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李光耀“多讲华语、少讲方言”政策

发表于  |  更新于

一代政坛巨人李光耀被华人赞许最多之处是他把狮城从小猫变狮子王,而他被批评最多之处就是“多讲华语、少讲方言”的政策。

李氏被认为是消灭新国华人母语的凶手。李氏辩称其用意在于消除各籍贯华人间的隔阂。

早期华人按籍贯分帮结派已是学术界公论。各籍贯间几乎都互不往来,就连行业都由不同的籍贯垄断,如福建人垄断橡胶运输业,客家和广府人垄断锡矿业等等,海南社群比较小没办法只好搞咖啡店饮食业,其他更小的籍贯如广西等,就只能做人家不愿意做的工作。

籍贯之别之严重我们实在难以想象。就连我们这一代,虽然普遍不理会人家的籍贯,当偶尔还是会听见许多长辈贬低“非我籍贯”的言语。一些如女儿嫁给某某籍贯聘金就要多收数倍等的事情还是会发生。从这里就能看得出,上几代的籍贯之别是多么根深蒂固。

中国土地广阔,“一方水土一方言”是常情。星马土地小中国数十倍。这么多不同籍贯的华人移民来这片小小土地,还要坚持籍贯情意结,分帮结派,对争取资源根本就无益,更何况华人还需要跟人数最多的马来人斗抢资源。

同理,马来人原本也有分爪哇人、舜他人、武吉斯人之类的,惟在星马有人数众多的非马来人,为了方便争取资源,他们也理所当然趋向认同“马来人”的身份。

其实,即便华语没成为华人的共同语,某些少数籍贯的方言仍旧会消失。怡保就有许多福建人(闽南人),只谙当地流行的广府话,一句福建话也听不懂。这就证明了即使没华语,一些方言仍旧会消失。

只看因华语而消失,还是因其他大籍贯的方言而消失。

衰落在华语手上,还是衰落在其他主流方言手上,差别很大。众所周知,华语是中国北方官话,并不是本地华人的母语。但唯有这样,才对本地大小籍贯都公平。因为并不是任由大籍贯来“同化”小籍贯。

马 来语之被马来群岛各族群当作共同语就有着同样的原因。纯正的马来人其实在马来群岛族群里只占少数,但由于马来群岛的大族群,如爪哇族、舜他族等各自不服对 方的母语为共同语,最终就选了马来语为马来群岛共同语。所以即便马来人不是印尼最大族群,惟印尼终究还是选了马来语(印尼语与本地马来语有些不同,但基础 还是马来语)为其国语。

另一个例子是,印度的泰米尔族亦不服北方的兴地语为印度国民共同语。泰米尔族甘愿用英语与北方族沟通。

李光耀之所以选择英语为国民共同语,也是看清了各种族都不服对方的语言为国民通用语。即便英语当时代表了殖民地的语言,在民族主义当道的环境下,令人非常抗拒。但是各族也知道选用英语为共同语是当时的最实际和最佳的选择,因为对各族都非常公平,所以大家最终都没有异议。

如果李光耀选用华语为国民通用语,情形就如同“大籍贯吃小籍贯”一样,最终一定激起许多的风波。华人小籍贯没有强力政权作后盾,可能就被大籍贯吃到母语消失去。但是新加坡的马来人有周边的马来群岛政权为后盾,又怎么会乖乖坐看华语成为该国通用语呢?

注:作者刘勇瑜是马来西亚讲华语运动副主席。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