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Bersih4】Bersih已是4.0,公民思考却停于1.0

发表于  |  更新于

先来描述一段与某某人的对话,我想这一幕可能大家都有碰过:

我:“(指着报章新闻)你有参与过往的Bersih活动吗?”

他:“没有。”

我:“那这一次的你会否在参与?”

他:“不会,因为我认为这没有用。”

我:“那怎样才有用呢?”

他:“我认为投票比较务实。”

我:“那你认为上一届大选大家都很务实的参与投票吗?”

他:“是啊,很多的选区都取得非常高的投票率。”

我:“最后还是输了,你认为这还是一个你所说的务实解决方案吗?”

他:“那只好再等下一届大选吧。”

我:“可是你等得了吗?”

他:“不能。”

我:“你认为要怎样才能提走这个贪污的政府呢?”

他:“可能就是要有一些爆发点的事件,足以能够逼走他下台。”

我:“你说的,不就是Bersih集会吗?”

他:“那就不同,没用的。”

……

上街的目的,不是要把它搞到天翻地覆、大势革命、攻入布城或者揭竿起义,而是要展现出“你正在关注这些糟糕的事件”。最重要的是:你不单单是要展现给政府看,你也让身边的人了解到——你是大马公民,你在关注这个国家的动向!

不少人都在今天用着昨天错误的想法,渴望在明天能够得到更好的生活,这是愚昧的想法。你可以有不上街的自由权,但这就是对纳吉所做的一切做出沉默,隔岸观火的心态看着这国家的政府一步一步恶化,形成社会的毒瘤。

在308和505后,大部分人都对政治产生微毫的感觉,然而相比暗潮汹涌的社运人士,普通老百姓对政治的意识仅是“小学阶段”,没有进一步发展对政治的关心感,以及扮演正确的公民角色。因此,让大马出现诸多难堪,你我都得反省:

1)我们是否有做到公民应有的责任?

2)是否有真正关心这个国家?

3)是否除了去投票外,以实际行动参与社会活动改善我们的国家?

4)是否了解“公民责任”含义?

民主是要通过多元方式达成

投票是民主体制的标志之一,前提是——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制度下,选举才能完全发挥出民主的价值。别忘了,朝鲜也是有全国选举,一个败坏的选举制能够更改政府?从选区划分到选举委员会,我国的选举体制近成极权政府掌权的工具,请问你还可以把“寄望更美好的大马”筹码全押注在选举上吗?

当然,我没有否认参与投票的价值,但不能受到某方偏激宣传,空想仅通过一次的大选去改变政权,因为在为民主的奋斗路上,是漫长的,不能单单寄望通过投票的行为,实践多党制政权轮替。身为公民,我们是要额外付出力量,通过公民意识醒觉、非政府组织(NGO)及社会运动、公民教育等,一步步完成国家的民主化发展。

或许你会问:难道这场活动真的可以让纳吉下台吗?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机会渺茫,但如我所说,出席这场活动的目的,不是要你在游行中学某些政客演出可歌可泣、英勇悲壮的角色,而是站出来呐喊“Najib, I am watching you!”,凝聚公民抗命的姿态。

长达34小时的净选盟4.0运动,将在8月29日开展,不少来自政府的干扰行为正开始出现,侵犯公民自由集会权利。

不晓得你是否是愿意上街的那位,而我将扛起鲜艳的国旗和抗议旗帜,让它们飘扬在黄潮中。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