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沙巴反对党不团结难撼国阵

沙巴汉

沙巴反对党是一盘散沙,夜郎自大,尚且各拥山头自重,是国阵最佳的助选员。这种看法目前普遍出现在大多数反对党支持者的口中,可见事态不妙 。它代表了多少人的失望、无奈与挫折感。

沙巴自加入大马54年来,出现过不少的政党,如独立初期的沙统(USNO) 、巴索摩摩根党(Pasok Momogun Party)、联合党(United Party) 、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人民党(Berjaya) 、沙巴华人团结党(SCCP) 、民统党(UPKO)及后期的团结党(PBS) 等。

上述政党除了拜林吉丁岸(Joseph Pairin Kitingan)所领导之团结党(PBS)外,有者仅昙花一现,有者于选举失败后便告偃旗息鼓,消声匿迹。

时至今日,沙巴现存的政党,隶属于国阵者有巫统(UMNO) 、团结党(PBS) 、民统党(UPKO) 、马毕(MCA) 、民政党(Gerakan)、自由民主党(LDP)。而隶属于反对党者计有行动党(DAP) 、人民公正党(PKR)、沙巴人民希望党(Harapan Rakyat) 、沙巴人民团结党(PPRS) 、沙巴立新党(STAR)、爱沙巴党( Parti Cinta Sabah) 、沙巴进步党(SAPP)、社会主义党(PSM)以及沙巴民兴党(Parti Warisan Sabah)等。

反对党中除了行动党、社会主义党和民兴党外,另外5个政党,即人民希望党、人民团结党、立新党、沙巴进步党、爱沙巴党,现已组成一个沙巴本土政党的联合阵线,命名为 “沙巴团结联盟”,由一名过气政坛红人末诺曼梳(Haji Mohd Noor Mansoor) 出任主席,拉拢各方的反对势力加盟,以壮大反对党的力量。

眼前沙巴政党数目众多,有如天上繁星。可惜的是,独立半世纪以来,没有一个政党真正造福过人民。天然资源遭贪婪的政客搜括殆尽,沙巴由最富有的一州,沦为最贫穷的一州。 民生方面,基本设施如水电、道路、医疗、网络等不是服务差劣,就是尚付阙如,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政客们一经当选,便把人民及支持者忘得一干二净。

退党潮与政治青蛙

数个月前,沙巴反对党阵营曾爆发一轮退党潮。原本隶属于公正党的拉京奥金(Lajim Ukin)突然宣佈退党,另组人民希望党。与此同时,公正党州议员威弗邦布宁(Wilfred Bomburing)也接手组成爱沙巴党。

不久,公正党沙巴副主席兼兵南邦国会议员达里尔雷京(Darell Leiking),摩约区州议员泰伦斯(Terence Siambun) 也相继宣布退党加入沙菲宜阿达(Shafie Apdal) 之民兴党。

公正党在2013年505大选,原本赢得1国7州议席,爆发退党潮后,公正党在沙巴几乎瘫痪,只剩下2名华裔州议员,即亚庇亚庇区州议员刘静芝和下南南区州议员谢铭盛。

此外,沙巴行动党也无法置身事外,该党里卡士区州议员王鸿俊,带领16名州委蝉过别枝,加入民兴党。王鸿俊乃政坛新雀,在行动党旗帜下当选;此回自甘堕落,不懂珍惜羽毛,沦为千夫所指的政治青蛙,实在令人扼腕叹息不己。

此举更证实一般人对沙巴政界的看法,即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尽是青蛙当道,为了个人利益,可以出卖一切,包括政治理想与斗争目标在内。

在所有“青蛙政客”中,立新党之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和人民希望党之拉京奥金(Lajim Ukin) 并称为 “青蛙之王”。

不以大局为重

沙巴反对党阵营发生接二连三的大地震,使到渴望带来改变的支持者非常失望。如果说国阵政客贪腐无能,那反对党政客的朝秦暮楚,又当如何解释? 更令人感到遗憾和失望的是,这些反对党均以沙巴本土政党自居,并且以此作为号召,排斥外来的势力,坐井观天,不能以大局为重。

说白了,这些领导人虽口口声声喊“沙巴人的沙巴”,内心里却期望一朝马到功成,有望登上沙巴首席部长的宝座。

这点以最近成立民兴党(初期命名为传承党,民间讥称为“船沉党”)的领导人,也是前联邦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的沙菲益最为露骨。该党至今尚未加入 “沙巴团结联盟” 或 “希盟”,看样子自信心十足,有意单打独斗,与国阵周旋。但随着近月来,党魁及多名领袖涉嫌贪污被捕,官非缠身,今后将何去何从?是否会变成“船沉党”,不久将揭哓。

沙菲益与现任沙巴首席部长慕沙阿曼(Musa Aman)不咬弦,是公开的秘密。他在最近一次全州走透透的造势运动上曾暗示,该党不会加入现今“沙巴团结联盟”,并认为沙巴大选出现多角战是 “正常事”。 此举在支持反对党的选民看来,沙巴又来了一名夜郎自大的政客!

他忘记了上届大选时进步党(民间讥称为“沙巴退步党”,该党由杨德利等所领导,遭选民大力惩罚,结果全军覆灭的教训。话说当时杨德利若能以大局为重,加盟民联,选举结果肯定不一样。而他本人也绝不致于败得一塌涂地,大意失荆州,莫此为甚。 如今沙菲益是否也要步上杨德利的后尘,实乃所有支持反对党选民所关心的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如果说沙巴人民不支持反对党,那是大错特错。 从沙巴政治发展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勇敢的沙巴选民曾二度利用手上的一票推翻过国阵政权。一次是在1976年州大选,人民揭竿起义,由新成立之人民党推翻沙统暴政;另一次是在1985年,团结党打败国阵。

如今虽时移势异,若过份强调本土主权的论述,再也无法取信于民了。 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随着政局的变化,一切均应从大局处着想。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为了应付强敌国阵,希盟实权领袖安华尚且能与宿敌马哈迪握手言欢,共抗强敌。 请问这些眼光如豆、自私自利的沙巴反对党领导人,凭什么“实力”撼倒国阵,改朝换代?

不团结成人民绊脚石

事实上,沙巴选民厌倦国阵的贪污滥权,期望尽快能带来改变。不是人民不支持反对党,而是反对党太令人民失望,各立山头,故步自封,尚且本身又不能团结,无法 “一对一” 对抗国阵,最终遭到国阵各个击破,渔翁得利。此点又能怪谁?

所以,沙巴众多支持反对党的选民咸认为,沙巴反对党的不团结,才是阻碍人民换政府的绊脚石,沙巴反对党才是国阵最佳的助选员。

眼前沙巴人民对沙巴反对党可说是恨铁不成钢,甚多反对党支持者愤懑地表示,若反对党无法“一对一” 与国阵对垒,那就乾脆不去投票或投废票,好让沙巴永远成为国阵的定存州,并永续政权100年。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