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的其他作品

随着安华提废除高等教育基金和提供免费教育,学生与民间舆论不断,支持与反对者不分上下,各有说法。我国政治就是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非重量级政治人物不谈的课题,民间就不会刻意去思考和辩论。无论如何,免费教育是值得研究一番的课题。教育费并非免费,始终要有人负担,而支持免费教育者选择了政府。在大马就比较幸运,因为有天然资源——石油成为支援免费教育的主要来源,可是在辅助官联公司的政策下,大部分的盈利已被私人界拿去买贵画了。

提倡免费教育,或者赋予教育的基本权利,主要是没有不分种族宗教国籍,都获得教育的机会。姑且不谈高等教育,教育最基本教导人类读、写、听以延续思考,可是现实的问题是穷人没有经济能力应付不需要学费的学校但杂费电脑费等一连串的费用,让穷人喘不过气。未来的日子里,马来西亚人民还要付费上第一夫人的学前教育课程——PERMATA钻石幼稚园,一项大马教育私营化的大计划。以前的橡胶园园主有提供简陋的幼稚园,过后世界种植转换为油棕园,园主不再支援幼稚园,只剩下简陋和远距离的政府小学。届时文盲的巴仙率可能恢复非文明时代的情况。

贫富悬殊和国际趋势

无论学者认不认同马来西亚是实行资本主义或半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仍然无法掩盖贫富悬殊的残酷事实。根据National Employment Returns(NER)的调查,34%的员工收入少过RM700,低于贫穷水平线,37%员工收入介于RM700与RM1500,总的来说有72%的员工收入少过RM1500,而且过去十年的工资涨幅只有2.6%。你家前面的云吞面价格十年内涨了多少巴仙啊?每年经济的成长值千亿声,不乏劳工阶级的付出,但都被资本家、大财团等富人直接或不直接的榨干了。没有穷人制度化的被榨取,就没有累积财富的富人。基于这项原因,我国个人所得税制度等其余的税收、津贴制度就发挥了‘纠正’社会不公的角色,包括高收入者被征收更高的所得税巴仙率来津贴穷人的基本开销。

世界各国的税收和津贴制度随着苏联和美国冷战的开始与结束也趋向一面倒的局面。冷战期间,各国包括美国纷纷实行了福利过政策,当时的竞争是围绕在谁能提供免费教育和医疗制度,而且各国向财团征收相当的高税收以津贴基本开销,大马在80年代的公司税高达40%。苏联倒塌冷战结束后,各国开始竞争获取大财团的投资而下降公司税、私营化等符合资本家的政策,因为它们以为资本主义的繁荣时代到来、相信资本集团为人民带来进步的社会经济。但是,免费医疗教育依然继续,若一次过取消这种利民政策,肯定带来人民的反弹。同时,国债趋势的到来并向全世界散播,也就是开销多过收入的赤字经济预算案,造成了今天欧洲的债主危机和宽松政策,而大马就有破产的‘论述’。

教育私营化只利于朋党

若说马哈迪是大马的私营化之父,那么纳吉是教育私营化的凶手。时任教育部长纳吉落实一系列的私立高等教育,包括拟定《私立大专法令》引入双联课程,批准大批外国在本地设立大学,开启高等学府的竞争市场、修改《大专法令》把浓厚商业味道的董事局代替学术性的大学理事会、大耳窿高等教育基金也在那时候成立。其实高等教育基金不是帮助非土著的学生,而是支援朋党私立学府,获取更多的学生,结果学生欠了一大笔的债务。拿个例子,国立大专设计学学生的学费加生活费的贷款三年不过2万马币,号称最便宜的私立大专拉曼大学的同样科系贷款要4万,学费就占了3万。2010年的数据,20间国立大专有476, 780名学生,460间私立高等学府则有541, 629位。很明显的取消高等教育基金贷款最令私人高等学府头痛,因为学生没有财务能力去所谓的贵学费=高品质的学府了!

到底谁成为了私立学府的受害者? 某私立学院每年生产‘过量’的护士,不但获取护士机构(Lembaga Jururawat)的及格率70%比国立的90%低,而且只有40%的毕业生得到相关工作,护士和医生一样,刚毕业一定要在短时间内开始相关工作,否则他们将轻易忘记所学过的技能。这些受害者平均每个人欠5万马币的贷款,就算得到职业只有区区几千块,你叫他们怎么还?那到底谁是得利者?据悉,某高官近亲就是这学院的高层,这间学院于2009年赚取9740万马币!这是市场机制“隐形之手”的特效吗?

取消了高等教育基金,谁最担心?

取消高等教育基金机构不止毁了私立学府,也毁了银行和非国家银行管辖机构的投资。高等教育基金的最大来源来自公积金,其余的分猪肉给了跟某高官近亲有关联的银行:2009年的年利高达5.9%,即4.2亿令吉,由政府担保。国阵政府为了朋党什么都担保,就是人民的饭碗不保。公正党说用债劵和国油盈利取代了高等教育基金。其实债劵的方式只是把债务从左手转去右手。始终政府要归还债劵持有者所借回来的钱和利息(dividends),债劵购买者不可能购买没有回馈的债劵,它和股票的分别是债劵是不看市场的浮动。

至于公积金,理应是补贴劳工在退休后的生活费。它现在已沦为不合格银行贷款标准的政府计划主要投资和贷款来源,比如“我的首屋计划”,贷款100%仙给月收少过三千购买40万的屋子。与美国房产泡沫的前奏一模一样,鼓励贫穷人士多花未来钱,刺激消费以达到经济效应。结果超出收入能力贷款者面对房产被没收的下场。如今变成没能力还债的学生的主要来源,不论是税收还是公积金,都遭殃了劳动阶级的血汗钱。国油的盈利必须补贴回给公积金。

那个安哥不爽用纳税人的钱津贴免费教育,就算他知道公积金是高等教育基金的最大来源,他也不会也不可能为工人阶级出声,他永远都装不懂他是如何践踏穷人来靠近首相的脚趾。

免费教育的经费由谁承担?

拨款来自税收,另一方面是国油每年派给政府的盈利把一部分列为教育拨款。政府应该规定每年的教育拨款最低限度是不能减少巴仙率和款项。而不是一边规定国油派钱给政府,却另一边制造国油高层的财富,继续恶化贫富悬殊的社会。

税收的制度如上面所提的,是向高收入者征收高税收和提高公司税,来补贴教育经费,反正财团有份享有政府栽培的人力。而不是落实无论收入多收都一样税收率的消费税。

提高政府的收入是考验政治意愿的关键,以出产石油作为谈判条件,大马应该联合全世界石油出产国,发起提高世界各国的公司税收入,着重利于人民教育和医疗等基本设施的拨款协议,不支持的国家不输送石油和进行经济制裁。若只有大马落实这项计划,盈利为主的外资会逃到低门槛国家继续榨干贫穷阶级。

免费教育应该包括什么?

免费教育应该包括哪项是值得讨论的一环。先谈国立,依据现有的高等教育贷款,学费占了20%至30%,其余的是生活费。若只津贴学费,其实没有真正帮到学生。我们看看国私立大专的周围,除了复印费,房租、德士、食物等生活费都比没有大学的地区来的贵,所以政府应该提供生活费。有品质的大学生也是社会的一份福利,政府不该拒绝这项‘投资’。

私立方面,设立援助金给私立学府学生、控制学费和学额是暂时性,高等教育的责任最后一定要由政府承担,并开办更多的大小型大学、多元化的课程作为替代方案。2010年的私立高等学府占最大的科系是工商管理和会计系,有186,713学位,占了总数541,629的34.47%。而没有市场价值的历史和哲学系却一个学位都没有!私立学府甚至只用店屋的空间作为讲堂,跟拼A的补习班一样,追求文凭,这如何打造教育的天堂?

另外,技职学府也走下斜坡。从2001年的8.24%(51839个学位)降至2010年的7.73%(87751个学位)。与人力资源部相关的技职学府也因为私营如霹雳州Kolej Teknologi Putra把政府提供给学生的生活费和学费等统统收进自己的口袋里,不少学生投诉无门。

免费教育并非完全免费,如购买课本、美术用具等费用也引起关注,如上述所提的,在工资‘长不大’的情况下,才会引起大家的共鸣。

免费教育的素质

至于品质,大学,包括技职学府应该有校园民主、权力下放、学生自治的良好施政。一旦学生减少了经济负担,他们不必花时间打工且投入校园事务,打造校园成为世界典范。那么,谁有资格获得免费和高素质的教育呢?高等教育不是每个人的必修课,但政府不应该阻止想要学习的人民,不分年龄。即使多元化的校园环境,也不应该强制所有人考取高等教育文凭,同化所有人为高等教育一部分是文化霸权(hegemony)的危险举动。

免费教育主要不再生产高等教育的精英份子,而是普及化高等教育。教育领域不应列入为市场的成员,同样的,劳工也不可以成为市场机制的受害者。所以政府应该采取适当的措施,确保工作机会没有僧多粥少的情况,来设立合适的学位和学府。薪金也不应有太大的差距,这可助于抵消有及没有高等教育人士之间的歧视和偏见。

“教育是穷人的出路”,这句话是有点不完美的,扶持贫穷阶级的政策不可只落实免费教育,应该包括劳动阶级的待遇如最低薪金、裁员拯救基金、农业、手工业、中小型企业的困境等,否则免费教育只是暂时的天堂。

人人有了教育,劳动阶级有了思考能力和技能,有理由要求增加工资,但多数雇主是不愿意的。所以政府需要扮演‘纠正’的角色,抽高税来平衡社会的不公。如果雇主对待雇员不错,或者工人占领公司,只要盈利不集中,政府也不会抽高税了。

当贫富悬殊减少,教育费占收入的小部分时,还需要免费教育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