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916 我的回忆

黄锦河

今年我没有庆祝916,因为我早已宣布,当916受到政府的认同,我将不会再举行916升旗礼。现在整个马来西亚都在庆祝马来西亚日。

去年我最后一次举行升旗礼是在当马来西亚庆祝成立50周年纪念,也是国家成立的金禧年。也在这一年约两万人民在古晋独立广场见证了马来西亚大规模庆祝916马来西亚日。

我在2005年开始每年都风雨无阻的在独立广场举行升旗礼,一直到政府接手。我的第一次升旗礼时我还未是州立法议员。

古晋独立广场第一次举行在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升旗礼时有至少6000人出席与见证。当时独立广场的原有名字是古晋中央广场。

在2005年9月16日我们只有一小群只有十余人,却会惊动警方全副武装大出动,在广场右角边虎视眈眈的监视。

当时率领红头兵大队的警监莫斯里步上前来问我是否有申请准字,不然就是不合法。我当时说没有,我觉得早在1963年9月16日有6000名砂拉越人在那里举行升旗礼庆祝马来西亚日,我不认为现在还需要准证来庆祝马来西亚日。

当 时我继续进行升旗礼,因为这是马来西亚日,这个国家及法律从这里诞生。和鸡与鸡蛋的原理一样。如果警察要停止升旗礼,他们只有逮捕我。警察考虑一会,对我 说:“我不会逮捕你,因为你们人数太少,如果人数多些,我就会采取行动。”我立即回答说:“我希望有一天会有6000人,和1963年9月16日同样的人 数和我在这一天举行升旗礼。”警察随后一言不发在旁监视我们升旗礼。

我们继续进行升旗礼,当时砂拉越公正党主席哈志旺再纳扮演国家成立时的马来西亚首相宣读全国马来西亚宣言。我也扮演国家成立时砂拉越的的首席部长阿玛史第芬卡隆宁甘。然后,当旗帜升起,我们一起高唱国与州歌。

就那样我们举行了第一次升旗礼,我们克服困难完成任务虽然受到警方的骚扰。

我们在那天高举的第一面布条即是:“9月16日是我们真正的国庆日!”

可是当时警察并没有停止,他们举报我并记录了我的报告。其实那年起,每一次升旗礼警方都在举报我。真让我感到“受宠若惊”。

从那时起,每年的9月16日,我都有在古晋独立广场举行升旗礼一直到政府接手为止。

注:作者黄锦河曾担任砂拉越浮罗岸区州议员,2011年砂拉越州选前夕退出公正党。本文由杨森泉翻译。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