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

发表于  |  更新于

林冠英在低价购屋案中,被提控涉嫌触犯贪污罪。在我国这政治朝野壁儡分明的社会,果不其然,又引起了一翻的波澜和议论,政治迫害之声此起彼落。此案在政治层面来说,相比起首相捐款门案,总检察署厚此薄彼的选择性提控,确有可议之处,难平众怒。

于法律层次上,恐怕林必须提出更有力的证据在法庭上证明自己的清白,才是正确之道,而不是制造舆论压力,全民公审。然而,在道德操守而言,颇有瓜田李下之嫌。行动党向来自诩为秉持清廉、透明、平等的立场,无论如何狡辩,都是无法自圆其说。

在我国“混政治”的,当陷入任何丑闻指控的困境,只要巧妙的使其与政治连结,似乎无往不利;纳吉的捐款门叫政治阴谋,林冠英的购屋门是政治迫害。但毕竟,他们才是始作俑者,不是吗?怎么可以本末倒置,混淆视听呢?

纳吉运用政治阴谋论,在双补选中赢到有剩,赢到会喘;林则凭政治迫害说,在筹款中展现势力,大显神功。证明了只要政治手段运用得当,也能把危机当转机,增添政治筹码,即便丑闻缠身,即使胡言乱语,其支持者依然前仆后继的挺身捍卫。

社会集体反智的行为

不禁令人感叹一句老话,有怎样的人民,就会选出怎样的政治人物。难道这是社会集体反智的行为吗?当这些政治人物在光天化日犯下的错误,都不足以让民众唾弃时,那有什么能够呢?民众对政治人物的丑闻表现出冷漠得无动于衷,冷漠得让人心寒,那再譴责政治人物已是无济于事;最该被检讨的,而是甘心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民众了。

人类本性中蕴含着崇拜英雄的基因,因为英雄代表着荣耀,正义和希望。小时候我们崇拜虚拟的英雄人物;少不更事时,我们迷恋明星偶像;成年后,当对现时龌龊的环境不满,身心深感威胁逼迫,使我们对救星的出现趋之若鹜。

只要这些救星大义凛然的喊出冠冕堂皇、雄心壮志口号,我们便肝胆相照,誓死相随。当忠良的救星被敌人迫害时,更是要不落人后的情义相挺、两肋插刀,才能表现出自己的正义感和义愤填膺。这种一头热,不分是非黑白、义愤填膺的正义感是否太廉价了呢?

政客俨然成民族救星

政治上更是如此,当政客俨然的以一副民族救星之势,欲挽救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成功塑造其成为希望之化身,拥有不可取代的地位时,民众自然的把希望付托在其身上,使他成为不满情绪唯一的出口。当意识形态操的情绪操弄到高于一切时,事实的真假已不重要,相比起贪污舞弊,希望的濒临破灭,显然的更是严重。

身陷泥潭的政客因此而脱困,但社会却再次的陷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困惑。社会共识分裂,谁也说服不了谁,永远也无法建立一致的是非对错标准。然而,政治若贫乏到没有是非,就只剩下因果了,种什么因,就会得什么果。

在民主自由进步的社会,没有一个政治人物是不可或缺的,无论他的丰功伟业有多么伟大。只要有朝一日,当民众破解对英雄的迷思,勇于摒弃犯错的政治人物,就是这些机会主义者的末路,我们才有可能塑造一个更美好前景的国家。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我们真的需要救星吗?我国政坛从来就不缺救星,缺的是真正清廉的政治人物。改变思维的过程虽然很缓慢,很痛苦,但希望不必寄托别人,而是改变自己。共勉之。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