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爸爸,光大美美”

发表于  |  更新于

看到槟城天文学会的朋友,在元宵节分享月色普照光大的照片后,深有感触。

我在光大工作了10年,人老了,身体也开始出现状况,而光大却越变越美丽!

我就住在红灯角,是在光大周遭长大的埠底人。我见证了光大的起起落落,从1980年代的高峰辉煌、1990年代的走下坡,再到2000年后的不堪入目。

光大辉煌时期,我跟小学同学曾在四楼的叮叮店(电游),被手持刀片、年龄相仿的儿童抢劫;1990年代,14、5岁的我也曾在某个冷清清的早上,被18、9岁的年轻人抢走1令吉。

1990年代,我还看过一则新闻:一名胖子全裸爬进冷气管,企图逗留到晚上偷窃,结果塞在冷气管窒息而死。那时候,这种社会新闻所占据的版面,不到巴掌大小,照片比邮票还小。若换作是今天,媒体肯定渲染成“光大治安亮红灯”,“槟城沦陷”、“XXX出来面对”,然后全国版一版、地方版一版、社论一星期。

千禧年前后,光大的不堪入目更是笼罩着整个乔治市,犹如一座“死城”。所谓“死城”,是真的会酿成命案的暗黑城市。当时屋租统制法令已除,大量人口外移。然后,破窗理论发挥效应:阴暗角落过多、荒废建筑过多、夺命撅夺案不断发生(以现在观点就是不断沦陷又沦陷了)。光大内部更像“鬼城”,三楼原本最旺的地区,也昏昏暗暗。

社尾万山巴刹是光大商圈计划的一部分,一度无以为继,而决定拆除。约1990年代末,也就是最后拆除的那几年,我甚至目睹枪杀案。一位罗里司机从社尾买饭后,走回罗里处时,被枪手开枪击中头部。当时,我骑摩托车经过,惊睹有人躺在路上,趋前一看,还看到尸体头部侧边在冒烟。

这10年来,光大当然仍有不足之处。光大商场当年建好后是以售卖方式进行,如今要说服老业主接受现代化改革并非易事。

不过,看看乔治市这10年来到底改变了多少?

小时候,晚上常在暗巷吃的猪肉粥档,如今变成大名鼎鼎的“汉记粥粉”。爸爸常带我去中路吃的鲜虾云吞面档,变成了新街门庭若市的“竹升面”餐厅。熟悉的槟榔律煎蕊路边小贩开分店,冲出槟城放眼马新两国。

住在沓田仔的老虎炒粿條一家,努力开分档让家人继承。中路板面档也不落人后,从小贩晋升为平安巷的“阿牛板面专卖店”。多春咖啡巷弄则成为海内外名人必到之处。“文昌鸡饭”由第二、三代的兄弟继承,搬到另一个地点后变得年轻有活力,生意蒸蒸日上。

汕头街十字路口夜市小贩原本以爪哇面、经济米粉、酿豆腐著称,却在千禧年后,一档档倒下没落。后来,它在过去10年成功复活。余下坚持的两档经济米粉可以继续赚钱为生,原本苦撑坚持的粿汁、糖水、粿條汤、炒粿條,也成了著名的四大天王王牌美食。

更厉害的是台牛后十字路口的小贩。他们早在1990年代没落,却因为其中两三个档口坚持留下,死而翻生。他们的粿條汤、炒河粉,还有印度面都非常好吃。原本在这路边摆档的台牛后粿汁,也在儿子继承后,成为著名的台牛后沓田仔早市粿汁粿條专卖店(位于老虎炒粿條后面)。

这些在乔治市里认真讨生活的人,一路坚持下来,10年不变,如今纷纷开花结果。光大10年不仅寻回昔日光辉,而且变得更加璀璨明亮。全程LED路灯驱走了罪恶与黑暗,一众埠底街坊历经10年后抬头望向光大,成就了一段槟城的打拼精神,书写出动人的故事篇章。

我这一生都在埠底,有了家庭小孩亦如是。现在,一岁半的女儿出门望着光大都会,指着说:“爸爸,光大美美,做工”,让我感到无比自豪。


作者黄剑飞为槟州首席部长特别助理。

作者注:照片摄于2018年3月2日元宵节,取自槟天文学会理事Michael Teoh。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