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走向没落的沙巴本土政党

发表于  |  更新于

我国第十三届大选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在沙巴,各方在检讨得失时,都会不约而同地惊呼:沙巴本土政党开始走向没落,乏力回天了。说到沙巴本土政党,目前仍然存在者有属于国阵的沙巴团结党(PBS)、民统(UPKO)、人民团结党(PBRS)、自由民主党(LDP)。在反对党阵线, 却有立新党(STAR)、人民进步党(SAPP)、 沙巴改革联盟(PPS)和沙巴改革阵线(APS)。后两者尚未注册成为正式政党, 乃大选前由国阵退出加盟民联之拉津奥京(Lajim Ukin)和威弗烈邦布宁(Wilfred Bumburing)所分别领导者。两人均分别中选为州议员,但在问鼎国会议席时败北。不过,大选过后, 两人都声言将组成合法的政党, 加盟民联。

从此次大选的成绩可以看出,沙巴政局深受1994年巫统东渡后的影响。由于外来政党巫统(UMNO)、行动党(DAP)、公正党(PKR)、伊斯兰党(PAS)、民政党(GERAKAN)及马华(MCA),大军压境,本土政党穷于应付。除马华大选成绩挂零外,其他都大有斩获。反观上述本土政党的成绩表现,却我见犹怜,几遭没顶者有之;全军覆没者有之;全党输剩一人者有之。总之,在505反风猛刮下,沙巴政治版图重新洗牌,由外来政党掌握了主导权,本土政党被逼至死角,走向没落的途径。以下是这些本土政党的概况:

团结党

沙巴团结党, 成立于1985年1月,于1985年3月5日获准注册;一个月后参与大选赢得州政权。该党是一个以嘉杜族人为主的多元民族政党,由主席约瑟百林吉丁岸( Joseph Pairin Kitingan)所领导。 1986年6月团结党加入国阵,1990年10月退出国阵。2002年1月又重返国阵。直到今天, 团结党已在沙巴政坛驰骋了28年。丛这次大选成绩可以看出,此一政党已经人才凋零,后继无人了。

因为它在本届大选所分配到之5国13州议席中,除了2名新人上阵外,其他全是旧人。换言之, 团结党创党28年来,没有自我更新,更遑论有新血入党。 党内充斥著一批老弱残兵,枯木朽株,尸位素餐,得过且过。据悉,现任教育部副部长叶娟呈就是团结党选前通过以猎人头方式入党的。她被安排加入团结党不足一个月,便在党内因 “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前锋” 下充当斗湖国会候选人上阵而告中选的。

如果仔细分析此次选举成绩,团结党已失去嘉杜族及华人选民的支持;如果大选时反对党不互相残杀, 能达成一对一硬撼国阵,大多数团结党所竞选之国州选区将告易主,其中包括百林的老巢淡布南(Tambunan)及国会选区根地咬(keningau)在内。主要原因乃今时不同往日,百林在嘉杜族人心目中的英雄地位形象已告动摇,如今团结党只能苟延残息,此次侥幸逃过一劫。下一届大选将划上句点。

民统

民统 是一个代表嘉达山、杜顺及毛律族的政党。它的英文简称UPKO, 但与早年敦法史蒂芬(Tun Faud Stephens)及土酋孙丹(G,S。Sundang)所组的UPKO毫无关系。此一民统党,乃是1994年由团结党分裂出来的政党之一,党主席为柏那东博(Bernard Dompok)。他也是前联邦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据说,当威弗烈邦布宁退出国阵时,曾向柏那东博进言,建议民统退出国阵。但未被接受,才得到今日的下场。不怪得当时有谣言指称柏那东博将会退出国阵,领导嘉杜族反国阵,以替代百林在嘉杜族中的地位。如果当时柏那东博能够接受建议与杰菲里、杨得利合组反对党联合阵线对抗国阵,今天或有望赢取沙巴州政权,而整个大马的政治版图肯定也不一样。

人民团结党

这是嘉杜族、毛律族中的另一蚊子党。它与民统一样是由团结党分裂出来的。1994年3月11日建党,同年6月10日加入国阵。党魁为佐瑟古律(Joseph Kurup)。他现在是首相署部长。该党野心不大,佐瑟古禄志在保权位。因此,在本届大选中,该党只专心竞选一国一州席位。不过,在冰厢岸(Pesiangan)的国席四角战中,反对党总得票1万1429张,国阵佐瑟古禄仅得票9467张, 反对党若单挑实应以1962多数票胜出; 佐瑟古禄势必败选。但是, 在索克(Sook)州席,该党唯一候选人依农安银”(Ellron Angin)却能在一场五角混战中以多数票1212张突围而出。 其他逐鹿政党有公正党、立新党、进步党,以及另一名独立人士在内。但都无法撼动人民团结党候选人。佐瑟古律选前称,该党曾有被分配到额外议席,但他宁愿集中精力于一国一州席竞选。一俟重划选区,该党肯定可多分配议席。

自由民主党

简称自民党,1989年在沙巴斗湖创立,党员多数为华人。相对国阵中之其他华基政党如马华、民政两党。自民党在州选举中成绩,相当标青,4人中有3人中选,而且全在土著占多数的选区胜出。唯一的遗憾是,该党主席刘伟强竟然在山打根国会选举中落马。刘伟强曾经是前首相署部长,在308大选时全靠百多张邮寄选票中选。此次在反风狂吹下,自然应声倒地。结果由行动党新人黄天发, 以1,088张多数票胜出。

立新党

立新党源自砂劳越, 由杰菲里吉丁岸以婆罗州阵线(UBF)名义引入沙巴, 作为其本身政治活动的平台。杰菲里在沙巴政界有 “青蛙之王” 的呢称。他先后至少进出过6个政党,他的政治生涯,多姿多采,他曾经亲国阵,也反国阵;也曾一度成为独立人士。此次他带领总共70名候选人(国席:21、州席:49)参与角逐,结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取得零的突破,赢取冰谷(Bingkor)选区三角战州议席,并以多数票456张险胜国阵民统党之肯尼迪杰约翰(Kennedy Jie John)和公正党之阿末沙胡申淡巴高(Ahmad Shah Hussein Tambakau)。

沙巴进步党

沙巴进步党建党于1994年1月21日,2008年9月17日退出国阵。党魁为杨德利,他与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一样,曾经出入国阵多次,也就是说,他也是曾经亲国阵,也反国阵;政治生涯跌宕起伏, 春风得意时曾出任过沙巴首席部长。此次大选,因无法与民联达致协议一对一单挑国阵,激怒了期望改朝换代的沙巴选民,大家更加把选票集中投给民联候选人。

结果正如一般人所料,进步党兵败如山倒,它所参与之8国41州议席竞选,全军覆灭。此点正好给时下政客们一个教训,盖民意如流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凡是违逆民意者,必遭选民严惩。何况选前的民意在在显示大家都期望进步党能与民联合作共抗强敌,结果还是功亏一篑。经过此一役,进步党要想再翻身,东山再起,难若登天。因为在选民心目中,它早己被定型为一个夜郎自大,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的蚊子党。

沙巴选民情归何处?

丛此次十三届大选成绩,我们可以看出,沙巴回教选民的板块还是原封不动,全力支持国阵。但,嘉杜族及毛律族选区已出现松动现象。如果选前反对党之间,能取得协议,避免多角战,单挑国阵,肯定能掀起滔天大浪。纵使无法夺取州政权,在沙巴州议会,至少有望打破执政党长期来拥有三分二之优势。最低限度,有3国8州议席将落入反对党阵营。

无论如何,此回沙巴人已把11位反对党人送入州议会,希望多少可以产生权力制衡作用。不致于像过往般,国阵以人多势众,店大欺客,动不动就将行单影只的唯一反对党黄仕平逐出议会,惹人反感。老实说,此次黄仕平飞象过河,弃州攻国,在人生地不熟的亚庇国会选区,能够以1万8959多数票大胜地头虫国阵团结党之陈德明,可说全拜国阵昔日 “逐出议会” 之赐。因为公道自在人心,人们看不过眼,大选来时便会不约而同,还以颜色。希望经过此回大选后,国阵当权者能收敛其过往以人多势众,横蛮霸道的作风;懂得谦卑执政,并充分发挥议会的民主精神。

说到沙巴选民,其实也并非完全抗拒本土政党的 “沙巴人的沙巴” 、 “沙巴议程” 、 “沙巴本土主权” 的主张。问题出在过去被骗得太多了,所谓 “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井绳” 是也。每逢大选,政客们莫不以“沙巴人的沙巴” 作为护身符及万灵药。此回失灵,敌不过全国 “五月五,换政府” 的口号,在 “改朝换代” 的呼声下,万众归心,大家对本土政党根本不屑一顾,特别是华人选民,至少有90%情归民联。

老实说,此次大选,失败最惨重者,除马华外,非立新党与进步党莫属了。而对两个本土反对党而言,简直有如五雷轰顶,山崩地裂似的,后果是灾难性的。选前他们都信心满满,梦想以为单靠本身的实力,便可执政沙巴。终于在彼此互不相让下,两党总共派出90名州席候选人上阵角逐(立新党49。进步党41),破历届沙巴州议会选举纪录。结局是仅有杰菲里一人胜出,其余89人全军尽墨,包括进步党党魁杨德利在内。此点也正说明团结才是力量的硬道理。单打独斗,有如蚍蜉撼树。反之,只有团结一致,才能众志成城。遗憾的是,杰菲里与杨德利均有意染指首席部长职,因而在自我膨胀下,自认有望执政,视民意如粪土,才落得今日之悲惨下埸。

沙巴选民情归何处?值得丛政者细心观察、揣摩,并汲取往昔的教训。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