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希望基金与美禄罐文化

张恒学  |  发表于  |  更新于

讲一两句关于“希望基金”(Tabung 'milo tin' harapan)的看法。

一般来讲,政府可以通过两个方法赚钱,一是徵税,一是举债。通过向国民筹款的方式来取钱,我还是第一次听过。

数据不足,不谈此举是否合理。而批评此举的文字,多如天上星,我就不多骂了。

要说的,是新政府绝不只有迂腐之辈。政党里的专业人才不说,长老会(Council of Elders,编按:本刊译为耆老理事会)里都是有识之士,难道首相马哈迪没有问过他们?

乍眼看,这是所谓"美禄罐(milo tin)文化"的延伸。让我们假设这基金不是美禄罐,我们能够怎样解释“筹款”呢?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马来西亚官民之间,有很严重的讯息不对称(information assymetry)。比如说,要不是马哈迪手起刀落,我还不知道马来西亚有“国家教授理事会”这种单位。

这个国家的贪腐问题,也是严重到无所不在的——官民之间的贪腐(贿赂警察)丶官商之间的贪腐(勾结私相授受)丶商商之间的贪腐(经理人欺骗股东中饱私囊)丶商民间的贪腐(商品货不对版)。

因为讯息不对称,作为普通平民百姓,很难知道到底政府的贪腐程度有多严重。甚至身为首相,也不知道部长贪多少;身为部长,不知道秘书长贪多少;身为秘书长,不知道属下贪多少……

我们只知道纳吉通过一马公司(1MDB)贪很多,而他的财产也被充公了不少。那其他大大小小的贪官呢?要怎么收回他们的钱?

政府发起筹款运动,会不会有向这些涉及贪腐的利益相关者“回收钱财”的效果,很难判断。我没想到的是,RTM要直播世界杯,还有得到赞助商的。而通讯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说话说一半(语露玄机?),说稍后再公布谁暂住。

这些神秘的赞助商,到底是谁?而槟州首长曹官友带头减薪,把减下来的薪水投到希望基金里,会不会有别的州属呼应呢?这些是希望基金的积极效应了。我们拭目以待吧!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