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

发表于  |  更新于

日前,总检察长阿班迪宣布,首相纳吉在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与SRC汇款案中,无涉及违法,而宣布结案时,社会上普遍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哗然;乃因,此一结果皆在常理的预料之中,并不意外。但民众期待在这案子上,司法能挺直腰杆,对权贵秉公办理的奇迹并没出现,心理上难免还是有点失落感。

当1988年,时任首相马哈迪革除联邦大法官,而开启了政治人物干预司法的恶例,打开潘多拉盒子后,我国的司法体制基本上已破碎支离,政治权力凌驾司法与执法。所谓相互制衡,三权鼎立的民主法制,只是政治人物欺世盗名的皮影戏。尓今,纳吉在生死存亡之际,东施效颦,甚至是变本加厉,操控司法与检调的嫌疑,斧迹斑斑;也间接令到马哈迪政治生命的继承者慕克里,面临逼宫危机,可谓始料不及,自食恶果。悲哀的是,国家也因此陪着一起付出代价。

司法乃牵制社会沦丧的最低道德标准,也是捍卫公平正义的最后防线。我们无法期待政客可以克服人性的弱点,自我节制,洁身自爱;故此,司法与执法的独立性,相对的就显得很重要。但我国的权力结构显然很矛盾,握有最高权力者,操控一切生死大权。

而被授权力者若向其权力来源屈服,甚至是利用其权位以谋求个人的荣华富贵,其行为无异于卖国求荣。古语有云:人在官门好修行。乃告誡为官者,有幸报效国家,忠于职权,造福社会,德行之高,更胜于膜香礼佛。无奈,在权位的邪猈者多,知本份人者甚少。

菜根谭载: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惜,人生百态,世俗炎凉。在这关键时刻,有人迫不及的待护主心切、自告奋勇、揣摩上意、显示效忠。有人噤若寒蝉、自顾不暇、明哲保身。有人官官相护、明索暗抢,谓机不可失。有人欲言又止、踌躇不决,注定郁郁而终。也有人貌似正义凛然、勇于仗义直言,以致甘冒人头落地,或遭司法提控的风险;然而,却无法引起社会普遍的共鸣与同情,腐败政权的长期得益者,高举肃贪倡廉的旗帜,就如妓女捍卫贞节牌坊般的,欠缺说服力;充其量只不过是另一场权谋斗争的牺牲品。现代的官场现形记,恕不明言,欢迎对号入座。

美国总统克林顿被 Ken Starr 检察长提出弹劾;台湾总统陈水扁也被陈瑞仁检察官所提控,甚至锒铛入狱。而我国是否有机会出现 Ken Starr 或陈瑞仁们呢?恐怕很难、很难。当国家面临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沦的时刻;有幸成为关键决定者,可以选择流芳百世,也可以选择遗臭万年。顾炎武曰: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为官者或知识分子,乃社会的中流砥柱,有风吹草偃的影响力,若这些人都无耻,整个社会将有上行下效的结果,那自然就是国耻了。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