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政客是民主最大的敌人

发表于  |  更新于

民主的核心价值本就是“以民为主”,让人民在最大限度的自由意志底下透过各个机制来决定国家的发展以及国家的未来,这些机制包括了选举及投票、讨论及对话、抗议及集会等。建国先贤们希望人们能够透过这些机制及管道表达自己对于特定议题或国家未来的期许或担忧,所以在立定宪法之初就保障了人们行使相关作为的权益,这些与发声机制相对应的权益包括了选举及投票权、言论自由权、集会自由权等。

但在国阵联盟长期的暴力执政之下,我国的民主被严重的侵蚀,人民的人身自由、言论自由、集会权等纷纷受到限制。这样长期的压迫与暴力造就的最直接结果就是人民开始失去对民主的信心与想象,让民主最终变成一种单纯形式上的投票,好像只要透过投票这个机制就能解救国家、让未来变好一样。

2017年12月23日,有“亚洲民主灯塔”美名的台湾发生了一件又一件让人震惊及不敢相信的事件。在一场反对修改劳动法案(劳基法)的集会游行中,警察殴打民众、包围并肆意逮捕参与集会的民众,更阻挡记者採访及限制在场律师的人身自由,让他们不能提供现场手无缚鸡之力的民众任何的法律谘询。

这场集会始于民进党推动的劳动法修法,让劳工阶层的加班时数边长、加班费减少、假日变少、轮班之间的时间变少等等,因民众不满修法而站上街头捍卫自己的劳动权益。

有一点值得注意及关注的是民进党目前在台湾已是一个“全面执政”的政党,不管是在行政或立法的环节中都握有绝对的权力,可以主宰任何一项政策的法律制定及行政行使,也就是说,民进党在这次的修法中,并没有任何外部阻力或有人逼它这么做,完全是它们自己决定的。讽刺的事,民进党党主席也就是时任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曾在选前表示:“劳工是我心中最软的一块”。

2016年1月16日,台湾人民透过民主体系中的“投票”制度,将票投给了蔡英文及民进党。

这样的事件对身处马来西亚的我们而言,是一记警钟,一记给相信“两线制就能改变一切”或“国家的改变只要投对人即可”这样理念的朋友的警锺。我们永远不能期待能够“投出一个对的政治领袖后”就拍拍屁股坐下休息,公民的责任是永远没有止息的一天的,唯有透过行使各种监督、对话及讨论的权力,我们才可以避免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万一篮子破了或摔了,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