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沙巴身份证计划剖析

发表于  |  更新于

何谓身份证计划?

由于首相于去年8月11日正式宣布成立“皇委会”,以调查扰攘了40多年的沙巴非法移民问题,一时引发各方关注。虽然“皇委会”在千呼万唤下姗姗来迟,但迟到好过未到,大家还是对它寄于莫大的期望。从本月起,“皇委会” 在沙巴首府亚庇展开听证会,总共将传召167名人士供证,至今已完成5人的供证。根据连日来供证显示,已经证实有此一身份证的存在。由此可见,一路来沙巴民间有关此一问题的传闻,并非虚假,乃实有其事者。

数十年来,沙巴民间都流传著有非法移民取得大马身份证及登记为选民的事件,或称之为“M计划”,也即是所谓“身份证计划”(Project IC)。两者的意义是一样的。在此一计划下,当局被指有系统地批准公民权给外来非法或合法移民,而所发出之身份证,即是MY CARD。

改变沙巴的人口和选举模式

此一事件,在大马13州中仅是沙巴独有的现象。至于“M计划”的“M”字,乃代表前首相马哈迪。因他被指乃推行此一计划的罪魁祸首。日前他终于承认此事。即在他任职首相期间,曾批准发出身份证给这些非法移民,惟强调一切合法。

此一“身份证计划”的目的,旨在改变沙巴的人口模式,以求符合某一政党及执政党,特别是在改変选举模式方面起到了作用。

 

事实上,此一疑虑已在日前“皇委会”的供证中获得证实。前沙巴国民登记局副总监莫哈末纳西尔(Mohd Nasir Sugip )供证时指出,沙巴选委会曾指示该部门发出身份证号码予外来移民,以便植入选民册,可以投票影响选举结果。例如苏古(Sugud)州议席及京那巴当岸(Kinabatangan)国会议席。选举结果对国阵有利,苏古州议席候选人以79票多数票胜选。他坦承在苏古选区植入约800名选民。

此一计划被疑乃于1990年巫统东渡沙巴成功后开始大力推行。此点,也获得莫哈末纳西尔证实。他形容此一秘密行动为“烂榴莲行动”,在1992年至1995年实行。也即是民间所说“M计划”,不过至今总算有了个新名辞。

沙巴民间相信类似之计划,早于1970年及1980年沙统(USNO)和人民党(Berjaya)州政府时便告展开,虽然较早前,人民党前首席部长哈里士(Harris Salleh)供证时否认此事。其实,此一问题,早已成为选举时幽灵选民的来源。里卡士州议席选举讼案之裁决,可资证明。

特别工作队

根据庄永谅医生所揭露,当年出任副内长的美格朱尼(Megat Junid Megat Ayob) 与政府首席秘书阿末沙吉(Ahmad Sarji Abdul Hamid)曾于1986年亲自负责把外来非法移民登记为公民的工作。沙巴州巫统还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队”(Special Task Force),由现任沙巴首席部长慕沙阿曼(Musa Aman)、耶耶胡先(Yahya Hussin)及查巴汉(Jabar Khan)等所主持,负责登记这些外来非法移民,发出大马身份证给他们,并再登记他们为选民及注册成为巫统党员。此一说法也在连日来之供证中获得证实。

选民册充满幽灵选民

巫统取得沙巴政权之后,仿照当年莫斯达化(Mustapha Harun)的方法,照办煮碗,大量引进菲律宾和印尼回教徒移民,并通过各种漂白程序,使他们变成沙巴公民。唯一不同的是,沙巴人的身份证中间的州属号码为12,漂白过的“公民”,其中间号码则为15。

庄永谅医生还进一步揭露,沙巴选民册充满了幽灵选民,他质问:“当权者是否准备为了政治便利而牺牲国家的廉政和主权?”最糟糕的是,这些外来合法或非法移民,他们发现有关方面可以通过后门方式提供他们公民权及土著身份,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无形中鼓励了更多人涌来沙巴。而这些合法入口的移民,居留期满后便将证件销毁,变成非法移民。因为他们有恃无恐,迟早可从后门取得身份证,安享公民权利。

移民改变了沙巴的政治生态

此后沙巴政客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于是便顺水推舟,引进更多外来回教徒,彻底改变了沙巴州的政治生态。今天,沙巴合格的回教徒选民人数已经超越非回教徒,加上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沙巴巫统已经不再担心政权稳固的问题。但是,50年来被如此蹂躏践踏的良善沙巴人民,大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这就是造成拉京奥津(Lajim Ukin)与威佛烈邦布林(Wilfred Bumburing)揭竿起义的主要原因。

人口不正常增加

1960年,沙巴尚未加入马来西亚时,人口结构:嘉杜族32%、华人23%、其他回教人士15.8%、巴夭族13.1%、印尼人5.5%、毛律族4.9%、菲律宾人1.6%、马来族0.4%。

2006年,沙巴加入马来西亚46年后,人口结构:非公民25%、嘉杜族17.76%、其他土著14.62%、巴夭族13.4%、马来族11.48%、华人9.6%、其他4.8%、毛律族3.3%。

从1960年至2006年统计显示,人口结构中“马来人”和“其他土著”人口有尖锐增加;反之,非回教族群的嘉杜族、毛律族和华族人口却大降。

 

根据庄永谅医生的数字显示,由1970年至2000年间,沙巴西海岸及内陆地区非回教土著(嘉达山、杜顺、毛律等)人口增长幅度为162%;与此同时,东海岸地区的人口增幅却达到惊人1522%。此一惊人的增加率,只有等待“皇委会”去找出答案。按照庄永谅医生的估计,目前沙巴总人口311万7405人(2010年统计)中,共有175万名为外国人。

沙巴一个州属由1970年至2000年人口增加率达285%,而同一时期整个大马的人口增加率仅为113%,显然不对称及极不正常。他又揭露由1970年至2000年沙巴土著嘉达山、杜顺、毛律人口增加率为236%,而其他土著增加率却为631%。尤有进者,在同一时期,沙巴、砂拉越、整个大马人口增加比率对比是:沙巴285%、砂劳越106%、整个大马113%。

 

非法移民影响本地人的权益

外来非法移民透过各种特殊和可疑的管道,取得大马身份证,享有公民权利,并登记为选民, 大选时可以投票左右选举成绩、又可先在政府地段搭建非法木屋,作为日后取得政府分配廉价屋的跳板、有钱者还可购置土著保留地等,鹊巢鸠占。总之,他们已逐渐影响及本地人的权益。

众所周知,多年来,政府当局曾在沙巴进行多次登记非法移民行动,例如:特赦行动、非法移民正规化行动、驱逐非法移民行动,以及去年之非法移民漂白行动等,但效果不彰。老百姓心中更是充满著疑团。相关问题不但得不到妥善解决,反而日趋严重,变成社会问题和治安毒瘤。

势必冲击来届选情

上述有计划性的批准非法移民大马身份证事件,肯定将冲击来届大选选情。虽然首相纳吉日前曾说此事不致于影响即将来临的大选,并在同一时间内,也获得两位沙巴中央部长,即班纳东博(Bernard Dompok)和刘伟强有如鹦鹉学语似的发表相似的谈话。说不会影响选情,只是自已安慰自已罢了。如果你是沙巴人,对此有何感想?特别是受到有如灭族影响的嘉杜族群。有人将此比喻犹如昔日纳粹德国种族灭绝政策,此虽言过其辞,所用方法与手段也未必尽同,不过有计划的操纵及蓄意去减少一个族群人口的做法,在今日世界,相信绝无仅有,只有大马能。

职是之故,在华嘉杜族群选区,此一课题不需要反对党的提醒,选民都心里有数。面对当权者胡作枉为,视法律与国家宪政法制为无物,除非你是白痴,相信都懂得投下要求改变的一票。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