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致叶副教育部长的第二封信

伟杰

更新: 2014/1/6 8:45 早上

副部长您好,自从上一次我发了公开信给您之后有好多人都给了我不少的评论。在此向你说声抱歉,我的用词不规范,用语很民间化。所以听起来会逆耳是难免的事。但我相信想带给大家的讯息是完全被转达的了。这一次我会再给您发信是因为又有事情是让我难以理解的。

从去年六月开始在面子书上一直到现在多次出现即将面试和调派的谣言,为什么教育部从来没有为这些谣言做出进一步解释和修正?

虽 然有句话叫谣言止于智者,但当今时代有多少智者是不担心那些谣言是真的呢?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要求教育部给个正式的日期,但为何要公布一个日期都那么困 难?而每一次当不同的人致电到教育部,官员们给的口头答复都不一致。甚至多番的不正面回答,拖了再拖推了再推,才会出现多次的谣言四飞。真希望你们可以为 这一点做一个解释。每一次教育部都要求学校的校长教师们做事要有效率,可是一直摆在眼前最没有效率的应该就是教育部本身了。如果我的观点是错的,请你证实 给我们看。

今年一月教育部分派三百三十六位的临教到全国各州可是就不派合格教师去执教,原因何在?难道没有受训过的临教会比有受训过的教 师们更有资格教导学生?就算要分派临教,也应当从这些准教师里挑选出来。而不是以“给他人机会”为理由就能轻易把孩子们的重要的学习过程给毁了。如果要谈 论害怕准教师们觉得有所不公平,哪请问对孩子们的不公平又由谁来承担呢?是部长您吗?还是那些正在努力办事的官员们?“One mistake from a doctor can kill a patient, but one mistake from a teacher can kill a generation”,这句话部长您应该看得懂吧?

虽然有报道是说华小总督学一职丢空了很久,但这个也不可以是延迟解决华小师资短缺的 借口。试问全国各州都没有华小督学了吗?难道总督学不在,他们也跟着无口无脚了?我们用google spreadsheet和通过面子书就可以在几天以内就收集了百多个空缺的数据,如果我们有权力去正式收集这些数据相信不出几个星期就可以把它搞定。教育 部那么大,官员那么多却在相隔那么多个月依然无法把它完成。难道叫个书记发封电邮又或者直接致电通知各个督学收集师资数据然后由部长您亲自做协调会办不到 吗?你关注华小的决心到底有多少?每次教育部要求学校呈交各种数据或成绩都会给一个期限。不晓得部长您能否允许我代表全国华小的孩子也给教育部一个期限好 让孩子们得到足够的教师资源来教导他们呢?就在农历新年前把这事情解决好吗?就当是给孩子们的一份新年礼物。

一个好的组织系统不应该是主管不在就一团糟的。而且部长们都在,只是中间一位的华小总督学不在而已。难道一个人断了右手就不用吃饭直接等死了吗?他可是还有左手和一双脚可以用,还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做到的。

这 些年来最可怜的不是我们这群年年在等被调派的新教师,而是那些无辜的孩子们。爸爸妈妈把他们送去学校,他们一心想着可以好好学习,可是因为教育部的不妥善 安排,导致没有足够的教师教导他们。八个月对我们这些成人来说都可以影响极大了,更何况是在学习中的孩子们。一旦错过了,谁都无法再回到过去。孩子失去了 黄金学习阶段谁来负起那个责任?是部长您吗?下一代无法得到应当的教育而误了一生甚至影响了整个社会又由谁来承担那个后果?不只是你们几位部长或者几十位 官员,而是全国人民和整个国家社会。

或许部长们的孩子个个都是天才,肯定可以成龙成凤。我们的孩子倒没有那么幸运也没有那么厉害,他们不 会一出世还没会赚钱就已经会存钱,更别说能存个几百万去买豪宅或钻石首饰之类的。他们做生意亏了几亿,也不能过两三年后又有个几亿可以给他们去搞新生意。 他们每晚睡觉别尿床,学习别偷懒,做人要上进,是非能分清,我们就非常谢天谢地了。我们的孩子比任何人更需要好和足够的教育。

可是现在就 连学习的机会也要被阻扰,真的很为他们心疼。如果是无法避免的事我们无话可说,但是如果是人为的那是否应该尽早修正呢?那天我在电视新闻看见部长您呼吁华 社要以教育为重,不要把华小缺乏华裔学生而失去华小一事而担心,我听了真的有感动。但是回头一看华小师资空缺的问题,我倒很想问回部长您的以教育为重去了 哪里?孩子们的权益又去了哪里?

虽然我很不愿意怀疑部长您对华小的关注,但我真的很希望您能做些可以说服我们的实际行动。我这一次依然是用华语给您写这封信是因为我相信经过了四个月的时间,您热爱华教的心应该足以让你把基本的华语学好,并且能读懂我这封简单的信。

最后,我希望教育部能够深重的看待此事,把学生的权益似为优先并尽快解决华小师资短缺的问题。谢谢您...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