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文明的高度

发表于  |  更新于

某个情景中,弟弟妹妹正在争抢东西,哥哥在旁边翻白眼表示:“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争的,幼稚!吵死人!”姐姐在旁沉默隐忍,不久后终于爆发,走过去把玩具一手抢过来,大声斥责:“够了没有?跟你们讲了多少次不要抢东西不要吵架,东西要分享!我在旁边静静不出声你们还继续吵,不用玩了!”

然后把玩具放在他们拿不到的高处,还把他们通通打了一顿,两小哭成一团。这时哥哥还在一旁冷语:“讲那么多他们会听咩?浪费口水。”

不久,爸爸妈妈回到家了,见状便把弟弟和妹妹带开。先安抚了情绪,让他们把眼泪都哭完,慢慢地听他们把事情经过娓娓道来。虽然叙述过程中不乏主观情绪,爸爸妈妈也听得出来,却不批评指摘,一直让他们把话说完了,甚至从中也了解了两人长期以来的某些偏见,然后再慢慢把所听到的和他们的感受覆述一遍。

由此,他们的心情被平抚了,父母也开始引导他们思考事情的经过,以及他们在不同的环节可以有哪些更好的处理方式。他们开始专注聆听,最后父母带领他们反省丶认错,并且双方和好。

从以上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哥哥似乎自以为站在某种成熟高度的冷嘲热讽,其实是出于缺乏关爱和同理心的淡漠。而姊姊在自我要求的耐性最终破产后,回想自己忍耐丶劝诫无数,把一切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宣泄在原本就已混乱的局面中,让自己和弟妹完全崩溃,也破坏了彼此的信任。

而父母作为家庭的领导者,他们拥有足够的经验和负载能力,去扩张自己对孩子成长过程中问题的包容度。因为已步入成年的他们,对自己在生理和心理上较为稳定的现状有健全的信心,也知道这种稳定和健全是如何经历一段漫长的挣扎和成长过程。因此他们可以低下身弯下腰,用当年那个幼稚的自己去聆听和理解,再用现在强壮稳健的自己从容且温柔地去梳理和引导。

全国大选临近,各阵营之间的网络选战早已开打。各种真假新闻丶抹黑丑化丶旧账重翻,以及网军们的骂战自不在话下,当然其中也有扎扎实实的政策答问和宣导。不过在这一片狼藉之中,我们也会看到一些另类的声音像一股清流不时悄悄地流过黏吝缴绕的舆论战场,用嗟乎叹世的口吻,对各样舆论霸凌丶指鹿为马的反智乱象明褒暗讽,呼吁成熟理性的民主政治环境,诚如父母之心亟盼孩子争气长大。

可惜这样的举动,却往往招来另一轮的霸凌,被指控道貌岸然丶假冒伪善,或刷存在感。于是,原来限于政党支持者之间的战场,现在扩张到名贤隐士的村落,可惜原与国家百姓同心同德,一番好意要催长民智,最终却遭池鱼之殃。

这股清流,有些人会把他们称为“知识分子”,他们先忧于天下人之忧,对问题有敏锐的洞悉能力,这本该是大众之福。然而在观察到问题发生的当下,却可能忽略了冰冻三尺之下长期积累的偏见和情绪问题,又或者知道了,却没有足够的宽容和热度去融化它。使自己像上述故事中原本一心化解弟妹争执的姐姐,最后让自己也陷入与弟妹的情绪拉扯中,又或者心灰意冷如哥哥,成为自命清高的揶揄者。

真正文明的高度,是能够包容和忍耐一切的失控丶浮躁和野蛮,并且能够理解和安抚对方的情绪和处境,用自己更成熟丶丰富的生命去影响对方,引导对方看到文明的美好与和谐,然后自发地去追求。而不是让自己也陷入另一种形式的失控和浮躁,去嘲讽或抱怨为什么对方不能成熟一点,为什么这样不文明。这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侧映出自己对局势掌控的疲弱和无力感,也失去了让对方原本可能对自己的尊重和向往——因为你的负载能力和处理方式原来也跟他差不多。

民风丶民智,乃至民主政治环境,就像一个孩子需要温柔耐心地教养培育,并且在问题出现时给予适当的安抚和理解,等待他们聆听学习。就像为人父母的不离不弃,看着孩子从童年时的天真无知,到青春期寻找自我定位时的叛逆,也是内心最脆弱丶最敏感丶最武装自己的时候,作为在知识和经验上更丰富的带领者,我们应该有一种坚信,这是一个必然的过渡,因为他正在迈向成熟。


作者佛多基尼为前中学教师,现为辅导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