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沙巴不再是国阵定存州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日之沙巴,从大选提名日开始, 就可看到群雄并起,竞争剧烈, 整个州政局进入了动荡的战国时代。全州85个国州议席,全面开打,参选人数冠全国,总共达到349人。其中摩罗带( Merotai)选区甚至演变成七角战, 成为全国最多候选人角逐的选区。

其他尚有 6个选区为六角战,其余则分别为五角、四角及三角战,只有2个选区出乎人们意料之外而成为一对一, 单打独斗。

沙巴全州 25个国席, 共有97人提名。 60个州议席,则有252人角逐。提名的候选人中,各行各业的人士都有,包括医生、律师、农民、商人、甚至神父、丰收节美后、及专业人士等,多姿多采, 令人眼界大开,更为之耳目一新。

非定存州有迹可循

事实上, ,沙巴不是定存州并不是从现在开始,早已有迹可循。君不见在野党议席由 2008年的1席变成2009年3席,再从2013年3席增加4倍至 12席。而 12席就已占了总议席的20%。

如果把当时人民投给在野党的总票数加 起来,可占议席三分之一。可惜沙巴在野党间不能团结,各拥山头自重,因此不能及早完成改朝换代的使命。

但是,在沙巴政治发展史上,它曾经两度 “换新衣”,推翻过国阵政权。一次是在1976年,推翻沙统( USNO) 的暴政;另一次是在1985年,推翻人民党( Berjaya)的专制独裁。说起来沙巴人要比西马人更醒觉、更勇敢、更团结。

焦点选区备受注目

以下几个焦点选区, 备受各方注目:

(一) 早前宣称将告老退休的团结党主席百林吉丁岸( Pairin Kitingan),又再拼上老命,在其老巢担布兰( Tambunan)州选区与其胞弟,即立新党( STAR)主席杰菲里吉丁岸( Jeffery Kitingan)再演兄弟阋墙之争;与此同时,杰菲里吉丁岸也提名根地咬(Keningau)国会选区,面对六角战;

(二)人民希望党( Harapan Rakyat)主席拉津奥金( Lajim Ukin)在克里亚斯( Klias)选区重作冯妇,面对巫统阿里斯尼( Aliashih)挑战;

(三) 爱沙巴党( Parti Cinta Sabah)主席威弗烈邦布宁( Wilfred Bomburing)在其旧选区担波罗里( Tamparuli)面对四角战;

(四) 沙巴首席部长慕沙阿曼( Musa Ahman),在其老巢双溪西甫架( Sungai Sibuga)上阵, 面对三角战;

(五)民兴党( Parti Warisan)党魁沙菲益阿达( Mohd Shafie Bin Apdal)在仙本那森纳浪( Senallang)选区与国阵之纳昔沙加兰( Nasir Bin Sekaran)争雄。 此乃州议会选区中唯一的“一对一,单打独斗”选区;与此同时,沙菲益阿达也攻打仙本那( Semporna)国会选区, 面对四角战;

(六) 沙巴进步党( SAPP)主席杨德利在亚庇( Kota Kinabalu)国席对上民行党(DAP)沙巴秘书陈泓缣;

(七) 看守内阁之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麦西慕翁基利( Maximus Bin Ongkili)在哥打马鲁都( Kota Marudu)国会选区面对四角战;

(八) 看守内阁之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里赛益( Salleh Said)也同样在古打毛律( Kota Belud)国会选区面对四角战;

(九)看守内阁之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 Abd Rahman Bin Dahlan)也同样在实邦加( Sepanggar)国会选区面对四角战;

(十) 慕沙阿曼胞弟及看守内阁之外长阿尼法阿曼( Arifah Bin Aman) 在金马利( Kimanis)国会选区受到前巫统皇家湾( Bongawan)州议员强人卡林布章( Karim Bin Bujang)的挑战;

(十一) 民行党沙巴州主席黄天发,在山打根( Sandakan)国会选区面对国阵林明河,此乃国会选区中唯一的〝单打独斗〞选区;

(十二) 看守政府之高教副部长叶娟呈在斗湖( Tawau)国会选区面对沙巴公正党(PKR)主席刘静芝之强力挑战 。与此同时,刘静芝也攻打亚庇亚庇( Api-Api)州选区,面对五角战;

(十三) 民兴党之王鸿俊在丹容亚路(Tanjong Aru)对抗州首席部长公署之助理部长杨爱华, 掀五角战。王鸿俊乃一名政坛新雀,在505大选中打败进步党党魁杨德利而一举成名。 他中选为民行党里卡士区(Likas)州议员后退党加入民兴党 ,曾一度引发青蛙之讥,不为民行党所谅宥。 但此次他却能以大局为重, 转战丹容亚路州议席,发挥高度礼让精神, 深为各方所赞扬。

上述选区中的所有联邦部长地盘, 多变危城,各方都不敢过於乐观看待。 原因是在505大选中, 这些都是边缘选区,获胜者得票不多,全靠多角战而险胜对手。 如果当时反对党能够 团结“ 一对一” 竞选,这些人根本无法登上YB宝座。

三股势力角逐中原

提名结束后,沙巴选民可以清晰地看到总共有三股势力角逐中原。这三股势力分别是国阵(BN)、希盟(PH)、与本土势力联阵(USA)。但,真正拼个你死我活的还是国阵与希盟。

联阵被视为搅局者及“假反对党”,虽以维护沙巴主权名义作号召,旨在分散反对党的力量,从而造成多角战, 暗助国阵。明眼人都看得出其立场暧味,只把炮火猛轰同属反对党的同志,而对庸录无功的国阵州政府,却从未置一言,更何谈改朝换代?

国阵虽然财雄势大,拥有执政上的方便及资源,但此回却是非常谨慎,不作任何许诺。 只有首相一人在大派糖果,例如日前曾向山打根人许诺,若国阵蝉联执政, 5年内将在山打根兴建一所专科医院, 以及现在即刻就动工修建山打根机场, 并称赞沙巴是国阵最佳的伙伴, 远胜过作为定存州。 笔者相信,沙巴选民听了肯定会是又一次的惊喜交集,百味杂陈。

然而 , 最具讽刺的是,沙巴国阵在此次选举中竟完全无法向选民宣扬其执政成绩。 归其因乃庸庸碌碌,毫无政绩表现可言。

人民的眼晴是雪亮的,数十年来,沙巴人民所面对的困境, 依然故我,从来未有过 一劳永逸的彻底解决办法 。说起来,这是何等悲哀的事。

半个世纪过去了, 沙巴州内迄今并未有一间像样及具水准的政府医院,更遑论政府专科医院了。而修建山打根机场也只不过是一种选举的语言罢了。打从203、505、说到509、 历经3届大选, 有关许多美丽的许诺,仍然是空中楼阁,画饼充饥。

尤有甚者, 沙巴州内水电道路等人民基本生活上的需求都不能得到,如何令人再会相信所作之许诺会如期实现?

就快将一甲子了, 沙巴老百姓是否仍然对现实情况懵然不知, 浑浑噩噩,任人摆布?

反风炽盛渴望改变

沙菲益之民兴党,这次成功联结土团党、公正党和民行党, 举起改朝换代的大纛, 挑起长久以来隐藏在沙巴人民心中的不满与创痛。民兴党在仙本那及拿笃数千人陪同提名的盛况, 引人注目。

其实,此乃牛刀小试罢了,真正戏肉还在后头。不可否认的是,人民渴望改变, 沙巴民间反风炽盛,绝对不会输给505大选。

民兴党副主席,同时也是丹容亚路州议席候选人的王鸿俊,日前公开放话,扬言民兴党与希望联盟有望夺取35席, 改朝换代。

反之,另一股由杨德利与杰菲里吉丁岸所领导的本土势力,却完全不成气候, 沙巴选民对其本土的论述:如造王论、夹食论、一国两制、七段论、及沙巴身份证等莫名其妙的论述,莫不噬之以鼻。

更对彼等所扮演之“假反对党”角色,目的在促成多角战,以利国阵的举措, 深恶痛绝,并大表不满。

相信此举对一路来热衷於改朝换代的选民来说, 绝对不会轻易把票投给他们,历史重演的结果,预料沙巴联阵将再次一败涂地,翻身乏术。

总之,沙菲宜的民兴党,从提名时所展示之势力,不容小视。相信继后之竞选运动中, 将更加唤起人民对现状的不满,於是乎全民海啸及改朝换代,即将应运而生,何况政治就是把不可能, 变为可能。从眼前沙巴政局发展的势头来看,沙巴再也不是国阵的定存州了。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