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MyDeposit只是一场政治秀

郑晖  |  发表于  |  更新于

Malaysiakini

政府于今年4月推出MyDeposit计划,为月收入3000至1万的无房大马人在首次购买价格介于8万至50万的房屋时,得以向该计划申请房价的10%或最高3万令吉的辅助金。这相等于政府帮你出首期付款,你接着偿还每个月的银行房贷,也像家里年迈父母看孩子买不上房,于是拿出从以前积下来的血汗钱,充做购房的头期款项,而孩子则负责三十几年的月供贷款。

就MyDeposit的两亿总额辅助金,若被除以每个人得以申请的最高辅助津贴3万,MyDeposit计划援助的人数大概就6600人左右。援助范围有限的MyDeposit,更像杯水车薪,冀望用一杯水,扑灭房价飞快高涨的大火。不谈政府这项辅助政策将如何公正公平发放,就总额两亿元的辅助资金来谈,这只不过是又一次的派糖果戏法。这是一次性的发放津贴,非是可持续的后续政策。但金额不多,涉及人数有限,房屋市场对此的反应,应当是不痛不痒,无关痛痒,或许就是政治秀一场。

MyDeposit针对的对象是月收入3000至1万收入的大马无房族。为何限定在月收入3000以上的无房族,而非月收入2000呢?这或许是银行贷款审核通过的最低薪资下限。去年“大马雇员财务承担能力”的抽样调查中,76%的受访者无法即时拿出1000元应急,而个人破产的原因中,房贷排名第二。

这项抽样调查向我们透露出一个可能性。

抽样调查里的大部分受访者无法拿出1000元应急,这表示若他们月收入介于3000至1万之间,他们拥有申请MyDeposit计划的资格,而无法拿出1000元应急的他们,却能在MyDeposit计划下得到一笔最高达3万的辅助金作为购房的首期付款。

这会否让更多的大马人步入无法偿还房贷进而导致自身破产的境地呢?

由于家庭债务已高居国内GDP近90%,国家银行透过限制放贷,为国内爆发由个人破产导致的借贷危机设置一防卫底线。国行以更宏观的视野,而非透过短视的放宽房贷政策拉抬国家GDP制造经济繁荣假象的行为,值得赞许。但这也显示建筑业发展与国行不放宽房贷的政策有所冲突。

MyDeposit计划的出现,其实是政府介入房屋市场的不好范例,让原本连首期都无法支付的中产无房族,接下三十几年的房屋贷款。这或许会让财务状况已亮红灯的中产无房族步上破产路。

拨一笔款项津贴收入介于3000至1万的无房族购首房,这本身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政府更应该做的是直接打压房价,或推出类似新加坡的组屋计划,我们追求的是可持续的发展政策,而非昙花一现的派糖果效应。高消费带来的高比例家债问题,应可被分拆为日常消费、车贷房贷、医药费用、孩子教育成本及供养父母的费用等。政府需要介入的不是以MyDeposit等一次性惠及少数群体的撒钱政策,而是应该针对公共交通,公共医疗体系等公共领域上做更有效的投入。

高收入,未必意味着高素质的生活。2020宏远提出的人均高收入并不能代表高素质的生活。当医药费高涨,公共交通无效率,教育政策颠三倒四,平均工资的提高,也抵消不了国内公共领域低素质所造成的额外高支出。若考虑国内贫富悬殊的现象,人均收入的提升,其实也只不过是有钱人更有钱,穷人继续穷下去的大马常态而已。

MyDeposit计划,就是一场政治秀。秀出的是,政府在公共政策上的无所作为,及派钱政策的短视。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