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大选后的一些感想

发表于  |  更新于

国阵赢了政权,输了道德,没有赢得民心

我国第13届全国大选已经过去三个星期,当一切硝烟过尽,恢复平淡后,老百姓的日子还是要过。然而,今后的日子会否变得更好,还是更坏?这是每一个人关心的问题。

面对此一被视为历来竞争最激烈、最肮脏的一次选举,难免令人感慨万千。首先,就全国国州议席参选人数就高达1,901人(国席:579、州席:1,322)。试想,破天荒第一次近两千人角逐222国席和505州席(砂劳越州议会例外),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在竞选期间,执政党财雄势大,巧立名目,花样百出,一般上都通过代理人、派赠现金、物品、抽奖、大摆鸿门宴、以及超级海外巨星表演造势大会等,大撒金钱,并以免费餐招待选民,大快朵颐一番。在笔者所居住的州属,还派送白米、现金、干面、白锌片、甚至残障人士的轮椅、长者红包等等。不一而定,可说真正做到有求必应,关怀备至。

反对党方面,因人力财力所限,相形见绌。虽如此,选民心里也是明白的。总之,对选民而言,来者不拒,钱照拿,票照投。但,投给谁?只有自己心中有数。

大选成绩公布后,国阵赢取133席,民联89席。两造所获之总投票率分别为国阵48.6%(524万张选票),民联51.4%(562万张选票),差距接近3%。换言之,民联比国阵多赢得38万张选票。国阵靠不公平的选区划分和乡村选民的支持,以简单多数重拾政权,并且还从民联手中夺回吉打州政权。

民联其实也表现不错。除了保住雪兰莪、槟城、吉兰丹州议会外,尚取得三分二绝大多数席位。虽如此,民联则指选举不公,舞弊丛生,至今还发动505黑色抗议集会,而净选盟也暂时不承认选举的结果。

笔者的看法却是国阵虽赢实输,赢了政权,输了道德,况且没有赢得民心。试想,赢得过半选票的政党却不能执政,肯定选举制度有瑕疵。这点,若在西方国家根本不可能发生,政权合法性也必然受到质疑。

选后各种极端言论,相继出茏

选举过后,正如所料,各种极端言论,相继出茏。首先是纳吉本人的 “华人海啸论” 、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选后第二天在头版头条更打出了"华人还要什么?"的标题、原任马六甲首长莫哈末阿里抨 “华裔不懂感恩论” ,重炒华人不懂得感恩的冷饭。

过后,还有前首相马哈地的华人“推开了马来人所伸出的友谊之手” 、 新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 “移民外国论” 、巫统宣传主任阿末玛斯阿末玛斯兰,同时也是新任财政部副部长,促民联不要“鸡奸”人民思想,即所谓 “鸡奸民思论”。

接下来又有前退休法官诺阿都拉的 “马来人报仇论” 、玛拉工艺大学名誉副校长阿都拉曼的 “废除华淡小论” 、以及教育部前副部长弗亚,发表的“政府不该再容忍华小”言论,最为轰动、最具煽动和挑衅意味。

老实说,上述这些极端言论, 委实令人震惊不已. 想不到独立56年后的马来西亚, 国民团结基础是如此的薄弱可怜, 比起殖民地时代更糟糕。首相纳吉在震惊华人的反风时, 把国阵的惨胜归咎于华人海啸是完全说不过去的. 华人的长年不满累绩到13届大选,只不过是来一次总爆发而已. 作为一名强调中庸治国的首相, 他应该坦承政府过去一些政策引发华人不满, 今后将重新检讨施政不足之处,以挽回华人的离心。 如此做法, 方始符合其所宣扬的 “以民为本” 及 “一个马来西亚” 的信念.

首相更应采纳巫统开明派的意见, 如不久前最高理事赛夫丁倡议向人民忏悔认错, 跟过去一刀切, 然后向前迈进, 以便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继续生存。 随意指责华人而不懂得检讨本身政策的良窊是无济于事,更难重拾华人的支持的。

谈到重炒华人还要什么?以及华人感恩论,更加令人愤慨。华巫共同合作了半个世纪,丛英国人手中取得独立,共同建国,大家地位均等,平起平坐,为何要感恩?至今还在问华人还要什么?不是显示这些政客浑沌无知,就是深具挑衅意味。此外,更令人感到震惊者,华人政党在国阵中共组政府56年,到今天当政者还不知道华人要什么?这不是显示执政者根本不懂得治国吗?

再说,华人丛未推开了马来人所伸出的友谊之手,相反的数十年来都一直紧握马来同胞的手,相互扶携,祸患与共; 此种现象在民间交往上特别显著,比比皆是。由于经常有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蓄意挑拨离间,转移视线,制造假象,夸大其辞,加油加酱,胡乱指责华人,才有这些无中生有的不适当言论。真不明白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如何能引起华人憎恨马来人, 进而推开了马来人的友谊之手.

至于玛拉工艺大学名誉副校长阿都拉曼的 “废除华淡小论”, 更令人感到意外及震惊。想不到这位资深的教育界人士,其内心居然如此的极端。阿都拉曼在教界服务了30年,由普通教员晋升至教育总监,直到1991年退休为止,到今天才露出其卢山真面目。以他退休后服务甚多国际性机构的经验,照理应有广阔的视野,何况作为一名曾经提供教育政策意见给部长的一名教育总监,难道他不知道国阵政府曾三令五申,再三向华印社会保证,政府绝不会关闭华印学校,并尊重华印裔学习母语的权利。

至于新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的 “移民论”, 委实与首相纳吉所推奉之 “一个马来西亚” 信念大相径庭。不错,在过去数十年间,有数以百万计的华人移居海外。他们中多数是对当局所施行的一些不公不义政策彻底失望,才萌去意,特别是单元教育政策。但绝非是因选举不公一事而移民。

说到前退休法官诺阿都拉的 “马来人报仇论”, 更令人震惊不已。一个地位如此崇高的人,居然也发出比土权政客还要极端的言论。何况还知法犯法,实在令人难以想象。诺阿都拉的言论,难免使人怀疑在政府高官中,还有多少具有此类极端种族思维的庸官俗吏,献媚当道?此点,对首相致力全民和谐及一个马来西亚是莫大的阻力。

果然,诺阿都拉话声甫落,新内阁中的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又发表 “移民论”, 暗批华人,若不喜欢这个国家的制度,大可移民去其他国家。简直不敢相信一位在内阁中举足轻重的部长,也会说出如此的说话,脑中存有如此极端的思想。他该如何当全民的内政部长?如何实现首相纳吉的 “一个马来西亚” 、 “导向中庸价值观” 信念。雪州国阵署理主席诺奥马近日却放话支持阿末查希的  “移民论”反指那些不愿遵守国家法律的人士,应该住进森林。

国阵老一代保守极端,新一代包容开明

由此可见,国阵中老一辈政客都具保守极端思想。新一代的政客如赛夫丁、凯利等,想法就完全不一样。巫统最高理事赛夫丁认为国阵有必要为此“划下一条白线”,向选民认错,并展开新政治新作风,以便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继续生存。

新任青年与体育部长凯里呼应首相纳吉,表明将会致力推动“国民和解”,同时也提醒国阵勿抱着报复任何一方的心态。勿将国人扯入分化政治。国阵应该传达一视同仁对待国人的讯息,对任何人不会有所歧视。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