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秋后青蛙说沙巴马华

沙巴汉

更新: 2018/3/6 12:33 下午

如果想要忠实地反映出目前沙巴马华的状况,在修辞上传文达意兼具幽默感,符合实情而又不含有太多贬义的话,笔者撰文时花了不少时间寻觅,终于找到了这句歇后语,即是"秋后的青蛙",意指过了秋天,青蛙就要进入冬眠了。

我们知道,沙巴马华自505大选挂零, 全军覆灭后,沙巴州内各个区会鲜少有活动的消息见报,只有兵南邦(Penampang)区会主席吴华山一人“自弹自唱”。

说穿了,他也只不过是为了要争取作为候选人,期望在第十四届大选(G14)能够代表马华,以国阵的旗帜出战甘拜园区(Kapayan)州议席。

吴华山弃商从政

吴华山是现任沙巴马华署理会长丶兵南邦区会主席丶G14沙巴马华大选总指挥及内定甘拜园区州议席候选人。他原是一名地产发展商,较早前,他卸下沙巴房地产发展商公会会长一职从政。

他声言,若有机会中选,他将会纠正政府中的一切繁文缛节,简化行政系统,俨然当年一些华教人士加入民政时所喊之口号,"打入国阵,纠正国阵",有异曲同工之处。

他说,沙巴房地产发展商公会过去不断向政府反映,发展商所面对的种种问题,包括发展蓝图的延误批准等,造成州经济整体上受到影响。

其实,上述问题很容易解决,只要政府将地方图测草本正规化,问题便可迎刃而解,惟需要政府拥有真诚的政治意愿。

艾温波西退党

甘拜园区州议席原属民行党沙巴署理主席艾温波西医生〈Dr. Edwin Bosi〉所拥有,他是民行党惟一中选的嘉达山籍议员,现已退党。在2013年大选时,他在甘拜园区州议席获得13020票,以超过7287票,击败时任马华沙巴州联委会主席及候选人丘克海。

早年从政时,他曾以初生之犊不怕虎之精神,以人民公正党候选人的身份,于2008年大选在兵南邦州选区,挑战老树盘根的民统党主席及前联邦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柏纳东博〈Bernard Dompok〉,结果以3000多票败北。

他此次退出民行党的原因,据说乃与沙巴州行动党主席黄天发不咬弦,深怕不被挑选为候选人而企图迫宫,藉以逼使民行党保证来届大选,仍然内定由他在甘拜园区守土。

此事引发民行党采取纪律行动加以警告,并中止其党籍三个月。过后,艾温波西正式宣布退出民行党,成为独立议员。

据未证实报道,艾温波西可能会加入2013年11月成立的沙巴人民合作党(Pakar)。沙巴人民合作党是由前沙巴团结党总秘书亨利努斯(Henrynus Amin)所领导,预料也将会参加来届大选。

呼吁“选人不选党”

说回沙巴马华自认有望在甘拜园区州议席胜选的吴华山。他在过去二丶三年间,确实在其内定的选区中大抛银弹,积极深耕备战。

他自称该区华人选票已经回流,尚且以准候选人的语气向选民呼吁,还大力强调,要大家“选人不选党”。

换言之,他不敢用马华的招牌作宣传,宁可用本身的金字招牌来应战。这不是很奇怪么?

这好像是简接承认本身的党已经失去了华人的支持,因为害怕成为票房毒药,只好希望靠本身的人缘及力量来竞选。

大抛银弹是否有效?

至于他在该选区大抛银弹争取选民回流是否有效,大家只要回顾505大选时,大马顶级富豪刘特佐在槟城大洒金钱的经验。槟城选民最后还不是同样不卖他的账。

吴华山也太过低估甘拜园区选民的智慧了。现在的选民已不笨,懂得"好处照拿,投票我自为之"。尤其是像兵南邦这么一个城镇选区,华嘉选民比率几乎均等,教育水准高,识别能力强,不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505大选,柏纳东博〈Bernard Dompok〉尚且在其老巢被拉下马。惟一解释,就是城镇中之嘉杜人不满国阵的情绪高涨。因为他们的教育程度较高,加上资讯流通,不像乡区的嘉杜人,乐天知命,数十年如一日,未有所改变。吴华山对本身胜算机会的估计恐怕过于乐观吧!

事实上,经过上届大选,大马选民,包括沙巴在内都学乖了,特别是对政客们选前献殷懃,都会有所警惕。

因为这类政客,一旦中选,鸡犬升天,往后肯定会设法把所花掉的钱取回来。这种例子,在大马政坛可说是俯舍即是。

13新州议席未通过

根据选委会公布沙巴选区重划规定,国会25个选区保留不变,州议会选区将由原有60个增多13个,总共为73个州议会选区。

其中,甘拜园选区中之丽都〈Lido〉处的3641选民被迁至路阳〈Luyang〉选区。此举被认为是国阵利用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意指仅有利于执政党的不公平划分选区现象〉,只求赢得简单大多数国会议席,以保住政权。

在2013年大选中,丽都3641名选民,有85%把票投给民行党。

不过,此一选区重划尚未获国会通过,是否能赶得上14届大选,难下定论。

总之,如果国会下议院于第14届全国大选前,能来得及让全体222名国会议员,以简单多数表决通过选举委员会〈Election Commission〉,于2016年9月15日所公布的东马沙巴州13个新增州选区划分建议的话,沙巴选区重划才能正式生效,否则还是用旧选民册供作来临大选之用。

华教路遥遥数千里

马华在沙巴设有25个区部,现在这些区部除了上述兵南邦区部外,其他各地区部都有如秋后的青蛙般,进入冬眠状态。

老实说,马华自东渡沙巴以来,可说毫无建树可言,对华社也无任何特别贡献。举例说,沙巴华小缺乏师资问题丶华人子弟成绩6A无法进入国内大学丶以及承认独中问题,正像沙巴水电道路丶医药卫生等民生课题一样,半个世纪不能得到解决。

甚至连吴华山兵南邦区部较早前所提出之11项提案,除4项属于奉迎托大脚外,其余7项有利于改善民生者,也没有一项获得落实。

更不必再提数十年来,全国华团向执政者所提呈之备忘录,少说也有数百吨吧,到底有几多被关注和落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再说华小师资丶承认独中丶以及华裔子弟升学无门的课题,由马华担任副教育部长的陈忠鸿时期起至现在的副教育部长张盛闻所言,尚差一里路。

质言之,应该是遥遥数千里,道路阻且长吧!

如果要认真说马华东渡沙巴后的成绩表现,正如民间所讥讽般,它成为华人甲必丹丶县议员及拿督等封衔的制造所。这些例子不胜枚举。

许多人为求封勋而加入马华,达到目的后,便去如黄鹤,不再回头,或有如秋后的青蛙,冬眠不觉晓了。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