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沙巴为何天天停电?

神山客  |  发表于  |  更新于

沙巴为何天天停电?说起来有一匹布这么长。但,总结来说,国阵政权难辞其咎。众所周知,马来亚于1957年独立,迄今54年。沙巴于1963年通过加入大马取得独立,至今48年。快近半个世纪了,谁在做政府?经过十个大马发展计划和沙巴发展走廊,请问:沙巴发展在那里?

沙巴青蛙部长陈树杰最近在向人民解释电费起价时说,“过去28年来,联邦政府总共拨款28亿元予沙巴改善电供”。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些钱去了那里?人们所知沙电公布常年开支预算中,每年都拨出五千五百万元作向独立发电厂购电及用作20年以上陈旧老爷发电机的维修费用,只是拨出象征性600万元作为购买新发电机。而事实上,却没有添购过一架新的发电机,直到首相干预拨款为止。数十年来,沙巴就全靠这些可以送入博物馆的老爷发电机发电,断断停停、停停断断,几乎无日无之。

终于人民火滚起来,向新首相纳吉陈情,获得了额外紧急拨款2600万元,作为购买20部新发电机,每部可发电1兆瓦,然后送往各地区,以解燃眉之急。后来,又被人发现首相所批准之款项,未被善加利用以购买新的发电机,有人将之偷龙转凤,把一批在Langkawi用过之二手发电机送来沙巴。虽然如此,沙巴停电情况才算略有所改善。

去年3月间,联邦能源、绿色工艺与水务部长陈华贵发出豪语,声言如果沙巴每一名电流用户每年平均遭受电流干扰,即系统平均中断历时指标(SAIDI),到了2010年12月31日,没有减少至每年平均每人700分钟,他和沙巴电力私人有限公司(即沙电)董事经理巴哈林丁都会自动辞职谢罪。无论如何,他强调,他的去留,最终还须交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决定。

他也说,联邦政府决心改善沙巴电供问题,并在第8大马计划和第9大马计划,分别拨出31亿令吉和27亿令吉,以解决电供问题。单是为了降低系统平均中断历时指标,就花了4亿6千8百万令吉。后来据报停电率降至690多分钟,差点儿将逼使陈华贵挂冠而去。不过,沙巴消费人质疑此一统计的可靠性,因为统计资料不透明,全由沙电黑箱作业,与人民每天感受到频频停电有很大的差距。接下来,就是今年2月16日,沙巴州政府宣布在东海岸停建燃煤发电厂。其代价是要作悔约赔偿中国承包商高达美金2250万元,折合马币近7000万元。这些钱最终又不是全由人民来买单。可是,作出此一愚蠢决定的相关人士却不必负上任何的责任。世界上也只有像国阵这样无能的政权,才会发生此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真是Malaysia Boleh!

沙巴州政府是在五年前表明有意在拿笃兴建燃煤发电厂,遭当地人民反对后,又计划搬去山打根。但,同样遭到反对。“沙巴未来团结联盟”(Sabah Unite to Re-Power the Future,简称Greensurf)曾经拉队到吉隆坡国会抗议,大力反对在沙巴东海岸兴建燃煤发电厂,当时还由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代表政府接受抗议者所提呈之备忘录。民众认为一旦建成燃煤发电厂,将会对附近森林及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破坏和影响。再说,沙巴并非燃煤原产国,沙巴有的是石油和天然气,令人不解的是,国能和沙电管理层为何舍石油而取燃煤来发电,实在颇为耐人寻味。

据说,整个沙巴的电力需求量是750兆瓦,但目前只能供应800兆瓦,所以一旦州内任何一处的发电厂出了状况,电力供应短缺,就会出现。于是乎造成有些地区停电,或者实行分区配电。好笑的是,早几年联邦负责电力能源的部长拿督林敬益医生、国能和沙电高层人员,曾不时斩钉截铁地向沙巴人民作出保证,一旦沙巴东海岸和西海岸的电缆连线工程竣工,东西海岸电力可以互补,到时停电将成为历史。事实结果是,沙电创造了新的停电历史。沙巴东西海岸电力不但无法互补,反而变成互相拖累,“大家抱着一起死!”

追根究底,沙巴停电问题之所以会发生及演变成痼疾,全系管理上问题。国能及沙电管理层,数十年来全系旧面孔,绩效差劣,高傲固执,好像国能主席廖莫宜被问及沙巴除了兴建燃煤发电厂外,然道没有其他办法可改善电供?他的答复竟是一锤定音:“没有其他办法,也没有其他可替代能源”,委实令人震惊不已!国能及沙电方面只会把亏蚀连连归咎于偷电,可是对取缔猖獗的非法移民的偷电活动,却一筹莫展。尤有进者,国能及沙电对本身员工的纪律,却非常松弛,有人甚至将滑机油偷出外卖及协助外人偷电。因此,国能及沙电在指责外人偷电时,必须先检视本身员工有否像普通人一样依时还电费?有否涉及偷电?吃里扒外,监守自盗?如此,才能令人信服。

现在州政府虽然宣布停建燃煤发电厂,但却未宣布替代能源,以及如何和何时才能解决沙巴的停电问题。人民难免怀疑此点又是国阵的“权宜之计”。因不久即将举行大选,原已声名狼藉,泥菩萨过江的国阵,害怕输脱裤子,失去江山,只有采取缓兵之计,以疏解民怨。但是,一旦再次保得江山,又将换回另一副嘴脸。正像当年老马接受华团备忘录时,满口应允,万事OK。过后,再次赢得大选立刻变成另一副嘴脸,尚且大骂华人是共产党,并承认用此一“权宜之计”骗取选票。

笔者相信,大家对此事仍然记忆犹新。同样的例子,1994年大选,国阵为了在沙巴打败团结党,向全沙巴人民公开作出许诺,一旦国阵赢得大选,保证100天内改变整个沙巴面貌。现在,七年过去了,沙巴在国阵治理下的面貌依然故我,甚至变得更加苍白可怜!明乎此,实在不能怪责人民对迩来首相的开放论调持保留态度。

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沙巴人民有了多次受骗的经验,在未看到任何行动证明前,绝对不会再轻易相信国阵政客的任何保证。故此,州政府宣布停建燃煤发电厂仍被视为是大选前的“障眼法”和“权宜之计”。人民肯定懂得用手上的一票去挫败言而无信的国阵政权,送民联入布城,在大马完成政党轮替,实践两党制。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