民心,浇灭改革锐势;12年后的709民主之行使各族紧密结合,开始意识彼此为命运共同体,寻求改变的志向、追求改革的步伐,是前所未有的相契相合。

我们没有催泪弹、水炮、手枪、C4炸药,我们手上只有选票,但其威力C4更强大,可以炸碎我们经年累月忍受的不公不义。

我们投下的一张张选票,就是一磅磅炸药。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