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建立真正的民主法治社会

发表于  |  更新于

2018年5月9日,希望联盟在马来西亚第14届选举中的胜选,以国阵前领袖马哈迪为各反对党所认可的领袖,和平地终止国阵长达61年的一党(或阵线)独大的统治局面。

希盟胜利的意义不止于结束独大局面,还为马来西亚民主法治社会带来了更大的发展和改革的可能性。老态龙钟的既有行政体系,由于希盟的入主而得到一次的新换血。不过,正是在此刻,我们也要自我警惕,不要陷入“换汤不换药”的困局。

在胜选以后,民众因长时期的真实生活上和精神上的压抑,很自然地造就了激烈的情绪发泄。我们看到不乏挞伐“背叛”(如李宗伟)、“死不悔改”(譬如有些仍然支持国阵的人),以及“活该”(以前的支持者)的各种现象。这段情绪化的时期,恐怕会维持一小段时期。

然当下更为迫切的,不只是需要处理纳吉政权所留下的弊病,国库空虚丶消费税和《打假新闻法》等不受欢迎的政策丶1MDB贪污事件丶中资影响和一带一路的有利平衡,还有以往的赵明福案和阿尔丹杜雅谋杀案。在希盟执政五年间,新执政的有识之士也需要从更广阔的视界,重新审视马来西亚民主法治社会的真正落实。

体制之变革的可能性,其实是我们的民主法治社会走向另一阶段的时候了。犹如台湾从两蒋专权时代的所谓“训政时期”向“宪政时期”的转换,马来西亚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以其肇始者拉下闭幕。如若马哈迪实现其承诺,为安华的执政铺路,既光荣又带有二十年前的专制污点退出政治舞台,那么我们可以说,马来西亚民主法治的社会,是真正地从一党专制时期走向政党政治的真民主阶段。因此,新执政者要看向前,不只是要重建经济和为冤魂平反的“转型正义”,为了维护真正的民主法治社会,我们也要实现在人文教育和民主教育上,在多元种族间的普遍推广。

全民海啸不纯粹是反对纳吉政权的贪污。多年以来,不论种族,大家都是共同地因固有体制在各个方面的缺陷,日渐对纳吉政权深感不满。单是民众对警方的不信任,就凸显出法治的极大弊病。因此,新执政者需要以多元种族所能接受的步骤,进行体制上的变革而不只是换下人。不过体制的变革,不只是政策和发条的更换。

在我看来,政策和法条更换以后又能确保民主社会的持存,那就必须从走更长远的路,将真正的民主精神传承下去。新执政者必须在对于多元种族的官方教育内,实现对宪法和法治丶教育学和教育内涵的反思丶人文学科的制度化等的推广。公民意识丶民主涵养,和人文素养的推广,是对民众思想的活化教学而非教科书填鸭式灌输,透过从上而下的教育推广,旨在弥补以往政权之下的限制所导致的思想教育的缺乏。这一切都是为了使民众能在思想教育中,对马来西亚民主法治社会在各个层面上的问题,足以加强和形成更为成熟的思考判断。我们早已不乏在法律上丶经济上,以及理科丶医学背景的专才,如今是时候补充我们所缺乏的领域。

马来西亚人,我们决不能忘记,我们是生活在民主法治社会。也许,我们在过去61年停留在不完善的民主法治;但现在初次获得政党轮替后,我们正是时候真正步向确切和成熟而非纯粹形式的民主法治之路。


天和,现为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哲学研究所硕士生,研究种族理论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