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当今大马》 来函

我所认识的玛丽亚陈

杜乾焕
(更新:)

11月19日BERSIH 5大集会前夕,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在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下被扣。自她被扣留以来,我们看见了爱国的大马人民对她的支持;然而,也有人企图妖魔化和诋毁她,包括巫统宣传主任。

玛丽亚和BERSIH 1至最近结束的BERSIH 5大集会获得巨大的支持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大马人民都希望有干净公平的选举、没有贪污滥权的善治,和制度化的异议权利。事实上,玛丽亚陈长期以来都投身于这些改革事业。作为她的挚友和净选盟督导委员会的一员,我可以保证这一点。

我十多年前开始认识玛丽亚,我们参与了反对医疗服务私营化的全国运动。后来,我在2009年被委任为净选盟督导委员之一,有幸与她和当时的主席安美嘉一起工作。她俩的领导表现精细勇敢,堪作楷模,使净选盟成为争取干净公平选举运动的先驱。在安美嘉卸任之后,所有参与的非政府组织都认为玛丽亚应领导净选盟。我与她在督导委员会一起工作是个鼓舞人心的经验,她积极投入这场运动,容许大幅度的为异议空间之余,从未偏离干净、自由和公平的选举制度斗争的目标。

在未加入净选盟之前,她投身参与了各种社会公益事业,为贫穷和受边缘化群体服务。 她反对医疗保健日益私营化,因为这将使病人和穷人失去关键和重要的社会福利。

之后,她为性别平等、妇女充权及打击性骚扰和家庭暴力问题献身多年。她曾于槟城妇女醒觉中心和吉隆坡的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工作,两家皆是以性别平等和反对性骚扰的斗争着称的团体。

对我来说,玛丽亚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坚持信念的勇气。她从未屈服于政府的腐败滥权。当她的亡夫尤努斯阿里在1987年茅草行动期间,与上百人在同样令人厌恶的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时,她参与了要求释放他们的运动。 从那时起,她一直在为争取更大的民主空间、异议的权利及反对威权主义而抗争。

玛丽亚一直都独立自主、坚持信念及愿意为国家献身于改革事业,从来都不是任何一方的代理人。她是个爱国者。这是我所认识的玛丽亚。这是我永远都记住的玛丽亚。


杜乾焕是前国立大学(UKM)学者、曾任3届州议员及槟城州行政议员。目前为槟城研究院研究员、净选盟北马区副主席。本文由李忠伦所翻译。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