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Bersih4】小六的毕业旅行

发表于  |  更新于

马币兑换新币接近3.0。我想起1997年的小六毕业旅行。

金融风暴期间,父亲任职的上市公司被列入PN3名单,虽然没丢了饭碗,但家里的经济腰带缩紧了不少,父母购买日常用品的次数减少,比之前更货比三家。

我记得那时华小都很流行去新加坡毕业旅行。当开始接受报名时,我理所当然的把表格带回家,跟父亲说明,并跟他要了300多块令吉的旅费。后来父亲一直拖延,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一再问我一定要去吗。我当时没想太多,哥哥姐姐明明毕业时都有去新加坡旅行,我当然也要去啦!我催了好几次,他才在某天我去学校前,缓缓地把钱交给我。

他当时眉头深锁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

今天的我人在国外,接触了不少靠家里经济支柱的留学生。如今马币疯狂贬值,想必许多努力给孩子最好的父母都在辛劳地苦苦挣钱吧。

这个状况让人焦虑,让人忧心——货币疯狂贬值难道不是经济管理不当、贪污腐败、丑闻密布等的政权所导致的窘境吗?

不闻不问转身离去还是留守抗议?这时候,我想起了1997年时爸爸那忧心忡忡的眼神,拿不起花生爆米花看政治戏。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