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杨白杨先生, 我以下如有说错,请你指正。 如果吴作栋先生是吴作用先生,名字上差那一个字,他便不会说出新闻自由排名无关系的话。这里头的就那么一丁点道理是,阿栋的遭遇和阿用先生的际遇完全不同。 因此千万勿把阿栋的话当着一个理论,当着阿栋是在反映一个难得的新加坡现象就好了,否则大家会愤愤而不赞同。 阿栋生长于李光耀的家庭,李光耀是公认的人中凤凰,而且是运气奇佳的凤凰。 运气奇佳的李先生,培育出一个透明得人人羡慕的新加坡,经济上龙腾狮跃,字典上几乎找不到贪污的字眼的新加坡。 于此同时,李先生很早就向全世界证明了,新加坡是个不可以说三道四的国家,有所谓新闻自由那才怪,但是,这有什么所谓呢?新加坡不需要依靠民之口来搞好国家。人民的口塞得满满的,说不出半句话,有李光耀这样的家长,自己监督自己不就证明很足够了吗?

阿栋发出新闻自由不关痛痒的说话,只可以说是在叙述一件发生在新加坡,李光耀家族内的事实。不要误会他口中吐出什么大道理。 吴阿用先生则生长在别个国度, 地大人多,历史包袱重过地球,而开天辟地,混沌初开的时刻,又不是先天有个李光耀第一手加于雕塑,阿用面对的土地和人民,命运便不可能等同新加坡啦。 吴作用的国家因此除了依靠很多辈分的人才,很多机制努力治理之外,还需要很足够言论自由作为第四权来监督政府。 历史上,无论地域,族群,言论自由是催化公正,人权,经济进步的有效机制,吴阿用生存的国度如此,并不能以新加坡的机遇而淹没的。 我还要引用另一个理论给吴作栋和吴作用两位共勉之,那就是,依靠人的 DNA素质来治理国家是不牢靠的,李光耀基因不可能永远合用,一旦环境变迁,不知道还找得到比老李更卓越的人才否,说到底还是需要一种监督的机制来保障大家的福祉。而新闻自由正是这个难于取代的机制。

回应专栏文章: 排名下滑无须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