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纳吉倒台不能等

发表于  |  更新于

9月11日,本人出席了怡保广东会馆举行的“黄潮之后,你我该做什么”讲座,于座上有幸发表意见。本人提出,在净选盟4.0集会期间,公民在独立广场外的自律和自主行为,足以证明马来西亚公民具备自主行动的能力。集会以后,经过街头洗礼的民众,理应负起自己的责任,监督选区的国会议员,使他们承诺在国会支持不信任动议,否决纳吉政权。

这一发言并未获得其他出席者的认同,大部分出席者反而认为这一建议并不实际。他们主要观点为,在没有领袖的登高一呼之下,要进行监督或其他行动,几乎不太可能。与会者也奉劝本人,首要任务是督促年轻人登记选民,并在其他学生运动当中,寻求意见领袖的支持。

出席者的响应想必是马来西亚大部分选民的普遍想法。人微言轻的普通市民,真正能够发挥影响力的时候,只有五年一度的大选,其余的时间,纵使民众希望做出什么改变,也不可能。这类型的思考模式,完全符合黄国富先生在《黄潮“不满族”的民主想象》中提及的,马来西亚人民“投票中心”和“国家中心”式的想法。换言之,将一切改变的希望,寄放在选票和领袖身上,依旧是马来西亚人挥之不去的迷信。

近期内,纳吉在内阁和党内地位逐渐稳固,马来西亚只剩下国会再开之际,由朝野议员共同通过不信任动议,才能够让纳吉下台,为贪腐负责。但是,连高呼要使用不信任动议的在野党,也没有一位议员明确指出:究竟如何推动不信任动议?是否承诺出席国会,并投下不信任票?到底有多少国会议员已经承诺支持不信任动议?自从纳吉贪腐丑闻揭露至今,马来西亚人从未从国会议员身上获得明确的表态。朝野政党对纳吉的态度,只能以扑朔迷离来形容。

民众对此现况的反应,却是一等再等:等净选盟全国巡回演讲、等在野党表态、等巫统内斗斗出结果、等纳吉被爆出更多丑闻。这样一等再等,只会一时无成,届时,真的只会剩下大选一途可以改变现状。

公民不应该如此无力。我们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迫使自身选区议员对不信任动议做出明确的表态。目前没有人清楚国阵和在野党议员的想法。也许国阵议员愿意为正义发声,也许在野党议员未曾考虑出席国会,两者都需要我们密切监督和关注。迫使议员做出口头上或是书面上的表态,是现今所有马来西亚公民应该执行的任务。

十月份,学生行动(Langkahsiswa)将策动1000名学生,在国会重开之际前往国会,目的就是要当面向所有国会议员表达民众的不满,迫使议员正式表态。学生作为公民当中,最不具经济能力和社会经验的群体,若都能身体力行,通过大选以外的方式改变现状,为何其他公民依旧对自己的影响这么缺乏信心?

公民可以选择策划联署签名运动,或是个别前往选区议员办公室向议员的团队反应,或是拨电至议员团队的联络电话了解详情。一些简单的步骤,就能使议员意识到自己选区的选民。没有人知道,议员在千人联署签名施压过后,会否转变态度;没有人知道,几通电话下来,议员会否聆听民众。此时此刻,身为马来西亚人,只要尚有可行的方案,就应该执行到底。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