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写给废票爸爸的公开信

发表于  |  更新于

亲爱的爸爸:

我真的很不想叫你废票爸爸,但是,那天看到你在网上鼓吹投废票,我的脑袋突然懵了,觉得很奇怪,怎么一向来心系国家、一直为我们的未来而努力的你,会有投废票的想法?甚至还大力鼓吹网民和你一样?

我所认识的爸爸,在308开始,就勇敢的走上街头,每一次净选盟大集会,都可以看到你的身影,挥舞着海报,热情洋溢的在街头呐喊、流汗。你甚至为此挨过催泪弹的滋味,而你却毫不退缩,还引以为荣,在你的面书写下:

“民主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一蹴而成的。今天流下的汗水和泪水,是为了灌溉明天丰硕的果实。”

这段金句,为你引来无数的赞,也在你面书的墙上,辉煌了好长一段日子。

505大选成绩出炉那天,你悄悄留下了男儿泪。你沉默了好几天,低落的心情,全写在脸上。我想,全马和你一样,希望505 能一举击垮国阵而执政的民盟支持者,心情都从高峰滑落到低谷,一直到黑色集会热潮消退,你才慢慢接受无法改朝换代的事实。

后来,公正党的加影行动、伊斯兰党对民盟的背叛、和行动党互相攻击等等……到后来希盟成立,千年老贼马哈迪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反对阵线的领袖……社会上开始多了许多针对希盟的批评,特别是那些本来是火箭的铁粉和时评人,纷纷跳出来指责林吉祥没有原则,引狼入室、与虎谋皮,也有些本来满腔热血的网民,看到伊党日渐坐大,保守宗教势力越来越嚣张,都把怒气和罪责推到行动党身上……

我想,你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对火箭、对希盟,产生种种不满和失望的吧。

因为老马和慕尤丁等原巫统人马,让很多选民感觉,团结党活生生就是巫统的另一个翻版,林吉祥和旺姐让这些失意的独裁腐败份子加盟,甚至领导希盟,简直就是对支持者最大的背叛和欺骗。特别是有了伊党的前车之鉴,很多人都认定,与其说是“骑马杀鸡”,不如说希盟只是老马借来的刀,目的是为亲儿子杀敌开路、打开拜相之门。

如果投票给希盟,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让人民重新面对老马和旧巫统的独裁统治,那么,这和投票给国阵有什么不同?对一心反国阵的选民而言,这次大选的投票,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想要一尽公民的投票义务,却又被迫只能从两个烂苹果中选其一;与其这样,不如投废票,至少让候选人知道选民的不满,还可以 “教训” 希盟,让其领导人知道,不是随便推出什么烂人,选民都必须买账的!

爸爸,如果你有这样的观点,我想,没有人能够说你一定是错的。

但关键是,你投了废票,发泄了心中不满,政局就能够朝更好的方向发展吗?

更重要的是,支持投废票的,主要都是希盟原来的支持者,如今倒转枪口 “教训” 希盟,肯定会让国阵得益。一旦希盟的席位滑落,国阵重夺三份二多数票,甚至重夺雪兰莪州等,让政局回到308 以前、国阵独大的局面,那么,这是否就是废票联盟所想要看到的结果呢?

是的,有人说,想投废票的,也包括国阵的支持者。更何况,不论谁输了大选,都只能怪自己不争气、没有重视选民的需求,还以为选民的一票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Take voters for granted)。 输了,就是活该!唯有给他们一个教训,这些希盟领导人,下次才会重视选民的心声,才不会胡乱派出不入流的候选人--唯有那样,国家才有真正有改变的机会。

我不晓得,有以上想法的人,到底有多少。但是,我知道,“民意” 在大马从来就不是什么被看重的东西。想要以弱势民意,要挟政治人物作出改变,无异缘木求鱼、太傻太天真。

其次,在政治上,寸土必争,退一步,或者输一席,有时候就是全盘皆墨。尤其,以大马这种“假民主选举制度”,靠种种不公正的选区划分来长期执政的国阵政府,要改朝换代,唯有每票必争,须靠绝大多数的赢票,才有可能达成。505 的大选成绩,就恰恰说明了,只靠微弱的多数票,是打不败一个不公正的制度的。唯有选票大举胜出,才有机会在席位也赢得多数。

这就是为何,净选盟等组织,多年来一再呼吁,那些还未注册为选民的数百万成年人,不要再只是会在网上发牢骚了,只要有5-10%的新选民投票给希盟,布城就有换人的期望。

如今,废票联盟却反其道而行,鼓吹选民浪费自己手中一票,岂不叫首投族情何以堪?

再说,错过了这一次大选,就必须再等五年。如果你觉得过去五年,大马政治文化在纳吉的领导下日益恶化、极端宗教主义越发放肆、族群对立问题更尖锐化,那么,你认为,让国阵继续执政多五年,加上伊党在旁一唱一和,大马的未来五年,会更好还是更坏?一旦这局面成了事实,会是废票联盟所乐见的吗?

五年,说长不长,但是却足以让大多小学生,面对入读独中或国中的困扰;也足以让多数中学生,最终为大学遴选的不公正而苦恼。过去六十年,大马的教育问题已可说是病入膏肓,华教和华小建校,也每每成了国阵和华基政党,用来要挟或欺骗华裔选民的“五十年不变烂招”。希盟如果执政,这些问题是不是一定得以解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国阵如果继续执政,这些问题会继续成为华社胸口永远的痛。

此外,以林吉祥、安华等的高龄,很可能就因为你们的“教训”,在这一届大选后,政治生涯无以为继。

爸爸,我充分理解,你对老马有多么的厌恶。老马是这个国家体制的最大破坏者, 让他重新登上首相宝座,肯定是大马民主运动的一大倒退。但是,请试想想:

1)以老马这样的老奸巨猾,即使累积超过半世纪的政治资源,一旦被排挤在巫统的体制外,也必须借助希盟这样的外力,来对抗国阵。请问,到底老马比较可怕,还是国阵这个根深蒂固的腐败体制比较可怕?我们可以憎恨老马,但是国阵才是人民真正的敌人。

2)选举从来就不是为了选贤与能,而是让人民有机会通过选票,去制衡暴君与暴政。投废票,等于自废武功,放弃这种制衡的权力,也变相助长暴政的肆虐——这是网上流传,一位首投族在面书上的观点。如果一位年轻女孩,也能够清醒的看到这一点,为什么你就不能看到呢?

3)对废票联盟来说,国阵是个腐烂的苹果,希盟则是个长虫的苹果,两个都不是人民想要的水果。事实上,投废票,就等于让别人决定,他们要把哪一个烂苹果塞入你的嘴巴。

4)马丁路德金曾说:“我虽然十分反对暴力,但有一件事情比暴力更加罪恶,那就是对不公义保持沉默和怯懦。” 投废票或许不是怯懦,但是,面对国阵这样的暴政,面对大马这种不公的选举制度,却选择不去对抗,反而开足火力在批判其对抗者,这种行为,其实和为虎作伥有什么差别?当拉菲兹因揭发贪腐却遭恶法对付,即将深陷牢狱,而滥权贪污的牛姐,则洋洋得意逍遥法外,甚至高谈竞选议席,一旁还有卖族的小丑跳出来指责拉菲兹是骗子。面对这样的不公义,你那一张废票,还投得下吗?

5)绝大部分的民盟和希盟支持者,都接受安华作为改朝换代后的首相人选。但是,二十年前,当安华处在国阵体制内的时候,他在推动伊斯兰激进化、马来文独尊、以及派遣不谙中文校长到华校等等问题上,也同样是华社谴责的对象之一。但是,当安华走上对抗国阵的路时,许多当年反对他的华教和政界人士,都成了他忠实的支持者。人民能够接受“变节” 的安华,应不应该也接受同样变节的老马呢?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有了他的助力,希盟就多了几分打倒国阵这头巨兽的胜算。

6)退一万步讲,如果两年前的巫统内斗,胜的是老马和慕尤丁,而纳吉被迫退出巫统,当上了老马今天这个对抗国阵的角色,我也会给纳吉投下一张不情不愿的票。为的,就是打倒国阵这个制度化腐败的政权!

政治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不断变化的妥协和改革。在妥协和改革的过程中,人民被迫付出一定的代价,社会的价值观被挑战和扭曲,民主的信仰被撕裂。但是,当政治环境在急速恶化时,选择无为或假中立的代价,却是更多的集体受害。

许多人趁老马站在希盟的讲台上时,要求平反茅草行动和华团诉求,否则不给予希盟支持。事实上,历史的话语权,永远都是掌握在胜利者的手上。腐败政权一日不倒,平反的声音就是书生的无病呻吟。唯有手握政权,我们才有机会为前人的委屈伸冤,黑白颠倒的历史才有可能修正。

爸爸,我的政治智慧有限,网上有许多侃侃而谈的人,可以提出一百个合理化投废票的理由。但是,我只相信,面对暴政,唯一的选择就是对抗,至少,一般老百姓能够做的,就是对当权者投下反对票。你可以不支持希盟,但是面对暴政,我们必须坚定不移的反对。以大马目前的政治生态,投废票,就是默许当权者的腐败,废票,就是独裁者的最佳礼物。

爸爸,你曾经说过,我们成长的每一刻,对你而言,都是弥足珍贵的,你都不会缺席。但是,为什么,你却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放弃你和孩子们未来五年的选择权呢?你知不知道,这等于对我们的未来,投下废票啊!

我可不愿意我的爸爸,是这么一个没有担当的*废*票*爸*爸*啊!


不想成为废票儿子的
你的孩子 敬上。

————————————————————————————

仅以此文,写给那群满腔改革热血,却决定投废票的人士。请你们想想,若干年以后,你们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孩子们,包括那些出世了和还未出世的孩子。你们该怎么鼓励你们的后辈,勇敢的为自己的将来,投下珍贵的一票。

至少,希望你们能够真的无愧于心。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