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沙巴大选成续剖析

发表于  |  更新于

众所瞩目的我国第13届大选,已经落幕。在沙巴,经过激烈的竞选后,朝野政党各有得失。当一切尘埃落定,恢复平静后,我们不妨来检讨一下,各政党的得失,特别是一些本土性的政党。以下为本届大选中各政党参与角逐及所赢取之席位。

2013年沙巴大选成绩

NONE

沙 巴国会总共有25席,州议会60席。从统计数字可以看出,国阵旗下之政党,巫统(UMNO)是大赢家,无论在国与州议席都赢得满堂红,赢取几达100%的 席位,继续保有大阿哥的地位。巫统参选14国席,全中选。32州席,只失1席。表现最差是马华(MCA),参选2个州议席挂零,全军覆没。

接下来是团结党(PBS),参选5国席,中选4议席。不过,在州议席方面,参选13席,仅7席中选,成续50%而已。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国州各派1人参选,全部中选。

最 惨者为民统(UPKO)和自民党(LDP)。前者国席派出4人参选,1人败北。失败者竟赫然是前联邦种植及原产业部长,同时也是该党主席柏纳东博 (Bernard Dompok)。他在其老家兵南邦(Penampang)选区落败,令人大跌眼镜。唯一解释,就是城镇中之嘉杜人,不满国阵情绪高涨。因为他们所受之教育 程度较高,资訉流通,不像乡区的嘉杜人,乐天知命, 孤陋寡闻,数十年如一日,铁板一块,未有所改变。民统6人参与州选,4人得偿所愿。

另一与柏纳东博遭同样命运的是前首相署部长,同时也是沙巴自民党主席刘伟强。他参与山打根国席竞选失利,以多数票1,088张输给行动党新人黄天发。不过,自民党在州议席却颇有斩获,参选4人中,有3人中选。

成 绩表现最标青的两个政党是沙巴人民团结党与民政党(Gerakan),前者国州各派一人参选,全部中选。后者仅派出两人参与州选,也全部高奏凯歌。在此必 须指出,此点并不意味民政党受到沙巴华人的欢迎。该党参与角逐之两名候选人,即区锦华(依罗布拉)及陈树杰(丹容巴拔)昔日为了保官位,由进步党跳糟入民 政党。而两人中,区锦华的胜出,又是全拜反对党分散选票之赐。

反对党方面,最大胜利者非行动党(DAP)莫属,它所派出之候选人,有过半 中选。行动党派4人参选国席,2人中选。8人参选州席,4人中选。公正党(PKR)派19人参选国席,仅1人中选。43人参选州席,仅7人中选。成续较预 期差,令人失望。伊斯兰党(PAS)所派之2国席9州席候选人,则全军尽墨。

另外两个标榜争取沙巴本土主权的政党,即立新党(STAR) 与进步党(SAPP),均告惨败。前者仅由杰菲里吉丁岸(Geffrey Kitingan)赢取冰谷(Bingkor)选区三角战州议席,以多数票456张险胜国阵民统党之肯尼迪杰约翰(Kennedy Jie John)和公正党之阿末沙胡申淡巴高(Ahmad Shah Hussein Tambakau)。

备受各方注目之杰菲里在根地咬(Keningau)国会选区与其胞兄百林吉丁岸(Joseph Pirin kitingan)兄弟阋墙之战,结果也是以失败告终。

本土政党多遭重挫

从以上选后分析可以看出,不管是执政党或反对党,除了西马基地的巫统和行动党大有斩获外,其他不是差强人意,就是惨遭重挫。在国阵阵营内,有两个政党党魁竟告阴沟里翻船。他们是上述民统党主席兼前联邦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柏纳东博和沙巴自民党主席及前首相署部长刘伟强。

既 使三朝元老的团结党主席及前沙巴副首席部长兼基本设施部长百林吉丁岸,此次也险过剃头。他分别在淡布南(Tambunan)州选区和根地咬 (Keningau) 国会选区遭到强有力的挑战,如果反对党能达成一对一对抗国阵,百林早已失去此两个盘踞了多届的议席。在其老巢淡布南,反对党连同独立人士总得票5,905 张,反观百林得票仅5,586张,若反对党单挑胜出,多数票应为318张。

在根地咬国会选区,反对党得票总数为19,725张,百林得票15,818张,若一对一对抗,百林输票达3,907张。百林全靠反对党分散选票而保位。刘伟强在山打根国会选区一对一对抗中,不敌行动党新人黄天发,在反风猛刮下,多数票达1,088张。

在野政党党魁落马者为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他在里卡士州选区败给行动党新秀王鸿俊。后者在四角战中,以5,652张压倒性票数胜出。杨德利仅得1,487票大败。

反对党若合作,单挑国阵,可多赢议席

在 这次全国选举中,国阵总共赢得133席执政,民联只取得89,席,饮恨沙场。不过,如以总得票率计算,民联得票51。4%,国阵仅得票48。6%而已。民 联输在不公平的选区划分,以及乡区选民的投票倾向所致。故此,表面上看来民联是输,实质上却是赢了。民联输去了政权,赢回民心。

说真的,如果在沙巴的反对党不自相残杀,能够一对一单挑国阵,至少可多赢得3个国席和8个州议席如后:

国 席:(1)哥打马鲁都((Kota Marudu):在四角战中, 反对党总得票16,998张, 国阵麦西慕翁基利 (Maximus Ongkili)得票15,168., 反对党若单挑实应以 1,830多数票胜出;(2) 冰厢岸(Pesiangan):在四角战中, 反对党总得票11,429张, 国阵佐瑟古禄(Joseph Kurup)得票9,467张, 反对党若单挑实应以1,962多数票胜出;(3)根地咬(Keningau):在三角战中, 反对党总得票19,725张, 国阵百林吉丁岸得票15,818, 反对党若单挑实应以3,907多数票胜出。

州席:(1) 九鲁(Kiulu);(2) 昆达山(Kundasang);(3) 巴吉那丹(Paginatan);(4) 淡布南(Tambunan);(5) 利亚湾(Liawan);(6) 门拉纳(Melalap); (7 )那巴湾(Nabawan);(8 )依罗布拉(Elopura),。以上8区反对党若单挑都将以至少300票以上之多数票胜出.

有一点必须指出,沙巴嘉杜族三政党,即团结 党、民统党和人民团结党,已经无法获得其族人像过去一样的热烈支持。民统党柏纳东博中箭落马,以及团结党百林吉丁岸和人民团结党佐瑟古禄,在各自选区虽赢 犹输的吊诡情况,在在显示出民心向背,若当时反对党能一对一应战,他们早已是城下败将。

本土政党今后何去何从?

选举的结果显示,沙巴的政治结局还是巫统独大。虽然,由昔日团结党及其所分裂出来之民统与沙巴人民团结党合起来共有8个国席、12州席。可是,在朝中根本无法制衡人强马壮之巫统14个国席、31州席。

在野之立新党,以“沙巴议程”为号召,推出21国席、49州席候选人。但,仅能由杰菲里一人取得零的突破。这些以嘉杜族为主的政党,在长期遭分化之下,诸侯分立,无法把族群团结在一起。尤有进者,彼此各自为政,单打独斗的结果,形成一片散沙,早已乏力回天了。

在选前,沙巴民主组织(Desa) 主席赛门西豹(Simon Siapau),他本身亦为嘉达山人,退休前为沙巴州秘书。赛门西豹忧心忡忡,试图拉拢各反对党,特别是立新党和进步党能够与民联达致协议,以便一对一硬撼国阵。结果他老人家的一番苦心,尽付东流。

总 的来说,不管是在朝或在野的本土沙巴政党,都在全国改朝换代的反风猛吹下,被吹得东倒西歪。举例说,拜林的团结党在州议会遭西马基地政党夺走六个州席、民 统和自民党主席,也自身难保,双双遭选民所遗弃, 锻羽而归. 立新党派出最多候选人(国州席共60人),结果仅得杰菲里一人中选。杨德利的进步党却更加惨不忍睹,大演滑铁卢;简直是银样猎枪头,不堪一击,全军覆没。

这些本土沙巴政党,过去都以“沙巴人的沙巴” 口号迷惑选民,屡试不爽。例如立新党的 “沙巴议程” 和进步党的 “沙巴本土主权”, 都是此一政治口号的 “变种”。此回大选再次派上用场,可是却完全失灵了。追根究底,乃这些政党的诚信问题。

对老一辈选民来说,他们被此一口号欺骗了半个世纪,眼看著沙巴人的权益,如江河日下,“沙巴人的沙巴”变成了“外来人的沙巴。试想,他们怎不痛心疾首,还会再相信吗?

对首投族而言,他们没有历史的包袱,但目睹执政者的贪污腐败,奢侈滥权,不公不义,一意追求改变现状。加上大气候的关系,谁还会去关心沙巴本土主权之类的捞什子论述。这些本土政党不兵败如山倒,几许矣!

今后这些本土沙巴政党将何去何从?看来只有加入全国性的政党,继续为沙巴子民争取应得之权益,而非仅局限于沙巴一隅,划地为牢,因为自1994年巫统东渡以后,沙巴的政治版图再也不一样了。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