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乡愿,德之贼也

发表于  |  更新于

占中运动自9月28爆发后,占中与港府双方代表终于在10月21进行第一次的对话;无奈双方无法达到共识,看来此僵局将持续下去。

我只对这次大部分“支持占中”的舆论把“反占中者”都被扣上“大中华”、“反民主”,甚至是“黑社会”、“中共奴才”的大帽子,深不以为然,仿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在寒蝉效应之下,反占中的声音已被淹没。

占 中运动己持续了超过三星期,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这已被喻为最“有礼”、最“自律”、最“文明”的公民运动。在一片赞扬与歌颂当中;我比较关注的是到底有 多少人的生活因此被影响?多少商家因无法营业而蒙受损失?金融市场蒙受多大的震荡?更重要的是,是否有人因交通瘫痪而命在危急?

凡公民运 动只要高举“公平”、“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帜都会无往不利,赢得社会最大的掌声和声援。在意识形态的作祟下,所有的行为都有其冠冕堂皇,无可 质疑的正当性,包括了牺牲他人要求正常生活的权益。“民主自由”确是普世价值,但这社会还是有一条看不见,不可踰越的红線,一旦超过了就会过猶不及,弄巧 成拙了。

民主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尊重少数,服从多数。在此大原则的结构下,人人生而平等,享有不受干扰的言论自由及生活方式,即便其认知 和理念跟大环境背道而驰也必须被尊重,而不被乱贴标签和扣帽子。在不侵犯他人要求正常生活秩序的前提下,追求你所谓的“民主”,不就是“民主”真正的价值 吗?

支持占中者最普遍的论述是,为了下一代的前途及从封建体制迈入民主自由,社会的震荡是无可避免的,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原则之下,这是 社会必经的阵痛。占中群众口口声声高呼要求“民主自由”、“真普选”,却对建立在“民主自由”基础之下的“法治精神”(Rule of law)只字不提,视若无睹。执行任务而被迫镇压部分顽固不化者的警员,被他们极尽的羞辱和抹黑;但他们从不说在他们眼里的民主进步国家对同等的踰越行 为,是如何采取更强而有力的镇压。一群缺乏法治素养的群众,要求“民主自由”,就如一个没自律的孩子要求父母给予更多自由般的不可理喻。社会秩序建之不 易,豈容一少部分刁民披着“民主”的外衣,行藐视“法治”之实呢?子曰:不敎而杀谓之虐。若民主精神被扭曲,被无限上纲到不可被挑战的高度时,那也不是另 一个极权的延续吗?

民主自由普选确不是从天而降,也不可能是一步到位的;即便是民主发源地大英帝国,选举的雏型也只是在贵族上流社会进 行,经数百年的演进,才产生第一位女性首相,达到了性别平等。美国更是如此,经数十年才发展成两线制,逾百年后非白人才拥有投票权,至两百多年后才产生第 一位黑人总统,实现族群平等。

英国殖民香港百年,港人连港人治港也不曾争取,如今却要求一步到位的真普选,是否有点超越现实,强中共所难呢?说实在的,我国独立了57年也还没真正的实现真普选,但恶法亦法,我们可以对现有制度失望却不能绝望,亦不可鼓励去破坏这块我们称之为“家”的土壤。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