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为何要州投沙巴进步党

神山派掌门

更新: 2013/5/2 10:07 上午

首先,要请问读者一个问题,你要把家里锁匙委任人管家,长子对你说:“父亲,请把锁匙交给我,由我来代你管家。”次子对你说:“父亲,你看隔家邻居持家有道,家内外四处可上网,不如把锁匙交给邻居,由邻居教我如何代你管家。”那你会把锁匙交给谁?

这就是沙巴选民目前所面对的问题,身为本土主流反对党的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吁请选民票投沙巴太阳,以捍卫沙巴自主权保障沙巴人的权益,而以西马为主流的民联三党,其在沙巴的领袖就以民联在西马四州政府的政绩向选民展示,并呼吁选民票投火箭、蓝眼或月亮,那身为沙巴选民的你,又会否觉得左右为难?

给人猿喂奶在山中,让孩子饿死在家中

其实,也没有什么烦恼,只须国投民联、州投进步党,导致国州一起改朝换代,联邦及州政府由民联及进步党分开执政,即无须顺得哥情失嫂意了。就好像你把家外大门的锁匙交给邻居,而屋子大门的锁匙则由长子管理,即可以确保屋里的财产,不会被邻居劫夺。

在来一个问题,假如你听次子话把屋里的锁匙都交给邻居,当邻居与你次子因炒焦股票面对财务问题,邻居会拿你家的财产,先救你次子还是先救自己?

同样的比喻,如果联邦与本州政府都是由民联执政,民联与国阵一样都是以西马领袖为主流,如果马来西亚面临财务危机或频临破产,沙巴的丰富天然资源及农业资产,所赚取的盈利会被民联或国阵,用来优先解决西马还是沙巴的经济危机?沙巴会不会面临“给人猿喂奶在山中,让孩子饿死在家中”的厄运?

沙巴自主权是改朝换代的附加红利

所以,沙巴选民如果国州都票投民联,联邦与州政府都改朝换代,结果与国阵的共同点就是沙巴州政府由以西马领袖为主的沙巴人治理,虽说西马政党在沙巴的候选人都是沙巴人,可是这些沙巴人是有自主权做决策的,还是被西马领袖牵着鼻子走的本州分行经理的呢?

不管是国阵的沙巴主席慕沙阿曼,或是借人民公正党旗帜上阵的拉津奥京与威弗烈邦布宁,任何一人要当候选人,非获得国阵全国主席纳吉或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签署委任状不可,试问由他当州首席部长,在做决策时有关乎到西马与沙巴的利益冲突,他敢不敢向他的西马主席说不,假如他敢的话,他不怕被西马主席安排其他觊觎首长职的人,在州议会投他不信任票吗?分分钟要卸任首长职,由取代他的人与西马主席妥协,来届大选他要继续当候选人还要看西马主席的脸色,

反之,如果沙巴州政府由进步党执政,同样可以改朝换代,额外红利还可成立一个拥有自主权一国两制的州政府,如果未来沙巴首长是杨德利,而进步党赢得州内一半以上的州议席,他根本就无须听命于西马,进步党州政府做任何决策也无须看联邦政府的首相脸色。

沙巴人犹记得1997年,安华以代首相身份光临沙巴与州内阁会谈,从中抗议杨德利首长领导的州政府,批发地段给数间华校以及加拉文星地段给中华大会堂,还拍桌掷文件逼使杨德利批准某持联邦执照的博彩公司在沙巴营业,结果杨德利为捍卫沙巴州政府有批准婉拒营业执照的自主权,而不受威逼利诱所妥协,令安华无功而返。所以,如果安华是未来首相人选,杨德利就是能捍卫沙巴自主权制衡安华的沙巴首长人选。

抹黑进步党的言论

如果还有人批评杨德利曾是国阵,而没有公信力,那他们又知不知道拉津、邦布宁甚至民联共主安华,都曾身在国阵,那些污蔑杨德利导致沙巴团结党在1994年倒台的,请先回顾历史,杨德利当时是以进步党旗帜上阵州选,可是团结党还是以25对23州议席简单多数议席执继续政,但是却因为领导国阵重夺沙巴的安华策划青蛙跳槽,才导致团结党下野,当是以团结党旗帜胜选后跳槽去国阵的包括拉津与邦布宁,若指责杨德利是沙巴罪人,安华、拉津、邦布宁就因为现在身在民联,可以豁免指责?

甚至有人散播谣言指进步党会在大选后重归国阵,真怀疑到底他们会不会思考的,大选过后民联执政联邦政府,国阵已是在野党,亲民联的进步党肯定也是政府的一分子,还须自降身份下野重归国阵吗?如果国阵仍是政府,其成员党特别是团结党与自由民主党,会容得下进步党回来瓜分官位、资源、席位还有工程计划吗?若说进步党有重归国阵的可能,难道民主行动党在马华民政全军覆没之际,又没有为了让内阁有华人代表,而与巫统组成联合政府之可能性吗?

也有人抹黑进步党是导致在野党不能一对一抗衡国阵的搅局者,可是进步党只竞选多数州议席,州议席对谁执政联邦政府没有影响,更何况杨德利已声明支持民联入主布城及安华当首相,并且呼吁党员在亚庇、山打根、兵南邦、保佛、斗亚兰等国席票投民联,反观民联还对进步党要寻求蝉联的斗湖与实邦加国席,甚至对进步党所竞选的所有州议席,都派遣候选人上阵搅局,难道这不是以怨报德吗?那到底谁才是导致沙巴各选区发生多角战的搅局者?

进步党不加入民联就被指是搅局者,可是民联连社会主义党的加入都不批准,难道还容得下进步党加入,然后瓜分议席吗?为何进步党竞选41州议席就被指为霸道,而公正党竞选43州议席,就算合理?

有些人说民联强大就票投民联,难道他们投票就是为强者而投,而不是为沙巴的利益而投票的吗?到时投出来的州政府,又会否与现在一样换汤不换药、新瓶装旧酒?一个没有自主权的沙巴,州属地位无异于西马十一州任何一州,当初沙巴以一个国家的身份与马来亚、砂拉越及新加坡共组马来西亚,到时其特殊地位也就荡然无存。

无限游览方案
每月

~RM12

马上订阅
您可随时停止续订
通过网站和App无限游览
可参与评论
先收藏再阅读
付费方式
学生/ 乐龄方案团体/机构/商业方案
已经订阅?
登录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