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从努鲁依莎被禁入沙巴说起

发表于  |  更新于

多名反对党人曾被禁入沙巴

公正党副主席及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与数名友人受邀参与兵南邦嘉杜文化中心所举行之丰收节庆典。但当她于5月 30日晚七时飞抵亚庇机场时,却遭到沙巴移民局官员挡驾,禁止入境。事件发生后,引发各方注意,并成为报章轰动新闻,有识之士莫不同声谴责。大马律师公 会、砂拉越律师公会、沙巴律师公会立刻发表联合声明, 疾呼沙巴州政府在缺乏正当理由下, 勿禁止他人入境。三个律师公会还痛斥沙巴州政府此举,违背了联邦宪法第9条文,即每一个大马公民都有权利在联邦内自由行动。

此外,行动党 之林吉祥、林冠英、黄仕平及巫统京那巴丹岸议员邦莫达(Bung Mokhtar Radin)等,也纷起批评沙巴首席部长慕沙阿曼(Musa Aman)此举不当, 特别是与慕沙不咬弦的邦莫达,他批评此为 “灾难性” 的错误,更是可圈可点。慕沙开始时还强调努鲁来沙巴之目的非自称般的清白。过后却默认网上所流传被指还有11人被禁入境沙巴的函件。不过,他认为随著州秘 书苏卡迪瓦基曼(Sukarti Wakiman)对努鲁依莎及其他反对党领袖被禁入沙巴课题作出澄清后, 有关流传信函已不再重要了。

在今年4月7日,公正党另一名副主席蔡添强,也曾经被禁入沙巴。他那时是前来沙巴出席该党数个支部的大选前宣传活动。然而,对沙巴人而言,此举又使到大家回 忆起有如昔日沙统(USNO)马士达化(Tun Mustapha Bin Datu Harun)时期的专制独裁日子重现。斯时也,行动党林吉祥就曾经在同样的情况下,被禁止进入沙巴。事情虽然过去这么多年,想不到此一滥权事件又告死灰复 燃。

沙巴加入大马20条保障契约

根据沙巴加入大马20条保障契约中有关移民事务的规定,其中第六条阐明,移民权:“外人 进入沙巴的移民控制属于中央,但中央政府对外人进入沙巴和砂拉越应先得到沙巴和砂拉越州政府的首肯。联邦政府不应反对沙巴和砂拉越州政府所需人才入境,除 非是具有严重的保安理由。沙巴和砂拉越在入境与出境事务中有保留权。”

换言之,沙巴对移民控制有自主权。即在此一协订下,沙巴和砂拉越 在移民的控制方面有独立的权力,包括西马劳工及专业人士如律师、医生等前往沙巴和砂拉越两州工作在内。遗憾的是,目前此一条款却被滥用专以对付西马反对党 和非政府组织及团体。尤有进者,过去数十年来,此一条款遭到不断的滥用,又引发了数以百万非法移民问题。目前皇委会正在听证中,就足以证明此点。与此同 时,也暴露了许多令人不可思议的事件。

滥用保障沙巴子孙权益条款

在沙巴人记忆中,此一条由开国元勋们原本用以保障沙巴子 孙权益的绦款,早已变得形同虚设。尤其令人发指者, 常遭当权者滥用以对付政敌。砂沙两政府均不时以安全为由,动用过此一条款,禁止本国公民及反对党人入境。 尤有甚者,在沙统专制统治时代,数以600名基督教士被递解出境等。最具讽刺的是,根据早前皇委会中证人的供证:外国非法移民可长驱直入沙巴, 如入无人之境。

政府级报告书

必须指出的一点是,此一移民控制本意是良好的,并且也是很重要的。在政府级报告书 (Report of Malaya 、 Britain 、 Sabah 、Sarawak Inter-Governmental Committee )中甚至将之列为 “特别的权力”,除了沙巴和砂拉越的人民与政府之外, 联邦政府是无权对沙巴和砂拉越的移民控制权进行检讨与修改的。

该报告书中一段指出:“我们毫无怀疑的认为,这是一种合法与必要的条件。不过,我们认为从外边进入马来西亚任何一处的移民,应由中央政府统制,惟欲进入砂拉越及北婆罗洲 (即沙巴)时,须根据规定征求有关国家政府(笔者按: 把沙砂称为国家)的准许方可”。

报告书也指出,中央政府保证地方政府招募从事工作的人员入口不可加以限制,除非是为了治安的理由。至于从马来西亚内其他任何一处进入砂拉越及北婆罗洲的移民 问题,报告书建议这种措施应由该国自行统制。在中央政府服务的人员,如联合邦官员的自由行动,应得到地方政府保证不加以限制。

报告书说,我们也建议不应限制由婆罗洲地区进入马来亚的人民行动,我们注意到关于限制公民行动自由的规定, 将会抵触到在宪法下所保证的基本自由。但是鉴于局势的特殊情况,我们极力建议应订立适当的宪法规定,以方便安排。

杜绝反对声音入境违反初衷

不过,今天人们却看到移民权力被滥用以杜绝反对声音入境,即是频频拒绝大马反对党及民运人士入境沙巴和砂拉越。这和当初订定 “移民自主权”的初衷,已经背道而驰。

另一方面,面对数以百万名计的非法移民涌入沙巴,却熟视无睹。显然,对所有大马公民来说,这是抵触宪法所保证的基本自由权。而对努鲁依莎来说,她是一名国会议员,也即是一名联邦官员。因此, 她的自由行动, 照理应该得到地方政府保证,不得加以限制的。

面对各方的责难,沙巴警方及州秘书均加以否认。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却轻描淡写地说, 关于网上有一封信说另有11人被禁入沙巴事件。此封信现在已不再重要了。故此,相信有关的禁足令已经撤消。

遗憾的是,对此次努鲁依莎被禁入境沙巴事件,沙巴政党中除行动党外,其他各政党均告噤若寒蝉,没有对慕沙政权加以谴责。特别是两个本土反对党,即立新党 (STAR)与进步党(SAPP),两者均强调沙巴本土主权,但面对有人滥用主权时,却默不出声,相信可能因选举惨败,元气大伤,一时还在恶梦中未醒吧!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